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83章 順利出逃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83章 順利出逃

    二十分鐘后,在柳中庭臥室里像發情動物一樣的陸小曼和張小虎,馬上被四名雇傭兵強行拉開送進了醫務所。

    而柳中庭處理好陸小曼的事情后,立刻忙著趕往指揮中心。

    他要去監控中心看監控攝像的錄像,尋找失蹤的林語嫣!

    當他到監控室的時候,里面的人忙著修復系統。

    就在半小時前,監控室的電腦設備全部被黑!

    監控屏幕也處在全部死機黑屏的狀況。

    柳中庭看到這一系列突發的事情,心情抑郁不堪!

    意識到了失態的嚴重性。

    他黑著臉吼道:“傳令下去!發現任何可疑的人全部給我統統抓起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帶來的十幾名雇傭兵紛紛跑出去分工行事了。

    隨著柳中庭慢慢冷靜下來,他忽然想起那個老來得子的廚師老郭覺得很可疑。

    為什么偏偏就在今天拿著酒去灌那些雇傭兵?

    他正準備派人去找這個廚師。

    監控室里剛好跑進個雇傭兵:“老板,不好了!驛站里的人傳來消息,說有人偷了兩輛坦克開往野狼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柳中庭驚得有些失語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雇傭兵的領口大聲問道:“之前有誰到了驛站?”

    雇傭兵想了想回道:“廚師老郭帶著小王來過,說老郭喜得貴子,他們帶了酒來慶祝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說完,柳中庭狠狠推開他說道:“拉響警報!將島上三分之二的雇傭兵全部調集起來!全力追回坦克!”

    此時此刻,他已經確定那兩名廚師一定有問題!

    應該就是冷爵梟他們所假扮的!

    之前一直沒有孔麒麟和慕容景的消息,很可能就是他們兩個人易容成了廚師的樣子!

    在雇傭兵隊長忙著調集隊伍時,柳中庭已經帶著人趕到了廚房。

    在儲物間里果然找到了兩個昏迷的真廚師。

    “廢物!”

    柳中庭氣沖沖的走出廚房,立刻趕往軍事基地,準備開著坦白去追冷爵梟他們。

    他相信那兩輛盜走的坦克里,冷爵梟他們也在其中,還有林語嫣!

    不出半小時,柳中庭帶著隊伍出發了。

    因為陸小曼此刻完全虛脫了,還躺在醫務室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柳中庭就讓鐵鷹留在指揮中心掌控大局。

    而一直醉暈在訓練營的那八名保鏢,在柳金龍的帶領下順利回到了游艇。

    等游艇開出去五分鐘后,一支來自島上八人組的雇傭兵匆匆趕到碼頭。

    為首的胡子男人當即問碼頭的雇傭兵:“老板的弟弟柳金龍呢?”

    雇傭兵回道:“五分鐘之前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好!不能讓他們逃跑了!”

    胡子男人一揮手,讓身后的七名雇傭兵趕緊上了島上的游艇。

    “等等!你們不能上這艘游艇……”雇傭兵立刻拔槍阻止道。

    與他同樣守在碼頭的另外三名雇傭兵也頓時拔槍相向。

    胡子男人怒罵道:“你們是不是瘋了!不拿槍對著逃犯,對著我們干嘛?你知不知道,柳金龍帶走的那八個人里面有林語嫣!”

    “啊?林語嫣……”

    四名雇傭兵面面相覷,其中一個說道:“沒有啊!我們沒看到林語嫣!”

    “愚蠢!林語嫣用了易容術混進了那艘游艇!要是被老板回來知道了,他一定會殺了我們泄憤!我們必須趕在老板回來之前就把人給抓回來!”

