章節目錄 第848章 鐵人三項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48章 鐵人三項

    慕容景眸色一沉,故作輕松道:“當然知道了,只要有點身手的,誰沒聽說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,一個月以后,我們約在虎山,我和你PK,誰贏了,誰就是老大。你贏了,我一輩子做你的打雜小工。你若輸了,你一輩子做我身邊的跟班小弟。怎么樣,敢賭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話讓慕容景頓時面色有些發沉,他不解道:“語嫣,你何必那么認真?我剛才也不過就是隨口說說罷了,并沒有歧視你的性別,還希望你別誤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誤會,我就是生氣了。”她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慕容景一臉糾結:“那我跟你道歉還不行嗎?對不起!我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接受這種虛假的道歉。慕容景,你不敢跟我賭,就是在歧視我的性別,也在輕視我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景,你他媽的是不是男人?不敢賭嗎?不敢賭現在就認輸!”

    冷爵梟這故意一激,慕容景不悅道:“冷爵梟,你也有病吧!虎山的鐵人三項,一不小心命都能丟了!林語嫣要逞強胡鬧,你這個當她丈夫的也要跟著胡鬧嗎?”

    這一回,他的話徹底讓冷爵梟變了表情。

    他眸色暗沉,低聲道:“我一直以為你就是表面上看起來不著調而已。現在我才發現,其實你骨子里一直瞧不起女性。不光是杜月,語嫣,你認識的那些女性朋友,你在心底有真正的尊重過她們嗎?”

    “你別胡說!我怎么不尊重她們了?我知道女性是弱勢群體,需要我們男人的保護,在特殊情況下,我都是女士優先,能幫就幫……”

    當林語嫣聽到慕容景在說出女性是弱勢群體時,不禁說道:“慕容景,原來你的直男癌思想隱藏的挺深,到現在才暴露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林語嫣!我們能不能好好說話了?你至于這么跟我較真嗎?我真的沒有惡意!我是什么樣的人,難道你們不清楚嗎?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日子放著不過,就因為什么女權男權的無聊話題,冒著危險去證明自己有多厲害,真的有這么重要嗎?”

    慕容景的逃避和心底的輕視,讓林語嫣嘆氣道:“或許是我錯了吧,我不該把心中神圣的自我突破精神拿出來讓你嘲笑。一個不尊重極限運動,不懂得體育精神的人,我何必去勉強說服他接受這種競技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你的眼中,那些體育項目比來比去,去努力拿個名次都是毫無意義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景,如果你一開始就把女性看成是弱勢群體,這本就不是一種尊重。不要把個別女性的示弱和甘愿做弱者,就完全看成了是我們現代女性的集體意識。我沒有維護女權,也不打壓男權,要的無非就是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平等和尊重。”

    她繼續道:“別的女人我管不著,她們想怎么活就怎么活,開心就好。但我對自己的人生有高要求,也努力做到不雙標。我不能因為我有女人的生理構造,就在生理構造上承認先天弱于男性,還希望得到格外照顧。在精神上又要求和男人一樣得到絕對公平的待遇,這就是雙標!這是自我矛盾的特殊化‘尊重’,在本質上并沒有真正達到男女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跟我比,除了你對競技比賽的輕視和不屑以外,你在心底完全認定了我會輸給你。而且你覺得和我比,就算你贏了,都讓你覺得勝之不武,因為我是個女人。萬一你輸了,你又覺得無地自容了,還不如一個女人。這些種種顧慮確實挺‘冒險’呢,不比也罷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一字不落的全部落進心里,心情頃刻間變的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從一開始的玩笑話,轉眼怎么就到了這么嚴肅的處境。

    好像他要是沒有個明確的態度,他和林語嫣的友誼會出現一道嚴重的裂痕。

    林語嫣的個性他很明白。

    她是個精神思想獨立到可怕的女人!

    他不曾設想,原來和這樣的女人做朋友,是真的需要膽識和勇氣,還需要有一顆包容理解的心。

    以及睿智的頭腦和永不服輸的原則。

    因為一不小心,你回頭再看那個女人時,她已經強到要超越你了……

    慕容景下意識的看了冷爵梟一眼。

    在冷爵梟的眼中,他不僅看到了深沉的愛和寵溺,還有欣賞和崇拜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也就像你這樣的奇葩才能鎮得住林語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,我和她是勢均力敵。”

    勢均力敵……

    慕容景的眼神幾度變化,對這個比喻頓時有些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腦中不斷回響著林語嫣說的那些話……

    壓力大的他竟有些喘不過氣來!

    隨手打開車窗讓夜風吹進車廂,慕容景大口大口吸著涼涼的夜風。

    林語嫣身上的一股花香,猝不及防的鉆進了他的鼻子間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問道:“林語嫣,你真的想跟我在虎山來一場鐵人三項?你沒有跟我開玩笑?”

    “鑒于你已經是杜思雨的父親,考慮到極限運動的安全性,你可以拒絕我,我絕對不會侮辱你的人格。”

    她都把話說的這么機械官方了,他要是繼續逃避,還真就是瞧不起自己了!

    “好!一個月以后,我們虎山見!除非彼此發生了什么意外,我們不見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為定!”她很鎮定的答應了。

    冷爵梟說道:“為了比賽的公平性,我會邀請孔麒麟、花海彬、獨孤九、冷思辰作為見證人。慕容景,你要是有合適的人選,也可以推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邀請喬楚、樓清寒一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笑道:“不錯,你已經有了真正競技的意識了,還想到要把身為醫生的樓清寒請來,是為了確保我和你的安全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廢話!你要是真出事了,我怎么向你的三個孩子交代?”

    “慕容景,你還是確保自己不要出事吧。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行!我今天算是見識了,林語嫣你就是個瘋子!”

    說完就轉頭看向冷爵梟,惡狠狠道:“還有你!你這個寵妻無度的瘋男人!!”

    “先別罵了,干正事。”冷爵梟眸色一沉,目視著前方。

    林語嫣將車穩穩停靠在一家粵菜館前面的停車處。

    “孔麒麟進去了?”慕容景問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拔了車鑰匙,回了句:“何止,那輛黑色奔馳車里的人也進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清是誰了嗎?”

    她淺笑道:“看清了,讓人有點意外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微微蹙眉,眼中帶著絲疑慮:“久不露面的柳金龍,他為什么會和森小莫扯在一起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