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80章 爵梟來了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80章 爵梟來了

    “極有可能!最好是這樣,驛站離這里不遠,那我很快就可以和他們匯合!你們等我消息!”

    在孔麒麟跳窗離開前,他對林語嫣和慕容景說,如果聽到轟鳴的聲音,就是他發出的信號彈。

    證明他和冷爵梟他們匯合了。

    他離開后,慕容景將那個昏迷的真廚師拖到了沙發上,還給他灌了很多酒,造成一種醉死的假象。

    孔麒麟的失蹤,自然要被引起懷疑,真廚師的出現又可以幫他打掩護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很有先見之明,沒有殺人滅口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將空酒瓶自然的散放在沙發腳邊,他卻說的認真:“這兩個廚師只不過就是為了錢待在這里,不是所有人都和柳中庭一樣是個瘋子,如果可以不濫殺無辜,絕對不動手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沒說話,但心里極其贊同他的是非觀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她離開廚房重新又回到了柳中庭的臥室。

    這一夜,林語嫣睡的有些戰戰兢兢,就怕柳中庭又忽然出現在臥室。

    她甚至在門口放了兩張疊起來的椅子,還有一杯水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踢開門,椅子和水杯砸下來的聲音,她就算因為累,睡的再沉也會醒了。

    可她忘了一件事,開著窗戶的房間似乎也不安全。

    到了凌晨五點,天色還很黑的時候,臥室虛掩的窗戶里跳進一個男人身影!

    就在同一時刻,林語嫣瞬間驚醒坐起身,她抓起從慕容景那里順來的手槍對準了男人!

    從微弱的夜光下,她能看清對方是島上雇傭兵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獨有的熟悉感,讓林語嫣不假思索的喊了一聲:“爵梟?”

    男人怕她一緊張朝他開槍,他站著一動不動,低沉道:“語嫣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!你來了!”千言萬語沉浸在難受的哽咽中。

    林語嫣立刻放下槍,沖過去抱住了這具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冷爵梟的眼角濕潤了,借著外面的夜光看到了林語嫣臉上泛起光澤的淚水。

    他低下頭去熱烈的親吻她,吻遍她臉上所有的淚水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晚!我很好!我沒事!大家都好嗎?”

    他們激烈的擁吻對方,卻不敢發出很大的聲音。

    臥室門口守夜的雇傭兵依然存在,雖然已經困乏不已,但要是臥室里發生巨大的響動,還是會聽到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兩個人都冷靜了,冷爵梟掃了眼門口的椅子,見林語嫣做了防范措施,暫時放下了警惕心。

    他拉著林語嫣的手坐在床上,立刻說道:“孔麒麟已經找到我們,他半小時前已經回到廚房。其他人都在驛站附近藏身著,我們一起等兩天后的船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們在索橋時已經收到歐陽他們在公海發射的信號彈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之前師兄說找到你們后會信號彈,我怎么沒有聽到?”

    他回道:“是我讓他不要發的,為了安全起見。”

    “柳中庭同父異母的弟弟和妹妹,現在都已經在歐陽他們手中,雖然我知道柳中庭未必會為了救他們束手就擒,但畢竟是他的親人,哪怕不能使他投降,也能讓他糾結一陣子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說道:“柳中庭是料準了我們不會拿無辜的人犧牲,他一定不會投降的!”

    “柳中庭的父親柳淵已經瀕臨破產的絕境,他也會配合我們來勸降柳中庭。活捉柳中庭不是我們這次的計劃,我們的目的是全部安全的離開。”

    面對她臉上的擔憂,冷爵梟眸色森冷道:“歐陽他們已經安排好了狙擊手,適當時機,這一次會擊斃柳中庭!而且他只能死在公海上,不能死在島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準備殺了柳中庭?”林語嫣內心依然有些下不了決心。

    “語嫣,我們已經仁至義盡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令她沉默了,這一次,就連一心向善的林語嫣都無法再為柳中庭開脫。

    如果還是像過去一樣仁慈,他們現在所有遭受的罪都白受了。

    誰來替東方擎被捅的那一刀報仇?

    龍花那根被切掉的小拇指已經接不回去了!

    “好!就這么辦!”

    這一次,她和冷爵梟完全站在了統一的戰線上。

    “老公,天快亮了,你快走吧!別讓他們發現了!”

    冷爵梟很不舍的望著她說道:“再忍兩天,我們就可以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她內心愧疚的緊緊抱著他!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受傷的人比較多,其實他們還可以與島上的這幫人廝殺!

    但一旦真的廝殺起來,傷亡就無法控制了。

    救人和殺人之間。

    他們都一致選擇只救人盡量不殺人。

    沒有人愿意去隨意沾上別人的鮮血!

    畢竟他們生活在一個法治世界。

    以暴制暴永遠都是最野蠻的冷血手段。

    他們比起柳中庭又能高尚到哪里去?

    十分鐘后,冷爵梟在天色亮起來之前跳窗離開了。

    他離開后,林語嫣再無睡意。

    一想到柳中庭要被擊斃,她的心始終有些不安定。

    難道再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

    真的要死人才能解決問題?

    開始信佛的林語嫣在丫丫和歡歡生下來后,內心其實變的更為仁慈寬厚。

    即便她現在是個人質,卻還在同情陷在深淵里的柳中庭。

    她在浴室里欺騙他的那些話,多少有點發自她內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除了對柳中庭毫無男女之情外,甚至還很痛恨他。

    她承認,其實她是真的同情他。

    柳中庭就像一頭失去方向的野獸,除了用喜怒無常來掩蓋自己內心的傷痛外,他只是將自己變得更為扭曲和殘暴,來吸引別人對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她相信一件事,在柳中庭的內心深處,他其實是極其自卑的。

    這跟一個人的外表、財富、能力無關。

    有一種骨子里的自卑是伴隨他的家庭背景、人生閱歷和特殊經歷逐漸累積加深的。

    在世界上有一些人,即便是過上了人人艷羨的富豪生活,還是逃不開內心自我否定的自卑感。

    在林語嫣的心里,她認為柳中庭就是這種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會用這種極端的手段來向她表明他奇特的喜歡。

    卻不肯用一般人的普通告白方式。

    打從一開始,他就斷了自己的后路。

    他無法接受被拒絕的可能。

    索性將自己推至深淵,萬劫不復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,當外面的夜空逐漸泛起魚肚白時,隨著屋內的一聲巨響,林語嫣從思緒中瞬間抽回,立刻看向臥室門口。

    只見柳中庭頂著一頭潮濕的頭發,身上只穿著條泳褲,赤著腳站在門口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暗黑且詭異,盯著她的眼睛久久不語。

    林語嫣漸漸感覺到被他盯的發毛,她出聲問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帶著陰冷卻又很卑微的語氣說道:“林語嫣,我這輩子只喜歡上了你這一個女人,如果讓我發現你騙了我,我會和你同歸于盡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