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66章 假裝內訌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66章 假裝內訌

    聽到東方擎的有意調侃,冷爵梟回的倒也坦誠:“吃醋有什么用,更何況她的這種爛好人性格,也恰好是我愛上的理由之一,我沒轍。”

    面對不裝且說實話的冷爵梟,東方擎的眼中多了一份欣賞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其實語嫣的善良,也是我和白景瑞愛上她的理由之一。不過你比我們幸運,能夠陪她終老的人是你,不是我們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能從他的語言中聽出他心底的悲傷和孤寂。

    “東方擎,有人說這世上最長情的告白是陪伴,可陪伴有很多種方式,不是只有愛人才可以,朋友也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聽后笑了,這是他第一次笑的這么釋懷和寧靜。

    他的眸色中閃著一絲感動的淚光,忍著嗓子眼中的酸澀問道:“你允許嗎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資格說不允許?多一個男人真心的愛護語嫣,我有什么好介意的?”冷爵梟一臉坦然道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我曾經有夸過你很酷嗎?”

    “現在夸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兩個男人相視一笑,在這寂靜又帶著絲絲不安的夜里感覺格外的溫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六點多,林語嫣他們就起身出發了。

    艾瑞克帶著他們去往索橋,據說得走上一天一夜才能到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時間去考證艾瑞克話中的真實性。

    但在一路上,艾瑞克讓他們避開了七八個陷阱。

    每一個陷阱都是那么隱蔽,如果不是艾瑞克當場指出來,確實不容易發現觸動機關的地方。

    為了他們相信,艾瑞克還觸動了一處機關。

    林語嫣站在陷阱邊緣,俯視著那密密麻麻的尖銳樹枝,這誰要是掉進這大坑中,不被當場扎死才怪!

    “艾瑞克,你倒是真的很閑,一個人就挖了這么大一個坑,光是底下的那些樹枝,你就得削上一個月吧?”

    隨著花海彬調侃的聲音,其他人都臉色各異的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艾瑞克眸色淡定道:“我說了,我在這里待了兩年,我自然有的是時間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后開始往前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走出二十幾米后,留在原地的冷爵梟早已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壓低著聲音說道:“大家要特別小心,這陷阱里的樹枝絕對不是他一個人削的,削樹枝的手法完全不一樣!”

    冷爵梟的觀察細微,讓龍花龍月當場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她們剛才也看了陷阱里的樹枝,但完全沒有發現異常。

    包括林語嫣的關注點也沒有在樹枝上。

    只有和冷爵梟一樣眼睛毒辣的獨孤九也發現了。

    獨孤九對繼續選擇與艾瑞克上路的決定有了點異議,他出聲問道:“爵梟,你還認為跟他一起走是明智的選擇嗎?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記不記得我們臨走前,權銀龍特別交代了幾句話?”

    冷爵梟一說完,獨孤九和花海彬下意識去回憶當時的場景。

    幾秒后,花海彬掃了眼已經逐漸遠去的艾瑞克后,轉眸問冷爵梟:“你的意思是,我們很快就要受到什么人性的測試?”

    “權銀龍說過,柳中庭最喜歡玩考驗人性的東西,被考驗的人越是展現的丑惡,他就會越開心。可如果我們團結一致,讓他預期的結果截然相反,你說會不會讓他很快就暴露本性?”

    林語嫣蹙著眉峰問道:“老公,你是不是一直懷疑艾瑞克就是柳中庭?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我的懷疑吧,難道你們都相信他是柳中庭的雙胞胎弟弟?”

    冷爵梟眼中的全然不信,瞬間得到了東方擎的支持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從他出現的一開始,我就懷疑他身份的真實性。”

    “待會我找個機會接近他,如果他臉上的燒傷疤痕真是假的,我想我應該可以看出來。”

    畢竟身為一個技術精湛的整容醫生,當年林語嫣身上的所有燒傷,他可是歷歷在目,且親手為她植的皮。

    “恐怕他不會讓你接近他。”獨孤九不抱希望道。

    花海彬有些失去了耐心:“你們老查他干什么?要是真的放心不下,按我說,趁他不注意,直接殺了他得了!”

