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54章 心理戰術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54章 心理戰術

    望著屏幕里柳中庭的這副邪佞表情,林語嫣試圖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一絲玩笑之意。

    可他的眼中除了謎一樣的詭異之外,剩下的就是那肆無忌憚且暴露在外的強烈欲望。

    身為女人,她感受到了柳中庭對她的深深渴望。

    至于渴望的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不會單純的認為柳中庭渴望的是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如果是為了她的身體,早在她每個晚上昏睡的時候,便可以對她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但她百分百的肯定,柳中庭并未碰過她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怎么不說話?對于我的目的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?”柳中庭的眉峰有一絲微挑,他看不透沉默不語的她。

    “說實話,我確實有些意外。但也不至于覺得可不思議。”她眸色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得知他是真的有所圖后,她反而有了些方向感。

    整天絞盡腦汁的猜測對方的意圖,自然會慢慢令人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可林語嫣不一樣,曾經被夏天和阿杰囚禁在荒島時,她就已經經歷過這種未知和絕望的恐懼感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也很擔心東方擎他們的安危,但恐懼害怕并無任何用處。

    “柳中庭,你抓我來,不是只為了告訴我這些吧?你的具體目標是什么?看我能不能幫你實現。”她的表情出奇的冷靜,甚至冷靜的讓人懷疑她并沒有被人綁架。

    她一副談判者的姿態,倒讓柳中庭開始覺得不可思議了。

    他低低的笑了,笑的有些讓人感覺到發毛。

    兩人就像是打心理戰術一樣,柳中庭是樂在其中。

    而林語嫣只不過是為了得到逃出去的機會,或者是爭取到更多冷爵梟他們來營救她們的時間。

    她和龍花龍月以及東方擎被關于此,但好歹都還活著,一日三餐很有規律,甚至吃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包括東方擎他們被關的地方都很干凈,絕不是會讓人待著發瘋且容易得病的地方。

    更別說林語嫣這奢華的不像牢籠的房間。

    相比他們,林語嫣相信,冷爵梟他們的每日每夜更為煎熬。

    就在林語嫣等待柳中庭的答案時,屏幕忽然黑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留下任何只字片語。

    林語嫣閉目陷入自己的情緒中。

    她記得最后一次見到的柳中庭時還像個人,雖喜怒無常,但目的就是要她的血,為了治好他的過敏癥。

    可這次的他卻讓人完全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他窮極一生都在尋找的治病方法,在得到解藥的那一刻,他自己放棄了。

    雖然在他的口中說,她就是他的專屬解藥。

    可這到底意味著什么?

    意味她是他想要得到的專屬玩具?

    還是新的挑戰征服項目?

    又或者只是他閑來無事且一時興趣想玩的心理變態游戲?

    林語嫣的腦中被一堆問題充斥著,似乎每一種可能都是答案,又似乎所有的可能都不是答案。

    她再次陷入混沌和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每一次靠著想要逃出去的強烈意志力,來抵抗著對孩子們的無盡思念。

    可憐的丫丫和歡歡就這樣被迫的戒掉了母乳喂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吃不慣奶粉,一想到龍鳳胎哭泣的小臉,身為母親的林語嫣眼眶紅了。

    這一紅,淚意忍不住的翻涌出來。

    忍了這么多天了,到底還是哭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因為思念和愧疚。

    她瘋狂的想念丫丫和歡歡,還有亞撒和冷爵梟。

    令她還算有心理安慰的是,母親王彩霞并未出事。

    在她醒來的第一天,她就在床頭看到了一張電腦打印好的字條,上面告訴她,王彩霞頭部受傷但已經被送往醫院,沒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林語嫣又有些矛盾的在想,柳中庭并不是窮兇極惡的暴徒。

    他狠毒陰險狡猾,但尚有良知,沒有完全泯滅人性。

    雖不知道他心底的陰暗想法,但至少她和東方擎他們都還活著,還有機會活著出去。

    柳中庭之前的突然離開,想必對她有些生氣。

    她并未猜出他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雖然他已經告訴了她答案,她是他的專屬解藥。

    但專屬解藥的真正含義是什么呢?

    林語嫣相信,柳中庭在明晚的八點一定會再準時出現。

    懷著一顆忐忑不安但很堅忍的心,林語嫣提前上床去睡覺了。

    知道幕后那個神秘人是柳中庭后,她開始在腦中設想各種對付他的辦法。

    到了一定合適的機會,她還要試一試柳中庭對她的內心態度。

    一小時后,假裝已經提前入睡的林語嫣沒有聞到奇異的花香。

    看來今晚是特例,沒有再給她釋放催眠的氣體。

    她心中已經打定主意,要進行一次小實驗。

    但不是嘗試著逃跑,在東方擎和龍花龍月都被關當人質的情況下,她就算逃跑成功也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她非但救不出他們,可能還會讓東方擎他們被殺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林語嫣假裝從睡夢中痛苦的驚醒,并滾落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她雙手緊緊捂著腹部,身體蜷縮著且一臉的痛苦表情,但并未出聲也沒有喊救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不出十分鐘,墻上的黑屏幕亮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出現了,他甚至穿著黑色的真絲睡衣。

    他的發絲有些慵懶隨意,看樣子是被人突然叫起床的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怎么了?”他的聲音并未有太多關心,但能聽出一絲緊張。

    蜷縮在地板上的林語嫣慢慢爬起來,她的額頭抵著床邊,語氣堅強道:“沒事……可能是腸胃受涼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能去瞎編食物有問題,再說大姨媽也沒有來,要是編個急性胃炎或者什么盲腸炎很容易露餡。

    一旦被柳中庭派醫生來檢查的話就會穿幫。

    以后她要是再想使點苦肉計就不好用了。

    這第一次的試探,不過就是看柳中庭有沒有關心和在乎她的意識。

    不過事情正朝著她所希望的那樣發展。

    柳中庭在屏幕里猶豫片刻后說道:“我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來!我沒事……”

    這種越是她不希望他來的架勢,柳中庭自然是越想去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屏幕黑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低著頭望著地板,窗外是明亮的月光,床頭柜上還開著一盞暖色的臺燈。

    她在默默計算時間,算著柳中庭到這里具體需要多少時間,再算出他住的地方離這里有多遠。

    十五分鐘后,他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房間里被開啟了所有的燈光,房頂的圓形天窗被打開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沒有帶任何保鏢,他在腰間做了保護措施,隨著鋼絲繩索降落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望著斜躺在沙發上且背對他的林語嫣,他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警告:“林語嫣,只要我在這里受到任何傷害,我的人會毫不猶豫將東方擎擊斃,你的兩個女保鏢會被奸殺。這是我對你的忠告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