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59章 形式扭轉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59章 形式扭轉

    當柳中庭確定是冷爵梟的聲音時,眼神反倒沒有那么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嘴唇微勾笑了一聲:“呵,冷爵梟,你比我想象中更聰明,居然這么快就找到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開她!”一身黑色勁裝的冷爵梟面容蕭殺。

    他的話音剛落,再次響起一陣輕微的腳步聲,客廳里走進兩個人。

    正是獨孤九和花海彬,他們和冷爵梟的穿著一致,也是一身黑色的夜行勁裝。

    “爵梟,人質關押的地方已經找到了。”獨孤九說道。

    他和花海彬很有默契,獨孤九負責從柳中庭的手中接過林語嫣。

    而花海彬將柳中庭的雙手從背后綁住了,還打了很難解開的水手結。

    當聽到人質被關押的地方找到后,柳中庭表現的倒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黑著張臉一言不發,眼神已經有些變的復雜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花海彬將柳中庭拖到沙發上,一把手槍對著他。

    冷爵梟收起槍,從獨孤九手中抱過林語嫣,望著她沉睡般的睡顏,眼神頗為憤怒。

    他抬眸望著柳中庭問道:“解藥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藥?”柳中庭假裝聽不懂。

    花海彬朝著他的臉猛打了一拳!

    “還跟我們裝蒜!你說不說?”

    柳中庭的面色越來越森冷,被一個男人碰到他的皮膚,他知道很快就會有過敏反應,心里頗為懊惱。

    他陰冷的笑道:“我不給又怎么樣?有本事你就殺了我!”

    “還跟我狂?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立刻扭斷你的脖子!”花海彬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你不敢!因為就算你們抓了我,你們也逃不出這里。”柳中庭面色陰沉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將林語嫣輕輕放到床上,轉身走向柳中庭,伸出一只戴著皮手套的手,死死掐住了柳中庭的下巴。

    不等柳中庭有任何話語,他從大腿外側拔出一把倒鉤的尖銳匕首對準了柳中庭的嘴角。

    一臉冰冷道:“我沒時間跟你在這里耗!不交出解藥,我就把你的牙齒一顆一顆的撬出來。”

    剛說完,尖銳的匕首已經刺進了柳中庭的牙槽中!

    鮮紅色的血液頓時從柳中庭的嘴里流淌下來,忍著鉆心之痛的他在糾結了幾秒后說道:“我說!”

    冷爵梟盯著他問道:“解藥在哪?”

    柳中庭看向大床邊的床頭柜,面色蒼白道:“就在床頭柜的第二個抽屜。”

    獨孤九已經走向床頭柜,冷爵梟手中的匕首并未從柳中庭的嘴里拿出。

    不出十秒,獨孤九在第二個抽屜里的一個盒子里找到了一支針管,里面已經有事先備好的藍色液體。

    他回頭問柳中庭:“這就是解藥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說謊?”冷爵梟心有懷疑道。

    柳中庭忍著疼痛怒聲道:“你要是不信,可以不用!”

    “冷爵梟,解藥若是假的,你就活剮了柳中庭!”花海彬提議道。

    獨孤九望著冷爵梟,等著他的決定。

    在猶豫了十秒后,冷爵梟一臉深沉道:“給她打吧!”

    獨孤九不再猶豫,將那支針管里的液體注射進了林語嫣的手臂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半分鐘,她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睜開眼的時候,冷爵梟就守在她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語嫣!”

    當林語嫣看清眼前的男人時,眼眶瞬間濕潤了,沙啞著嗓子說了一句:“我知道你會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!讓你受苦了!”冷爵梟自責的臉上寫滿了痛苦和隱忍。

    林語嫣有些昏眩感的努力坐起身,他扶著她起來。

    “爵梟,什么也別說了!當務之急,我們得趕緊離開這里,你們找到東方他們了嗎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但還沒有救出來!”獨孤九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時候,一直被花海彬腳踩在沙發上的柳中庭低低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林語嫣望著他說道:“柳中庭,放了他們,我們可以不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林語嫣,你以為我還會相信嗎?我無所謂,大不了我們一起死在這座島上。”

    望著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,花海彬氣的一把揪起柳中庭的衣領,奚落道:“柳中庭,瞧瞧你這副令人作嘔的樣子!為人陰險狡詐,活該你得這種病!”

    此時的柳中庭臉上和手上全部是過敏后的紅斑,大小不一且分布不均,樣子很是丑陋怪異。

    花海彬的辱罵讓柳中庭本來有笑意的臉上當即失色,一想到林語嫣現在見到了他丑陋的樣子,立刻怒聲道:“快給我拿抗過敏的解藥!就在中間的抽屜里!”

    “你省省吧!還妄想吃什么解藥!死到臨頭了還在乎自己臉?柳中庭,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看起來很像一只有皮膚病的癩皮狗?你看看林語嫣的眼神,她一定都快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夠了!花海彬,沒必要再繼續羞辱他。”林語嫣突然出聲道。

    她的話令花海彬有些詫異,冷哼了一聲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柳中庭看向她的眼神有些復雜,心里有種很矛盾的感覺,有一種感動的東西在他的血液中翻滾。

    “柳中庭,我們做一筆交易吧,你派你的人放出人質,我們會放了你。”冷爵梟眼神鎮定道。

    柳中庭聽了后垂下眼眸沒有看眾人,似乎真的在思考。

    在咽了一口血沫子后,他說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答應的太快,甚至讓林語嫣有些心中不安,但又說不出哪里不對勁。

    也許是柳中庭真的不想死,才會答應了他們。

    畢竟柳中庭現在沒有選擇了不是嗎?

    交易說定后,花海彬替柳中庭撥通了鐵鷹的手機,他將手機放在柳中庭的耳邊。

    柳中庭對鐵鷹說道:“鐵鷹,你現在去派人放了東方擎和龍花龍月,將他們三人帶到未央廳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,你確定要將他們帶到未央廳?”

    “我確定!照我說的做!”

    鐵鷹回道:“是,我知道了,少爺。”

    掛斷后,花海彬眼帶好奇的看了眼手機,感慨了句:“難怪你的島上沒有信號,原來你自己用的手機都是特制的。”

    柳中庭沒有說話,眼神頗為安靜的望著林語嫣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那種不舍和矛盾讓冷爵梟看了后極其不爽,他走過去拿著匕首對著柳中庭的鎖骨處狠狠刺了進去!

    再毫不猶豫的慢慢拔出來,充分讓柳中庭感受到刺骨之痛!

    柳中庭痛的冷汗淋漓,但他卻硬是沒有吭一聲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個硬骨頭!”花海彬不滿的罵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著柳中庭的鎖骨被穿刺,林語嫣一臉冷漠的望著他,心里沒有任何同情。

    冷爵梟這一刺就當是為了東方擎被刺的那一刀,還有龍花被割下的那只小拇指。

    “柳中庭,要不是留著你還有用,我還真想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匕首拔出后,冷爵梟眼帶冰峰的將匕首上的血跡擦在柳中庭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心中其實早已經恨透了這個雜碎!

    柳中庭揚著一口血牙,紅著眼眶淌著淚,笑的猙獰癲狂:“可你他媽的就是不敢!哈哈哈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