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65章 真實身份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65章 真實身份

    隨著艾瑞克的邀請,林語嫣他們找地坐下來開始等著吃野豬肉。

    而艾瑞克也并未發現他們有很多子彈的事實。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艾瑞克開始拿著一把舊鋼刀切野豬肉。

    將切下來的半只交給了冷爵梟。

    冷爵梟用匕首將野豬肉一塊塊切下來分給大家。

    等他和林語嫣坐在一起時,冷爵梟輕聲對她道:“他身上沒有過敏反應。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話,林語嫣假裝無意看向正在吃肉的艾瑞克,發現他臉上和露出的手臂上都沒有過敏狀況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疑慮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畢竟柳中庭曾經跟她說過,用她母親王彩霞提煉出來的解藥已經被他丟了。

    雖然不能肯定柳中庭是否在撒謊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肯定此刻的艾瑞克就是柳中庭假扮的。

    林語嫣低聲問冷爵梟:“你剛才靠近他的時候,有沒有在他臉上看出什么異樣的地方?”

    冷爵梟沉著臉搖搖頭:“沒有,他的燒傷像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柳中庭真有雙胞胎弟弟?這世上會有這么巧的事情?可柳中庭為什么沒有告訴我們這件事?”林語嫣有些不安,對這個突然出現在這里的艾瑞克完全不能信任。

    此時,獨孤九將一塊骨頭隨手丟在地上,他的眼神里同樣帶著疑問。

    他望著坐在不遠處的艾瑞克問了句:“你之前為什么不讓我們殺了那兩只狼?”

    艾瑞克抬眸掃向那兩只被林語嫣擊斃的野狼,冷笑一聲:“難道你們就沒發現其中一只是母狼嗎?它還在哺乳期,我抓了它,是為了誘捕那些小狼,如果小狼被我養大,反過來跟它們的族狼為敵,豈不是很有趣?”

    聽到他提到哺乳期,林語嫣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。

    一時沒控制住,眼淚頓時落下。

    冷爵梟拉住她的手安慰道:“你別擔心,丫丫和歡歡已經習慣吃奶粉了,讓他們早點斷奶也好,我不想看到你這么辛苦。媽也已經沒事,出院回家靜養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含著眼淚點點頭,將頭靠在他的肩膀,心里對家人的牽掛和對明天的未知,讓她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再多吃一點,我們要保存體力。艾瑞克殺了那些野狼,剩下的野狼群一定會很快找上門來報仇,到時候如果遇上我們,我們只能面對。”

    不等她回話,在不遠處聽到的艾瑞克說了句:“我在這座島上待了兩年,一個人寂寞的很,花時間做了很多捕殺野狼的陷阱,你們要是沒有我的帶路,很可能會誤入我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你想跟我們一起走?”花海彬橫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艾瑞克搖搖頭笑了:“走?能走到哪去?難道你們還想通過索橋去對面的蛇島?要是不小心中了蛇毒可就真沒命了!我還不想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冷爵梟眸色幽暗的望著他問道:“你知道索橋在哪?”

    “廢話!我在這里都待兩年了,什么地方會不知道?”艾瑞克很不屑的掃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肯帶我們去索橋,我們可以再給你二十發子彈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終于讓艾瑞克好奇了:“你們一共七個人,柳中庭能發給你們的也不過就是每人六發子彈,你用十發子彈換了我半只野豬,你居然還敢拿二十發子彈出來做酬勞,看來你們是不知道這島上有多少野狼吧?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我們都不在乎,我們的目的是盡快到達索橋。況且你剛才說了,你會幫我們帶路避開你設下的陷阱,我們不能讓你白白帶路,給你二十發子彈作為報酬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的理性和鎮定,讓艾瑞克微微蹙眉,心情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他想了半分鐘后,說了句:“既然你們舍得給,我也無所謂。我同意帶你們去索橋。”

    談妥交易后,艾瑞克沒有再說話,他獨自背過身躺在草地上睡覺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他們晚上睡覺時選擇輪流守夜,以防狼群偷襲。

    第一班守夜的人有冷爵梟、東方擎和花海彬。

    東方擎不想被特殊照顧,堅持要守夜。

    林語嫣已經睡著了,她和龍花龍月躺在一起。

    冷爵梟拿著槍走到東方擎面前,問了句:“怎么樣,身體感覺好一些了嗎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肯帶人來救我們。”

    面對東方擎的感謝,冷爵梟面色如常道:“東方擎,你這么說就太見外了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笑了聲:“該謝的還得謝。”

    兩人沉默了一會,東方擎回眸掃了眼艾瑞克的背影,對冷爵梟低語道:“你覺得艾瑞克靠譜嗎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是柳中庭派來的人,但對這里的環境比我們要熟悉,我們可以利用他提前到達索橋。一路上得小心這個人,如果他真是柳中庭的雙胞胎哥哥,他能夠在這里待兩年,他可不會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點我相信他說的話,如果沒有他的帶路,我們很可能會誤入他的陷阱。不管那些陷阱是誰設下的,我們可以選擇避開,盡量不用槍節省子彈,到了蛇島還能派上大用場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聽后不由的點點頭覺得冷爵梟說的在理。

    他抬眸再次問道:“當初想害丫丫和歡歡的人抓到了嗎?”

    冷爵梟問道:“你指的是下毒在長命鎖上的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人!”

    “沒有,對方很謹慎,再也沒有動過手,線索也斷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樣的答案,東方擎的心也不由的揪緊,他說了句:“森小莫和佟瑤都不是下毒的人,我暗地里查過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語嫣跟我說了。”冷爵梟面色冷靜道。

    談話再次陷入沉默中。

    花海彬就在他們的不遠處,時不時看向他們一眼,并未打擾他們倆的談話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鐘后,東方擎問了冷爵梟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沒有將語嫣的行蹤告訴你,你有沒有恨過我?”

    冷爵梟沒有看他,隨口問了句:“你說的是語嫣在伊甸園的時候?”

    “對,就是那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聽實話?”

    東方擎眸色微閃,面色平穩道:“自然是想聽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呵,換做你是我,你會怎么想?”

    面對冷爵梟的問話,東方擎沒說話只是很安靜的望著他。

    “一開始,當然恨過你。我還懷疑過你的私心,是不是為了留住語嫣而故意隱瞞了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后來我知道了,從頭到尾都是語嫣的意愿,不管是你還是白景瑞,你們都很尊重她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輕笑道:“所以這么多年了,她一直把你們當成好朋友。不管是你和白景瑞哪個出事了,這個傻女人都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你們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逗趣的說了一句:“她這么在乎我們,你不吃醋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