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67章 演戲中戲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67章 演戲中戲

    冷爵梟明知道艾瑞克在撒謊,他卻故意生氣道:“花海彬他還真是個混蛋!”

    “爵梟,別生氣了!他剛才也不是有意的……”林語嫣走上前勸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為他說好話!我知道他一直對你有意見!”

    東方擎說道:“冷爵梟,現在我們大家受困在島上,還是不要傷了和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冷總,我們接著趕路吧!”龍花已經隨手拾起了柴火。

    龍月也在幫忙撿干柴。

    艾瑞克笑了笑說道:“是啊,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,又何必斤斤計較!”

    早已經走遠的花海彬回頭沖著大伙兒大吼一聲:“你們還走不走了?都他媽的腿瘸了嗎?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會趕上!”獨孤九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之后,一伙人走路很快,提前走到了艾瑞克指定要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趕了一天的路,大家甚至都沒怎么吃東西。

    不過就是昨晚剩下的野豬肉咬了幾口充饑。

    天已經黑了,艾瑞克對大家說道:“今晚我們在這里過夜!附近有條小溪,想洗漱的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后開始負責生火,冷爵梟和獨孤九負責去抓野兔,運氣好說不定還能碰上野豬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要不你跟他們倆一塊去抓野兔吧?”艾瑞克假意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們倆去足夠了,我想去小溪邊洗洗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龍花龍月問道:“你們去嗎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太太,我和龍月去附近拾點柴火。”龍花回眸說了句。

    東方擎看起來好像不舒服,他皺著眉頭坐在草地上,靠著一棵大樹在休息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了他一眼后沒有打擾他,選擇獨自一人去小溪邊了。

    等她走出去二十幾米遠了,花海彬沖她喊了一句:“林語嫣,你忘了不能單獨行動嗎?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但他的臉上有著很明顯的不耐煩,可還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艾瑞克一直假裝在生火,眼神卻時不時的會飄向他們。

    等火生起來以后,他望著小溪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只血紅色的右眼看起來有些恐怖陰森,他拿著水壺也往小溪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分鐘后,穿過一小片樹林后,艾瑞爾看到了花海彬的背影。

    此時的花海彬倚靠著大樹,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。

    那雙黑眸里漸漸泛起一絲欲望,視線所在的位置正是林語嫣脫了上衣在擦拭身體。

    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背心。

    雖然她還穿著長褲,但挺翹的臀部曲線看起來誘人而又性感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對她有那種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花海彬驚得回頭看向艾瑞克,看著他的燒傷臉頰,花海彬低吼道:“你懂什么!丑八怪,看你這副樣子,不會有女人自愿讓你上!”

    艾瑞克聽了后也不生氣,他只是裂開嘴笑了笑,露出了兩顆大銀牙說道:“你是很帥,但別人的老婆你也不敢上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不敢上?如果這里沒有其他人,我還真敢上!”

    花海彬心情不悅的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艾瑞克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艾瑞克走到花海彬面前輕聲道:“這里確實沒有別人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大家都是男人,我能夠理解你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,冷爵梟和獨孤九他們說不定很快就回來了!我可不想惹事。”花海彬再次要走。

    但他的手臂被艾瑞克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如果相信我,我可以為你把風!給你半小時夠不夠?”

    花海彬眸色怪異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懂我的意思嗎?以我的經驗,他們去抓野兔,最少也需要一個時辰,還是順利的情況下,你以為野兔那么好抓呢?”

    艾瑞克的話讓花海彬有些猶豫了,他冷笑一聲:“你別逗我了,就算他們沒那么快回來,你以為林語嫣是隨便的女人嗎?我想上就上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艾瑞克有些陰測測的笑聲,花海彬蹙眉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有賊心沒賊膽!還沒活著逃出去,就已經擔心怕惹怒了冷爵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他媽的說風涼話!我要是真欺負了他老婆,冷爵梟能饒了我?我就是再想要女人,我還不至于去碰林語嫣!”

    花海彬已經將他的手甩開。

    “那這么說,你寧可上那兩個像男人一樣的雙胞胎女人,也不愿上一個能讓你終生難忘的美女?”艾瑞克的眼中已經充滿了不屑。

    被他這么一刺激,花海彬怒了:“我警告你!別再胡說八道了!林語嫣要是乖乖躺著讓我上,我自然是愿意的!但現在不是好時機,我可不想跟她打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她能乖乖躺著讓你上呢?你敢不敢上?”

    艾瑞克的話讓花海彬似乎動心了,他擰起眉心問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眼中的疑問讓艾瑞克低低的笑了:“冷爵梟擺明著就是利用你們兄弟間的感情讓你來為他賣命。我打過仗,看過太多戰友在我面前一個個死去,你信不信,一旦在危急時刻,冷爵梟能夠毫不猶豫的犧牲你救林語嫣。”

    花海彬笑的頗為陰冷:“這還用你說!我早看出來了。但你現在故意挑唆我和冷爵梟的關系,你又按了什么心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們無冤無仇的,我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。只是覺得我跟你挺投緣的,心里也有點小私心,如果你敢上了林語嫣,我也能過過眼癮……”

    他這一說完,花海彬像看怪胎般的盯著艾瑞克。

    艾瑞克伸手摸了摸鼻尖自嘲道:“我五年前受過傷,我想你懂我說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呵,原來是個太監!”

    “話別說的那么難聽,我也是沒辦法。要不然我還極力勸說你干嘛?我在這座島上兩年了,心里寂寞的很那……”

    伴隨著艾瑞克的視線,花海彬也一并看向了不遠處的林語嫣。

    此時的林語嫣已經脫下了背心……

    光裸白皙的肌膚,頓時讓兩個男人都喉結一緊。

    “靠!不能再看下去了!”

    花海彬扭頭就走,艾瑞克再次抓住他的手臂,臉色陰沉道:“你到底敢不敢上?如果你敢,我就幫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幫?”花海彬問道。

    艾瑞克嘴角泛起一絲邪肆的笑意,他從衣兜里翻出一小結細竹子。

    二話不說,對著林語嫣的后背就是一吹。

    竹子里飛出一個極細的針,當扎進林語嫣的后背時,不出三秒,她便暈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?”花海彬急聲道。

    “別怕,她只是暈過去了。針上面沾了點麻醉劑,夠她昏睡個半小時。你趕緊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當艾瑞克一副懶洋洋的表情倚靠在樹上時,花海彬卻很矛盾的看著林語嫣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做了,林語嫣會突然醒過來嗎?”

    艾瑞克輕笑道:“不會!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就算了!我先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轉身離開,讓花海彬再也沒有猶豫,他大步跑向林語嫣的方向。

    當艾瑞克回頭的時候,他眼睜睜的看著林語嫣被花海彬拖進了附近的灌木從中。

    兩分鐘以后,他開始疾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前來打水的東方擎一看到他就問道:“艾瑞克,你看到林語嫣了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