    雇傭兵也不淡定了,一想到柳中庭的大發雷霆,他們已經陸續放下手槍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跟你們一起去吧?”雇傭兵對胡子男人說道。

    胡子男人又罵:“別犯蠢了!現在島上缺少人手,你們必須牢牢守在碼頭!萬一冷爵梟他們的人來了,你們要立刻擊斃!這是老板下達的命令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胡子男人看著帶來的七個人都上了游艇后,他最后一個才登上游艇。

    離開前,他不忘告誡道:“記住了!一旦有可疑的人要借用游艇!絕對不要同意!”

    守護碼頭的四名雇傭兵點點頭,親眼看著胡子男人帶著他的人離開了碼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鐘后,等到游艇遠離石油炸彈的那片海域后,游艇上的人全部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開游艇的男人皮膚很黑,他一笑露出的牙齒卻白的閃耀。

    他看向身后坐在甲板上的小個子雇傭兵,調侃道:“林語嫣,沒想到你老公還挺有演戲天賦的!剛才那四個雇傭兵被他忽悠的絲毫沒有起疑心。”

    此刻正在腳上慢慢打開繃帶的林語嫣笑了聲:“我剛才差點憋不住要笑……”

    胡子男人已經撕下了胡子,正是冷爵梟。

    他那張普通的臉皮已經有點松垮的跡象,他感嘆道:“要不是剛才加了假胡子,我還真怕那幾個雇傭兵看出破綻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握著手槍依然沒有放松警惕心,他望著海面回了句:“真是難為孔麒麟了,易容粉用完了,他只能拿面粉摻和制作面皮,好在我們躲過了他們的視線。”

    花海彬躺在甲板上休息,閉著眼睛說道:“靠!我們這次的逃跑機會,但凡哪里出點差錯,都不能這么順利的逃出來……真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“語嫣,剛才你裝作腳完全沒問題的樣子,真是讓你受苦了。”東方擎有些心疼的看著林語嫣。

    “沒事,這點小傷不算什么!”她說的輕松,額間卻是密密麻麻的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看到她即使易容了還流著冷汗,他們知道她不過就是在咬牙堅持。

    冷爵梟一臉深沉,眼眸中帶著藏不住的心疼和愧疚。

    他從衣服內兜里拿出新的繃帶,將林語嫣腳上已經滲出血跡的繃帶丟向一邊,開始小心翼翼的為她重新纏上干凈的繃帶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里一直不吱聲的馬雅很安靜。

    龍花看了她一眼問道:“馬小姐,你還好吧?”

    馬雅抬眸望向她:“我只是還有些不敢相信,我們終于活著逃出來了!”

    說完,她垂下眼眸哭了。

    東方擎走過去挨著她坐下,將她摟在懷里,默默陪著她:“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一臉擔憂道:“也不知道師兄和慕容景怎么樣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別擔心,他們倆開著坦克會順利到達索橋。麒麟對我說過,他一定會帶著慕容景順利到達蛇島。”冷爵梟安慰道。

    花海彬笑了聲:“對呀,林語嫣,你別擔心了!老子的人已經去蛇島接應他們了!這次柳金龍算是幫了忙。”

    開游艇的獨孤九卻笑的一臉不屑:“他不過就是看在錢的份上!又不是真心幫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真心不重要,慕容景用黑客技術黑了他五十億,這幾乎是柳金龍一半的身家財產了,他自然不惜出賣他大哥也會幫我們。”花海彬道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大伙都陷入安靜中。

    這幾天的逃命生涯讓大家都精疲力竭了。

    很快,馬雅就在東方擎的懷里睡著了。

    龍花龍月背靠背坐在一起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林語嫣頭靠在冷爵梟的大腿上,但一直沒有睡著。

    冷爵梟只是默默的幫她按摩太陽穴,他輕聲道:“乖,閉上眼睛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拉下他的衣領,他低頭親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當林語嫣閉上眼睛時,閑著無聊的花海彬出聲問道:“林語嫣,我很好奇,當時陸小曼去找你,你們倆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最后怎么就變成她和張小虎搞在一起了呢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