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97章 貞貞吃醋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97章 貞貞吃醋

    林語嫣頗為震驚:“他受傷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好,只是擦破點皮。”

    “路易斯,你家在哪?我去接他,順便給他帶點醒酒湯。”林語嫣道。

    “我住的地方離你家不遠,是新開發的小區,地址在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說完后,林語嫣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她去廚房讓忠叔請廚師熬了醒酒湯,這是冷爵梟的獨家秘方。

    喝完后能夠在當天就感覺到身體舒暢不少。

    一小時后,林語嫣對龍花龍月囑咐幾句后就帶著醒酒湯出門了。

    不到半小時,林語嫣就到了路易斯新買下不久的公寓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在林語嫣走出電梯時,正好看到屠貞貞拎著水果在門前按密碼。

    門一打開,站在客廳的路易斯望向門口,在看到屠貞貞后再望向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他臉上明顯的笑意讓屠貞貞瞬間轉身。

    林語嫣有些尷尬的笑了下:“貞貞,我來你們家竄門了。”

    屠貞貞臉頰微紅:“語嫣,是你啊!你誤會了,這里不是我家,是路易斯的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一樣,反正你們快結婚了。”林語嫣笑著走向前。

    路易斯已經站在門口,一副男主人的紳士模樣:“語嫣,請進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醒了沒?”

    他道:“還沒有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拎著醒酒湯,她在門口換了雙拖鞋進去了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的屠貞貞有些微愣,她望著林語嫣換走的新拖鞋,心里隱隱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這是她上次買來給自己的拖鞋,特意留在路易斯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他卻拿出來給林語嫣換上了。

    屠貞貞內心的不舒適,林語嫣顯然是不知情。

    而路易斯卻絲毫不在乎,他只是回眸看了她一眼:“貞貞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……”屠貞貞笑的有些勉強,關上門以后直接去廚房放水果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將醒酒湯放在了客廳里的茶幾上。

    她隨著路易斯去客房看了眼劉光明后,再次回到了客廳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會吧,我已經為他熬了粥,一會兒他醒了就可以吃。”路易斯站起身說道。

    “語嫣,想喝點什么?果汁還是咖啡,或者茶?”

    她笑著搖搖頭:“不用這么麻煩了,我就坐一會兒,如果光明還是不醒,我待會叫醒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急著帶他走,反正我這里也有客房,他可以暫時住下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坐下了,他離林語嫣隔了兩個位置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路易斯,謝謝你昨晚帶光明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一舉阻止她說下去,語氣有些不悅道:“你干嘛跟我這么客氣?你忘了,光明還做過我的徒弟,雖然后來他離職了,但他隨時都可以回來繼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,但該謝還得謝!”

    路易斯的唇邊泛起一絲淺笑:“如果真要謝我,我不介意你請我吃飯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還未回答,屠貞貞的出現讓當場的氣氛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只因屠貞貞的臉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林語嫣當即道:“貞貞,對不起,我弟弟的事情麻煩你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語嫣,你干嘛總是跟我道歉?我都說這是路易斯的房子,我沒資格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語氣中明顯的不悅,讓路易斯抬眸望向了屠貞貞。

    “貞貞,我希望你下次來的時候跟我提前打個電話,我可以下樓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屠貞貞幾乎沒有猶豫,脫出而出:“為什么要提前給你打電話?我都知道進來的密碼了,不需要你去來接我啊!我這次來是不是打擾你和語嫣了?”

    “貞貞,我想你是誤會我和路易斯了……”林語嫣已經尷尬的站起來,她想不到屠貞貞會變的如此敏感。

    這時候,路易斯非但沒有解釋,反倒加深了屠貞貞的猜測。

    他眸色暗沉道:“不錯,你是打擾我和語嫣了。而且我不喜歡你突然來找我,我并不是任何時間都會想見你,有時候我需要獨處。”

    路易斯的話像一把利劍刺傷了屠貞貞,她的眼睛瞬間就紅了:“你不想見我,林語嫣卻可以是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很想解釋說,她其實提前向路易斯打了招呼,得到他的允許后,她才會來這里找劉光明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么的,她總覺得這時候不該說什么,免得屠貞貞繼續誤會她。

    有時候,多說多錯。

    屠貞貞站在原地,問的言之鑿鑿,情緒也顯然失控了,她才會當著林語嫣的面,說出這種胡攪蠻纏的話。

    路易斯的眼神里已經泛起不耐煩,他說道:“今天的你似乎有些情緒化,如果你心情不太好,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,不要把你的不良情緒帶給語嫣,她只是來找她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是我情緒化!是我不好!那我走!”

    屠貞貞說的有些氣憤,但她突然向林語嫣疾步走來。

    在林語嫣不知道她要干嘛的時候,路易斯已經站起身擋在了林語嫣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厲聲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,你這么緊張做什么?你不會以為我想打林語嫣吧?我在你心中就這么不可理喻嗎?”

    她的幾句質問讓林語嫣從路易斯身后移開,她面色冷靜道:“貞貞,對不起,我不知道我來這里會讓你這么不高興。我現在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走?這里是我家!沒人可以讓你走。”路易斯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說的鏗鏘有力。

    望著自己的未婚夫這么護著林語嫣,屠貞貞的眼淚瞬間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對,這里是你家!是你的房子!要走的人是我!”

    她看向林語嫣,眼神有些冰冷:“林語嫣,把你腳上的那雙拖鞋快脫下拿!這并不是給你穿你的拖鞋!”

    林語嫣眼神一僵,垂眸看向自己拖鞋的時候,屠貞貞已經等不及蹲下身去脫她腳上的鞋子了……

    她的粗魯舉動當場震驚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當屠貞貞氣呼呼的抱著拖鞋離開后,站在原地的林語嫣有些僵化的往沙發上坐下來。

    一雙拖鞋而已,至于氣成這樣?

    林語嫣是完全不能理解屠貞貞的行為模式。

    大概過了十秒后,林語嫣聽到一聲打火機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轉眸看向路易斯,他已經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,對著打開的窗戶在抽煙。

    他背對著她說了句:“對不起,剛才我利用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后知后覺的想了下剛才發生的經過,她好像或多或少確實被路易斯給利用了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做給屠貞貞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她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路易斯轉過身倚靠在窗邊,他抽煙的那只手伸在窗外,笑的頗為自嘲:“我覺得我是自食惡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屠貞貞是不是跟你印象中的那個她截然不同?”

    林語嫣點點頭:“確實太不一樣了!我記得她以前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剛認識她的時候,她還算正常。可一旦和我確定關系后,她就變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臉遺憾道:“我本以為她真的能夠做到她所說的那么瀟灑,沒有愛也可以跟我結婚。可她滿滿的控制欲和為了點小事就吃醋的毛病統統都顯現出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實那天在面館我對你說的話,我是在向你釋放一個信息,我希望你可以讓慕容景來說服屠貞貞,讓她改變嫁給我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面對他的再次坦白,林語嫣恍然大悟道:“難怪你會這么毫不保留的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過了幾秒后,她疑惑道:“路易斯,以你的手段,我不相信你會擺不平一場退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夠解決退婚的事情,但我不希望屠貞貞傷害她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憂心道:“我私下查過了,原來屠貞貞一直有情感障礙。她在十年前和一個男人談過戀愛,但那個男人最后傷害了她,她這些年一直在看心理醫生。”

    “遇上我之后,我好像讓她的病復發了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