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96章 母親心事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96章 母親心事

    為了女兒丫丫,冷爵梟和林語嫣都親自照顧到天亮。

    到了早上六點再測試體溫時,丫丫的燒總算退了。

    夫妻倆總算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身體上的疲憊還能堅持,內心的煎熬才是最累心的。

    在龍花和龍月的強烈建議下,林語嫣和冷爵梟總算被勸回臥室睡覺。

    為了不打擾他們休息,龍花和龍月將丫丫和歡歡都送回了嬰兒房。

    不讓龍鳳胎相互間傳染感冒,丫丫和歡歡都各自睡在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龍花龍月剛好分別能照顧一個,還有四名金牌育兒保姆協助她們一起照顧。

    有錢的好處就是可以找到很好的人力資源去解決生活中的瑣碎問題。

    比如聘用四名價格不菲的育兒保姆,不用凡事都親力親為占用時間和精力。

    而且她們還有一定的武術基礎,同時兼任了保鏢的職責。

    不受打擾的睡眠,讓冷爵梟和林語嫣都足足睡了六小時。

    但冷爵梟先一步于林語嫣起床,為了不吵醒她,他甚至不敢親她。

    他起床后去看了丫丫和歡歡,在確定他們都沒事后就去吃了點東西。

    吃完后就去書房開視頻會議了。

    一小時后,林語嫣也醒了。

    她是被手機的反復震動聲給吵醒了。

    走到沙發茶幾前拿起手機劃開屏幕,迷糊糊道:“媽……”

    “語嫣,你在家嗎?”

    “恩,我在。”

    住在郊區別墅里的王彩霞問道:“媽是不是吵你睡午覺了?”

    林語嫣沒解釋丫丫和歡歡的事情,免得王彩霞跟著擔心。

    她坐到沙發上回道:“沒事,我已經醒了。媽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彩霞嘆氣道:“還能有什么,不就是光明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弟弟劉光明,林語嫣的眼神頓時黯淡下來。

    劉光明和盧葦這頓坎坷的情侶,從在一起時就是因為意外懷孕的原因,而兩人分開卻也是因為孩子。

    盧葦在洗澡時意外暈倒,導致早產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生出來時卻被查出先天性的智力低下,雖然還不至于劃分在智力障礙的范圍,但智力水平低于同年齡段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聽力也有問題。

    因為這件事,劉光明一直責怪盧葦不肯放棄工作,導致她還錯過幾次產檢。

    再加上早產的原因,讓孩子從一生出來就有問題。

    而盧葦卻責怪劉光明,說這個孩子從一開始就不該被生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劉光明的阻撓,她早就打掉了這個孩子。

    免得讓孩子受苦。

    孰是孰非已經說不清楚,就算孩子生出來有問題,但作為父母的他們也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沒有愛情基礎的他們,對于這個出生后有問題的孩子頓時像是多了一條鴻溝,徹底將兩人的關系劃出了一道界限。

    在上個月中旬,兩人正式分手了。

    孩子已經被盧葦送到了鄉下的親戚家照顧,雖然是鄉下,但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差。

    盧葦和劉光明提供了一切給予孩子最好的照顧。

    王彩霞想幫助兒子照顧孫子,可盧葦堅決反對,哪怕是劉光明也不同意。

    他們給出的理由是王彩霞年紀大了,如果發生意外,不管她和孩子哪一個出事都是他們不想看到的結果。

    為此,林語嫣這個做姐姐的也沒有橫加干涉。

    畢竟劉光明和盧葦才是孩子的親生父母。

    王彩霞在電話里跟林語嫣說了很多關于劉光明的事情,她希望林語嫣這個做姐姐的能夠勸勸弟弟,不要再借酒消愁了。

    再天天這樣醉下去,萬一把自己的身子喝垮了可怎么辦?