    “殺了他確實容易,但是花海彬,你別忘了,我們還沒有安全逃離這里。這座島上的任何變數不在我們的掌控中,如果艾瑞克真的是柳中庭所假扮,你覺得他對我們會沒有任何防備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說不定他的人一直在暗處盯著我們!”龍花在說話的時候不由看向四周,還抬頭看向周圍的樹枝,試圖找出什么隱蔽的監控攝像頭。

    “在我們離開這里之前,柳中庭還不能死。一旦他死了,陸小曼可能就會接手這座島。以我對陸小曼的了解,這個女人一直想我們死。”冷爵梟一臉嚴峻道。

    “媽的!早知道這個女人是個定時炸彈,當初就該殺了她以絕后患!”花海彬憤然道。

    獨孤九面色冷靜道:“她不值得我們費心,其實在她被抓的時候,趁她被打昏時,我已經給她注射過一種病毒,不出三天,她就會毒發身亡。解藥我帶了,關鍵時刻可以作為談判的籌碼。不過柳中庭要是不在乎她的命,那她只能自認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陸小曼的命在我們手中,多個籌碼總比沒有強。爵梟,我們快走吧,再不走就會讓艾瑞克起疑心了!”林語嫣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錯!柳中庭生性多疑。為了不讓他起疑,我們只能合演一出戲了!”

    冷爵梟一說完便看向了花海彬。

    花海彬不解道:“你干嘛這么看著我?”

    “花海彬,對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對我說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還沒說完,冷爵梟就一拳頭揮在了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花海彬當場嘴角被打破流出血來,獨孤九和東方擎立刻很有默契的拉住冷爵梟,假裝不讓冷爵梟和花海彬打起來。

    “花海彬!你他媽的要是敢再對我老婆出言不遜,看我不打不死你!”冷爵梟演的特像保護妻子被激怒的丈夫。

    他的行為讓花海彬算是明白了,原來冷爵梟說的對不起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揍不能白挨,花海彬剛好心里有怨氣,那就本色出演了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!你敢打我?你混蛋!老子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你老婆,你就這樣對待自己的兄弟?算我瞎了眼!”花海彬氣呼呼的往艾瑞克的方向疾步走去。

    他們這邊的動靜,自然是讓遠處的艾瑞克看到了。

    隱約中也聽到了他們之間對話。

    當花海彬經過艾瑞克的時候,他故意拉住花海彬問了一句:“怎么了?自己人打自己人,多大點事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冷爵梟這個王八蛋,只要一碰上他老婆林語嫣的事情,就很容易跟人翻臉……”花海彬假裝添油加醋的說了些過去的事情,雖然那些事情都是真的,但都被花海彬故意夸大了。

    艾瑞克聽了后笑了,眼神有些陰郁。

    他看著花海彬說道:“聽你講了這些后,我覺得冷爵梟確實有點虧待自己的弟兄了,你們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人,他卻這么對你,要我換做是你,我也會覺得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艾瑞克,你趕快帶我去索橋,我真想快點離開這座島!最煩看到林語嫣這個女人,她就是個掃把心!一天到晚的出事,就冷爵梟這個傻子還把她當寶!如果我有這樣的老婆,我早他媽跟她離婚了……”不等艾瑞克的回話,花海彬一手擦著嘴邊的血跡,神情冷峻的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望著花海彬遠去的背影,艾瑞克的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笑意。

    原來這幫人也不是看起來那么的團結……

    好戲要上演了!

    “艾瑞克!”

    隨著冷爵梟的聲音,艾瑞克回眸看向朝他走來的眾人。

    艾瑞克假裝一臉震驚的問道:“冷爵梟,你和花海彬怎么打起來了,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花海彬看起來特別生氣,他剛才跟我說很后悔來這里救人,還說巴不得你老婆死在這座島上,我看他真是氣瘋了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