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53章 專屬解藥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53章 專屬解藥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晚上八點,那位戴著黑豹面具的神秘男人再次出現。

    當然,他只是出現在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林語嫣想了整整一天,關于對方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始終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沒有死,對方暫時也沒有折磨她。

    而龍花和龍月以及東方擎都是用來牽制她的人質。

    這所有的行為背后,那個人對她有仇恨嗎?

    似乎又沒有。

    面具男人見她一直低垂著眼眸沒有說話,便主動問道:“林語嫣,你想到怎么回答了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繼續沉默。

    他隱隱喘著粗氣,對于她的沉默有些不滿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你不回答我的問題,他們就能得救嗎?”

    她抬眸望著屏幕說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給你機會了不是嗎?只要你猜對了,我就會放走他們中的其中一個。”男人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眼帶疑慮:“就算我回答對了,我怎么能夠確定你真的會放走他們中的其中一個?而且,我也不能確定你不會在路上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林語嫣,你沒有選擇,你只能選擇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想出爾反爾,對我來說確實很簡單。但如果我真的有心要放走他們,也不是不可能。即便放走了他們三個人,他們也不會知道自己曾經身處何地,想要找到你也沒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男人笑的有些得意:“所以,如果你能夠哄我開心,我要是心情好,說不定都能放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突然,他的笑聲停止了,冷峻道:“但你現在必須要回答我,才會有后續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你抓我就是為了折磨我?”林語嫣問道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有些失望,他說的冷漠:“答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晚上再來問你。”

    大屏幕瞬間就黑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沒有太過意外,她知道她猜錯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就是想確認下自己目前的處境。

    看樣子,男人變著花樣的折磨她,這個假設可以否定了。

    也是,如果真的想折磨她,首先就不會讓她住在如此干凈奢華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更不會多此一舉的還每天派無人機給她換上新的鮮花。

    這些鮮花應該就是在她晚上被迫睡覺的時候給換上的。

    好像是為了讓她睡得好,一到晚上十點,房間里就會釋放一種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而她就會馬上有了困意。

    算上今天都已經八天了,她早已知道了這個規律。

    時間就在林語嫣的思慮中快速度過了。

    轉眼又過了一天,男人在晚上八點又準時出現。

    今晚的他,似乎格外期待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甚至有一點點急迫:“林語嫣,這是你第二次機會!想好了再回答,你的女保鏢龍花不過就是斷了一指,但東方擎的尸毒一天不解就多一天的危險。”

    她又怎么會不知道!

    林語嫣面色沉重,腦子里真沒什么答案。

    對方玩莫名其妙的綁架,實在讓她不知道往哪個方向去猜。

    就連個最基本的懷疑對象都沒有。

    她能肯定這個人不會是森小莫的人。

    跟她們家有過節的人,死的死,瘋的瘋,大部分的還在牢里。

    雖然當初在長命鎖里下毒的人渣還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但直覺告訴她,現在綁架她們的人絕對和下毒長命鎖的人無關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閑著無聊玩這種猜猜猜的把戲?

    對方一定很有錢,才能調集這么多的資源和隱藏在這個地方,他一定堅信他的計劃沒人會識破。

    他也一定相信沒有人會懷疑到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那這個人會不會首先給自己來個不在場的證據?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就是讓人絕對懷疑不到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他可以是死了,或者出了什么其他意外……

    跟她有歷史過節的人名里,林語嫣在飛速的排查。

    將最不可能的人和最有可能的人都刪除了。

    剩下了那些可有可無的人。

    當她的腦中飄過柳金龍和柳中庭這對兄弟倆的名字時,她額外在腦中停頓了下。

    柳金龍在她出事的那晚出現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哥哥柳中庭,卻在兩個星期以前就在海上失蹤了……

    一個是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弟弟,一個是失蹤在眾人視線的哥哥。

    兩兄弟這么一對比,究竟誰的可能性最大?

    “林語嫣,如果你放棄回答,我就當你是回答錯誤。”

    就在男人話音剛落時,林語嫣瞬間抬眸盯著他的面具,試探性的說了個名字:“柳中庭。”

    這個名字明顯讓男人細微的移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動作是往后傾斜的,下意識的動作卻是他內心最直接的感受。

    他感到很意外,還有些抵觸。

    她勾唇笑了:“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黑豹面具下的男人臉明明有些惱怒,嘴角卻情不自禁的泛起笑意。

    正當林語嫣以為他會否認的時候。

    男人卻將臉上的黑豹面具給拿了下來。

    正是柳中庭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除了右眼上還戴著一只黑色銀邊的眼罩外,再無其他遮蔽。

    他將耳邊的變聲器也拿了下來,隨手放在了桌邊。

    “柳中庭,你自導自演失蹤的那場戲,難道就是為了掩人耳目?”林語嫣不可思議的問道。

    就算她已經完全看到了柳中庭,但她還是被這種瘋狂的猜測且猜中的事實給震撼到了!

    柳中庭陰柔俊美的容顏越發的妖孽了,似乎過得很不錯。

    他眸色陰郁的說道:“林語嫣,在現實面前,你該承認,我和你之間是心有靈犀。”

    “呵,心有靈犀?我不過用逆向思維來猜這件事!你一直想要我的血,上次被我們抓到但又逃走了,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甘心。我媽的血對你來說是不是沒有效果?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放出假消息,讓我們知道你的過敏癥已經痊愈。還假裝讓自己沉浸在紙醉金迷的生活中,讓我們對你徹底放下戒心,好讓你再次出手時,不會有人懷疑到你的頭上!”

    林語嫣恨恨道:“柳中庭,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!我以為你這個人雖然壞,但不至于壞的這么沒有原則沒有底線!我媽當初為了我給你獻了這么多血,就算治不好你的過敏癥,你也用不著機關算盡的將我綁到這里來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事先告訴我,你只能尋求我的幫助,也只能用我的血來治你的過敏癥。為了一家人的平安,我會選擇幫你的,哪怕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沒有任何要找我商量的舉措,設下這種連環計綁架我們,只是為了取我的那點血,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?”

    她眼中深深的不解和憤怒,讓柳中庭勾唇笑了笑,但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他面色沉靜的望著她,像是欣賞一件藝術品。

    直到林語嫣不愿再與他對視,冷聲道:“想要我的血,來取吧!別搞這么多花樣!”

    聽到她完全認定了自己的觀點后,柳中庭在屏幕的攝像頭前,慢慢舉起了自己的一雙手。

    那雙手依然戴著特殊的防過敏手套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暗沉而又詭異,邪肆的嘴角泛起一絲自嘲的笑意:“是的,我確實沒有治好我的過敏癥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底一沉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但你猜錯了!你母親的血確實有效,德國一位研究人體DNA的專家,他從你母親的血液里提取了抗過敏源的血清,還煉制出了解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吞下那粒藥丸,我的罕見過敏癥就會徹底痊愈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忽然又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笑容涼薄而又滄桑,他的眼神落在他的手套上,語速緩慢道:“可我好像已經習慣了我的這個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我得知我可以痊愈的時候,我欣喜若狂,好像感覺得到了全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但就在那一瞬間,我的腦中竟然劃過了你的臉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眸色微閃,本來有些空洞暗黑的眼眸里似乎有了光。

    柳中庭放下雙手,將強勢充滿欲望的眼神落在了林語嫣的臉上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泛起一絲邪佞的弧度,直戳人心道:“那顆解藥讓我最終明白,你才是我最想要的專屬解藥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