    “媽,我會去找光明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他因為孩子的事情一直很痛苦。孩子還這么小,他不可能這么快就能從傷痛中走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對于孩子來說,身體上有缺陷,那是孩子一輩子的事情。等孩子再長大些,也許在智力方面,可以有其他辦法慢慢去解決提高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勸說并未讓王彩霞好受些,她流著眼淚道:“語嫣,智力這種東西是天生的,孩子有先天性的缺憾,科技再發達,恐怕也無力回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是讓光明和盧葦這對做父母的做出改變,如果他們能夠給予孩子更多的愛,或許孩子也能幸福快樂的過一生。”

    母親的話,林語嫣也贊同:“恩,我知道,盧葦那邊我也去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王彩霞忽然有了些怒氣:“盧葦這個女人真的很自私!她一直不要這個孩子,可能也是導致孩子先天性智力有問題的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打斷她:“媽,事情已經這樣了,你再去責怪她有什么用?我相信盧葦是愛這個孩子的,不然不會生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為什么不和光明去登記結婚?未婚生子很光榮嗎?我們家的條件很差嗎?她怎么就這么看不上我們家光明?”“她就是自私!眼里只有她的工作!現在哪個正經女人會想著干那種工作?女人當什么天師!整天穿著長袍拋頭露面的成何體統……”

    王彩霞絮絮叨叨,對這個沒過門的兒媳婦一頓數落。

    更何況劉光明和盧葦都已經分手了,王彩霞心里是積攢了一肚子的怨氣。

    林語嫣不難聽出,她對孫子的那種痛心和惋惜,將心中的所有不滿都發泄在了盧葦身上。

    作為老一輩的人,林語嫣也不再試圖去完全改變王彩霞的思維模式。

    時代的烙印和固定的傳統觀念,不是靠幾句話就能夠扭轉過來。

    林語嫣耐著性子聽母親發泄完了情緒,她平靜道:“媽,你也別想那么多了,光明和盧葦的事情讓他們倆自己去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里,一旦有什么好的治療方案時我會隨時告訴光明和盧葦,我們要有信心和希望。”

    王彩霞吸了吸鼻子,擦了擦眼淚說道:“媽年紀大了,越來越力不從心。你和你弟弟的事情,媽即使想管也管不上,反正你們也不會聽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媽只是不希望看到你弟弟年紀輕輕就開始酗酒,他已經是當爸爸的人了,怎么還能這么不負責不去在乎自己的身體健康?”

    “媽,我知道了,光明的事情就交給我了。你呀就安心打你的麻將,種你的小菜地!要是想念丫丫和歡歡了,隨時過來住,知道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從始至終都很冷靜,情緒也很穩定,無形中讓王彩霞那顆忐忑焦慮的心慢慢平復下來。

    “好,我過幾天再來看丫丫和歡歡。我這兩天身體不舒服,可能會感冒,不想傳染給他們。語嫣,那媽就先掛了,廚房里還燉著紅棗蓮子湯呢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掛了后,林語嫣腦中的那根弦一放松,太陽穴里頓時傳來一絲跳動的疼痛。

    家里所有的事情加起來,讓她有些心累。

    將手機放下后,她趕緊去浴室洗臉刷牙,很想先去看丫丫和歡歡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林語嫣穿戴整齊帶著口罩去看丫丫和歡歡了。

    在得知兩個小家伙剛剛喝飽了奶粉已經睡著后,她暫時有些放心了。

    昨晚上,丫丫因為發燒還不怎么想喝奶粉,燒退了后食欲也漸漸恢復了正常。

    其實丫丫和歡歡都長得胖乎乎的,兩個小家伙都是吃貨,很能喝奶粉。

    林語嫣在得知冷爵梟在開視頻會議后,她并未去書房打擾他而是回到了臥室。

    想起母親的焦慮,她打算盡快找劉光明談一談。

    拿起手機就打給了弟弟。

    可接電話的人居然是路易斯!

    “路易斯,怎么是你接我弟弟的電話?”

    此時的路易斯正在廚房熬粥,他單手拿著手機回道:“昨晚我路過酒吧一條街,你弟弟喝的爛嘴還跟人起了沖突,我就把他帶回家了,他現在在客房睡覺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