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70章 特別的愛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70章 特別的愛

    馬雅就在柳中庭的手中,面對他要求被釋放的事情,林語嫣他們也只能答應。

    就像柳中庭所說的,他們這幫人都有死穴。

    全部無法做到斷情絕愛。

    他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人和朋友被殺死。

    隨著柳中庭的刻意提醒,林語嫣他們已經快速離開了現場。

    而留在原地的柳中庭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,心情也有些矛盾。

    這么快就不能和他們一起上路了,還感覺有點孤單呢。

    可已經被識破了身份,即使再假扮一個新身份混入他們隊伍也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慢慢走向小溪邊的大樹,倚靠著樹干,望著夜空中的月亮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他慢慢從衣兜里抽出一支雪茄點燃了。

    當他抽完半支雪茄時,他的雇傭兵隊伍到了。

    為首的鐵鷹跑到他的面前說道:“少爺,我們的人在島上找遍了!完全沒有孔麒麟和慕容景的行蹤!”

    “我估計他們已經在野狼島了,只是隱藏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還要繼續尋找他們倆嗎?”鐵鷹問道。

    柳中庭抬手又抽了一口,微瞇著眼睛望著月亮說道:“不用了,他們的隊伍即便是多出兩個人也無濟于事。當他們找到索橋時,才是游戲最好玩的地方,該是時候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死亡游戲要是沒有人會死,那也就不叫死亡游戲了。

    “鐵鷹,狼群在何處?”

    鐵鷹回道:“都在電子籠子里關著,隨時都可以放出來!”

    “很好!吩咐下去,在我們順利離開這里之后,讓無人機一路追蹤林語嫣他們的路線,在他們經過的路線上噴灑野豬血……今晚他們就別想睡了!呵呵,狼群的狂歡節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爺,我馬上派人去辦!”

    等鐵鷹拿著無線對講機在吩咐事情時,柳中庭的一只手慢慢摸向他外套的內兜。

    他還記得林語嫣當時將手伸進去的那一瞬間,其實他的心跳加速了。

    像是想要感受她的余溫,他也將手也伸了進去。

    可當他的手放進內兜時,他的眉峰微微蹙起,他已經摸到了像是小紙片一樣的東西。

    在看到那半張小紙片時,柳中庭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這張紙還是她被關在那間奢華牢房時里面的東西。

    她居然帶出來了。

    帶著一絲好奇心,他將紙慢慢打開,對于里面的內容還莫名的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打開后,看到林語嫣用黑色的碳灰寫著:要想陸小曼活命,拿籌碼來換!

    他不禁勾唇笑了笑,但沒說話。

    看來這張紙事先就準備好了,猜到他手里還會有籌碼,但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當他要求她來拿照片的時候,她順便偷偷塞了這張紙。

    此時,柳中庭抬眸看向鐵鷹。

    鐵鷹收起無線對講機,走過來問道:“少爺,還有什么吩咐嗎?”

    “小曼在島上有什么異樣情況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……不過陸小姐在三小時前暈倒過一次,當時我也派島上的醫生替她檢查了,醫生說她只是一時體虛才暈倒的。”

    柳中庭垂眸想了下又問道:“醫生給她抽血化驗了嗎?”

    “抽血?那倒沒有,陸小姐自己也說沒事,醫生也就沒有給她開藥。”

    聽了鐵鷹的話,柳中庭當即道:“你馬上告訴小曼,讓她去找醫生抽血化驗,一旦有什么特殊情況及時告訴我。現在我們回島上的驛站休息一晚上,明天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少爺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不遠處的那名雇傭兵有些狼狽的走過來,他當即跪在了柳中庭的面前,一臉惶恐道:“老板!對不起!是我無能被他們給抓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他們在離開之前,并未殺了這個雇傭兵,只是將他留下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的人馬到了后,其他人已經給這名雇傭兵松綁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怪你,是我大意了。我們中了他們的套圈!”柳中庭眸色復雜道。

    “謝謝老板!”雇傭兵一臉感激的磕頭。

    可不過五秒,柳中庭忽然陰沉著臉怒聲道:“不過你確實犯了錯!你被抓后卻不能及時向我發送信號,導致我被花海彬這個混蛋用槍抵著太陽穴!”

    “這槍要是走火,老子的命可就沒了!”

    他一說完,從腰間拔出手槍對著那名雇傭兵就是一槍!

    雇傭兵痛的咬緊牙關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他被柳中庭打中了肩膀。

    “老板!請您再給我一次將功贖罪的機會!”男人懇求道。

    “機會我可以給你,如果你要是再失敗,你就別活著回來見我了!這次我打中的是你的肩膀,下一次就是你的腦門了!”

    男人一手捂著肩膀處的傷口,沖著柳中庭再次磕頭道:“老板!我明白!我一定不會有辱使命!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就帶著槍傷離開這里,抄近道去索橋那邊。等你見到林語嫣他們后,你就說我想殺你滅口,但被你給逃了。你告訴他們,你也想離開野狼島去蛇島,你可以幫他們過索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索橋上的機關,不用我教你,你懂該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臉堅定的點點頭:“老板,請您放心!我知道該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別忘了,你父母的命可都是我救的,你為我賣命是應該的。”柳中庭一臉蕭殺的盯著他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眶瞬間就紅了:“老板,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忘記您的大恩大德!我一定會完成您交代給我的任務!”

    柳中庭轉眸看向潺潺而流的小溪,眼中有了絲猶豫。

    過了十幾秒后,他再次回眸看向雇傭兵說道:“找個機會單獨告訴林語嫣,你告訴她,如果她想讓所有人都活著,她還有一次反悔的權利,我允許她回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柳中庭從褲兜里拿出一根小竹筒,他眼神里泛起一絲若隱若現的期待和希望。

    “告訴她,她要是反悔了,讓她拉開這個信號彈。我會在第一時間趕過去接她回來。”

    男人小心翼翼的用雙手從柳中庭的手中接過信號彈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記住了!”

    他將信號彈放進褲兜里,用拉鏈鎖好以后抬眸問道:“老板,今晚要放出狼群,林小姐要是被狼群咬傷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在柳中庭面前,他還不敢用死這個字。

    柳中庭聽了后卻是勾唇笑了下:“林語嫣的血液里早已經被我打了一種血清,任何野獸一旦靠近她超過半米,只要聞到她身上的味道都不會咬她,哪怕她要傷害那些野獸,她也會毫發無傷。”

    雇傭兵滿臉震撼道:“老板,您對林小姐真是用情至深……”

    他對柳中庭的真心贊賞,卻讓柳中庭自嘲的笑出聲來:“呵呵呵……真好笑,你覺得我對她用情至深,可在林語嫣的心里,我相信她巴不得親手殺了我去喂狼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