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92章 不同活法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92章 不同活法

    路易斯的回答讓林語嫣有些瞠目結舌,她問道:“你確定你沒有跟我在開玩笑嗎?”

    “語嫣,其實我是一個不愛開玩笑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冷了不少:“是嗎?我對我所聽到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也許說你自私又冷血比較合適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評價讓路易斯絲毫沒有生氣,他只是眸色平靜道:“也許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沒有向你撒謊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你對我沒有撒謊有什么意義?關鍵是你有沒有對貞貞撒謊?她知道你不愛的事實嗎?”

    她的質問得到了他的再次回答:“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她知道你不愛她,還選擇和你訂婚?”

    他笑的有些諷刺:“愛情使人盲目不是嗎?當貞貞向我求婚的事情,我才知道,原來她是真的愛我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微微擰眉:“是貞貞主動向你求的婚?”

    “恩,覺得意外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意外,畢竟我對貞貞也不是很了解。雖然她是我的小學同學,但小學畢業后,我們其實都沒聯系了……”她說的有些淡薄。

    他問道:“既然你和她的關系很一般,為什么突然感興趣她的婚姻大事?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,不想把慕容景供出來。

    “其實你不說,我也知道,你是因為慕容景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慕容景喜歡貞貞的事情?”林語嫣肯定道。

    路易斯點了下頭:“知道,貞貞對我很坦白,尤其是她的人際關系。我從未要求她這么做,但她喜歡把身邊人跟她的關系都向我交代的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從這幾句話中,林語嫣便看出了路易斯和屠貞貞的真實男女關系。

    在這段關系中,屠貞貞是陷入最深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路易斯卻只是把她看成代孕母親!

    身為女人的林語嫣心里很不爽,她板著臉問道:“路易斯,在你眼中,女人是不是只是代孕的工具?”

    他淡笑一聲否認了:“當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要這樣看待屠貞貞?你明知道她對你的感情,你卻利用她的感情達到你自己的目的,你不覺得這么做很卑鄙嗎?”

    “卑鄙算不上吧,我不愛她的事實,我并未隱瞞她,況且她也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一臉坦然的表情,林語嫣深呼吸一口氣:“你把她看成代孕媽媽的事情,她也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我非得把這些話都告訴她嗎?我覺得我已經表達的夠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覺得不夠!你就該把你的所有真實想法都告訴她!如果她還愿意跟你在一起,那我就祝你們各取所需‘白頭到老’!”林語嫣說到最后,甚至已經有了很強烈的情緒。

    慕容景是喜歡而得不到,路易斯卻輕易得到了愛且不珍惜。

    不管屠貞貞的愛有多瘋狂,在林語嫣的眼中覺得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可她又不能抓著屠貞貞說她傻說她蠢!

    畢竟那是屠貞貞的人生!

    說到底,她和屠貞貞的關系不到位,還輪不到她去指手畫腳說些殘酷的真心話。

    有了樂悠悠的前車之鑒,林語嫣也在嘗試做個不那么管閑事的人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是非黑白和對與錯,也許對于別人來說并不重要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活法。

    沒有什么誰比誰聰明,誰比誰高尚。

    只要是自己真正想要的,別人又有什么資格說三道四!

    路易斯望著不容易情緒失控的林語嫣,他低垂著眼眸,心情頓時有些復雜,從褲兜里拿出煙盒抽出一支煙。

    她對他的觀點和態度,還是會影響到他的思緒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對她說一句:跟你無關。

    話到嘴邊,他卻始終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在沉長的無言中,林語嫣聞到了他手中的陣陣煙味,眉心間有了絲厭惡感。

    為了孩子和自身的健康,她早已經戒煙了,對煙味開始變得敏感和討厭。

    及時察覺到她表情變化的路易斯很快將香煙給滅了,還說了句:“對不起,我知道你戒煙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根本就不重要!路易斯,身為朋友,我是真的不想管你們的私事。但我在得知你對貞貞的真實想法后,如果選擇什么也不說,這會讓我心里憋得難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信,你會找不到一個可以讓你重新去愛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未說完的話,被他自嘲的笑聲給阻止了。

    他笑的很滄桑:“語嫣,你很幸運,此生遇到了愛情,還嫁給了愛情。但有的人在得到愛情后,一旦失去它,也許這輩子都找不回愛情了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微閃:“你這是在說你自己嗎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我妻子去世后,我再也沒有愛上過任何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一半,他忽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雙灰藍色的眼眸變的暗沉深邃,望著林語嫣說的認真:“不對,愛過一個,可遺憾的是,我們連開始都不曾有過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面色一僵,她心里明白他說的是誰。

    說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呵,這世間的男女關系大致如此,你愛她,她卻愛他,他又愛著別人……沒有人可以全身而退,除非他從始至終都未愛過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漸漸的,林語嫣從他的眼中看出末世紀的孤寂來。

    那種與愛人陰陽相隔卻無能為力的悲哀,在路易斯的眼中是全然存在的。

    林語嫣不免也為他感到遺憾。

    彼此深愛,卻不能相守到老。

    這也許是世界上最殘酷的悲劇之一。

    她想著路易斯盡管坐擁財富和名望,還有著一般男人所沒有的出色外表。

    可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孤獨和可憐的。

    他無法再輕易愛上別的女人。

    也許并不是他單純的不想要,而是他不能。

    林語嫣站了許久,忽然想起在面館外等她的冷爵梟。

    她說道:“算了,我連自己的人生都過的光怪陸離,哪有什么資格去管別人的愛情觀。婚姻世俗,經營不易,看各自的意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路易斯,我們的談話到此為止,我也不會再去問貞貞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面色如常:“語嫣,我和貞貞訂婚,她卻沒有通知任何親朋來參加,你就該知道,其實在貞貞的心里,我不愛她這個事實讓她有口難言,她并沒有為這場即將到來的婚禮而感到驕傲和自豪。”

    “但貞貞還是選擇了我,而我不反對這場婚姻,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笑的有些涼薄:“可能是我太固執了,對有些事情就是存在偏見,但這個世界并不會因為我的意志而轉移改變。我會學著去尊重我無法接受的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不必告訴貞貞我來過。”

    當她轉身向前走了幾步時,路易斯忽然站起身說道:“語嫣,我跟你說的這些話,你可以去告訴慕容景。如果慕容景能讓貞貞改變跟我結婚的決定,我不會阻止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