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82章 亂成一團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82章 亂成一團

    柳金龍的出現并未讓柳中庭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他眸色深沉的望著自己的弟弟:“我之前還在想,為什么你非要到島上面見我,原來是為了勸降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呢?”

    柳金龍望著監控室里的其他人,吼了一嗓子:“你們幾個都給我出去!我有話要跟我哥說!”

    鐵鷹看了眼柳中庭的表情,得到柳中庭的允許后,監控室里立刻走出去五個人。

    柳金龍立刻去關上門。

    他轉過身就說道:“大哥,你為什么非得跟林語嫣過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她媽的血不是可以治愈你的過敏癥嗎?為什么你還要找林語嫣的麻煩?”

    柳中庭臉色一變:“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把跟了你五年的一位醫學研究人員說開除就開除,人家心里有怨氣找朋友喝酒在背地里罵你幾句,也沒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拿了我這么多錢,嘴巴還是不嚴實!”柳中庭氣的將煙頭隨手丟在地板上踩滅。

    “大哥,這不是重點!小妹現在就在公海上,冷爵梟的手下歐陽正看守著她,他們已經放話了,如果你在晚上七點以前不釋放林語嫣,他們就把小妹丟進海里喂鯊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柳中庭笑的一臉不屑。

    柳金龍不解道:“你笑什么?你真的不在乎小妹的性命嗎?我們雖然和你是同父異母,但從小我和小妹都把你當成我們的好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金龍,這些煽情的話就不必說了。”

    柳中庭站起身掃了眼門的方向:“你走吧,我們沒什么好談的。我答應見你,也是為了演給冷爵梟那幫人看的!他們還以為能夠利用你的那條游艇離開這座島,癡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?誰會離開?”柳金龍滿臉疑問。

    “金龍,你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愚鈍?你以為冷爵梟的人肯放你來這里對我勸降,他們就真的只會乖乖等在海上等消息嗎?”

    “呵,我猜躲在驛站的那幫人現在已經在島上了,說不定此刻已經躲進了你帶來的那艘游艇上!”

    柳金龍一下子明白過來:“難怪我主動要來島上找你,他們居然沒怎么刁難就答應了。不過帶我來的那些人都得跟我回去,不能被你扣下!”

    “我扣下他們做什么?我要抓的是冷爵梟他們!”

    柳中庭望著他說道:“走吧,我跟你去瞧瞧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一心想著抓人!難道你就真的不管我們死活了嗎?爸現在瀕臨破產,冷爵梟下了個金融圈套給咱爸,爸這次是在劫難逃了……”

    面對柳金龍的焦慮,柳中庭無所謂道:“父親做的那些生意早就有問題了!半年前我就提醒過他,他一意孤行不肯聽我的,那我也沒辦法。破產也好,他可以退休了,省得年紀一把了還到處瞎折騰!”

    “大哥!你……”柳金龍已經氣的無語了,率先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大哥真不是過去的大哥了!

    變的太過冷血無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鐘后,當兄弟倆到達停靠在岸邊的游艇時,沒有發現冷爵梟他們的人。

    在鐵鷹指揮雇傭兵將大游艇的儲物間打開時,里面除了一些有用的物資外,什么人也沒有。

    柳中庭意外道:“難道得到的線報是假的?那幫人沒有躲藏在島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爺,驛站里的人說,他們確實看到冷爵梟那幫人躲在附近的山洞,他們趕過去抓人時說山洞里除了留下的火堆,什么也沒有!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站在甲板上的柳中庭想了很久,心中一直在猜測冷爵梟他們的計劃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他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柳金龍還是不死心:“大哥!你就這么走了?林語嫣……”

    還不等他說完,柳中庭不耐煩的轉身吼了他一句:“閉嘴!你別再說了!人我是不會放的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告訴你,你大可放心!冷爵梟的手下不會真的對婷婷下手!他們那幫人還是講原則講底線的,不會濫殺無辜!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他們不會真的下手?”

    “我確定!你走吧,我就不留你了。”

    剛說完,柳中庭忽然問道:“押你來的那些人在哪?”

    柳金龍回道:“你的人不讓他們進島上的指揮中心,現在都被臨時扣押在訓練營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就留在船上吧,我現在回去讓我的人放了那些人。你回去后就跟冷爵梟的人說我需要考慮三天,讓他們不要對婷婷和父親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會盡快聯系公海上的國際海警,說婷婷和父親被人綁架了,他們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的決定后,柳金龍嘆了口氣:“好吧,真的希望像你所說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鐘后,當柳中庭帶著人來到島上的訓練營時,發現在門口連一個看守的雇傭兵都沒有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柳中庭當即黑著臉看向鐵鷹:“你帶著人快進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!少爺!”

    鐵鷹一揮手,十名雇傭兵急速跑進訓練營了。

    不到兩分鐘,鐵鷹率先跑出來匯報:“少爺,里面沒事!二少爺帶來的八個人都關在里面,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他們好像都喝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中庭蹙眉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鐵鷹尷尬解釋道:“二十分鐘前,廚師老郭接到他媳婦的電話,說是老來得子,他很開心就拿著一壇自己釀的黃酒請訓練營的人喝酒,就連那被關的八個人也有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鬧!現在里面情況怎么樣了?那幫人還能離開嗎?”柳中庭一臉不悅。

    “老郭那壇黃酒度數很高,別說那八個人了,就連訓練營的其他雇傭兵都喝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鐵鷹說完,他們身后匆匆跑來一個雇傭兵。

    “老板!不好了!”

    柳中庭沉聲道:“什么事?慌慌張張的像什么樣子!”

    雇傭兵流著汗說道:“一小時前,陸小姐進入林小姐的房間,兩人一直沒有出來!就在剛剛,女傭進去拿換洗床單,發現林小姐不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那陸小曼呢?”柳中庭疾步離開訓練營。

    小跑跟在他身后的雇傭兵面色尷尬:“陸小姐她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柳中庭猛地停下腳步,一臉陰森道:“說話再結巴,我就割了你的舌頭!”

    雇傭兵嚇的立刻道:“陸小姐和張小虎像是吃了什么發情的藥,兩人已經搞在一起了,還在老板你的床上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