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899章 勸誡光明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899章 勸誡光明

    劉光明的痛苦令林語嫣心酸,弟弟的眼淚也讓她難受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情最是無奈,因為不能用對錯之分來判斷。

    她摸著弟弟的頭發,輕聲問道:“盧葦愛上誰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也認識他!”

    林語嫣擰起眉心,居然還是認識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她問道。

    劉光明抬起頭來,吸了吸鼻子道:“就是林宗這個混蛋!”

    是他……

    說起林宗,他早已經移居去了英國。

    當時走的時候,他甚至沒有見林語嫣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連航班時間都不肯透露給她。

    那時候,林語嫣也沒有勉強去送行。

    她明白,林宗和她屬于同一種人。

    他們都不喜歡送行。

    “林宗不是因為工作原因早就去英國了嗎?連我都一直聯系不上他,他和盧葦怎么會在一起?”林語嫣眼中充滿了疑問。

    劉光明用袖子胡亂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坐起身后隨手拿了茶幾上的打火機和香煙。

    路易斯已經端著一杯水走回了客廳。

    他將水放在了茶幾上。

    “謝謝師父……”劉光明沖著路易斯點了下頭。

    他曾經作為路易斯的徒弟學習賭技,雖然后來放棄學習還辭了職,但劉光明依然稱呼路易斯是師父。

    “不用謝,喝吧。”路易斯面色平靜的坐到了姐弟倆的對面。

    一口氣,劉光明將整杯水都喝完了。

    劉光明將茶杯放下后就開始點煙。

    一臉頹喪的連抽了好幾后,林語嫣微微蹙眉,這煙味的味道有點沖。

    路易斯當即道:“還是別抽了,你姐已經聞不了煙味。”

    想起剛才他也抽煙了,心里頓時有點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林語嫣卻道:“沒事,讓他抽吧,我知道他心里難受。”

    劉光明看了她一眼:“林宗上個月已經從英國回來了,不過他沒通知任何朋友,盧葦是在去療養院替人做法事的時候見到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林宗住在療養院?”林語嫣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“恩,盧葦說林宗當初去英國其實是為了治病。他得了胃癌,在英國做了手術,聽說割掉了三分之二的胃,現在吃東西的分量還不如一個五歲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劉光明的表情有些微妙,一邊厭惡林宗的同時又因為他的病而同情他。

    抽了兩口煙后,他繼續講述:“林宗住的那家療養院里死了人,對方的死法有些詭異,療養院的院長怕以后鬧鬼,就請了盧葦去做法事,剛好碰到了林宗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林宗現在還在療養院嗎?”

    “恩,還在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復雜極了,感覺到痛心又生氣:“他為什么不告訴我們呢?自己一個人偷偷躲起來治病!這算什么?孤膽英雄嗎?”

    獨自一人抗癌?

    一想到林宗所遭遇的那些日子,林語嫣實在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說道:“光明,我知道你很愛盧葦,但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勉強。你和盧葦之間有個兒子,這輩子都會有牽絆,我勸你理智的處理好你和盧葦之間的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姐!我知道你不是我,不能跟我感同身受!但我現在沒法理智!我處理不好和她的關系!我更加不能接受她愛上別的男人的事實!”

    劉光明憤怒道:“我和她上個月中旬才分得手!林宗一定是從中作梗了!”

    面對依然滿嘴酒氣的弟弟,林語嫣語氣突降道:“光明,你如果真的想追回盧葦,我勸你先戒掉酗酒的毛病!不然你永遠追不回盧葦的心!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不求上進還胡攪蠻纏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你還不明白嗎?你和林宗之間的區別太大了!林宗可以強大到獨自面對癌癥,為了不讓任何朋友擔心。而你呢?你和盧葦分手之后做了什么,你除了天天喝的爛嘴,那份新工作也被你搞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姐!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經歷了什么?這是我人生最痛苦的階段……兒子智力有問題,老婆又愛上了別的男人,這世界上還有比我更慘的男人嗎?”劉光明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。

    路易斯寒聲道:“光明,好好跟你姐姐說話!”

    “師父!我……你們能不能多理解我一點?而不是一味的指責我!”

    劉光明氣的站起身,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就要走。

    但他的腳步還有些不穩,路易斯走向前扶住他:“不用急著走,先吃點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反正我在這里也遭你們煩!我去找我的哥們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親耳聽到他還想去喝酒,林語嫣冷笑一聲:“路易斯,你讓他走,讓他醉死算了,我懶得管他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走向前說道:“我先走了,我要去看望林宗。一個積極抗癌的朋友比我自暴自棄的弟弟更重要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話,她是故意說給劉光明聽的。

    “姐!我到底還是不是你的親弟弟?”

    林語嫣回眸看他:“光明,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會遭受到挫折,如果你想靠酒精一直逃避下去,那是你的選擇!但你不僅僅是成年男人,你還是一位父親,別忘了你還有一個兒子需要你去照顧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像你一樣脆弱,我不知道早已經死了多少次!別妄想在我這里聽到你想聽到的那些話,我的鼓勵和支持只爭對真心想改變現狀的人,并非像你這種自甘墮落亂發脾氣的媽寶男!”

    對于這個弟弟,雖是同母異父,但林語嫣的內心很愛劉光明。

    但不是溺愛。

    聽到林語嫣的這番嚴詞,劉光明流著淚質問道:“姐!為什么?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嚴厲?就不能允許我有個失戀期嗎?難道我就沒有權利來述說我內心的痛苦嗎?”

    “就因為你是我的親弟弟!我才不愿意看到你這么糟蹋你自己的身體!”

    “光明,在你飽受失戀痛苦的時候,請你用理智的頭腦想一想你身邊真正愛你的家人和朋友,我們都不愿意看到你這樣折磨自己!你對自己的每一次傷害,都是在間接的傷害我們!”

    “媽年紀大了,心臟又不太好,本來就因為你兒子的事情覺得心里難受,現在還要經常擔心你的健康!作為兒子,你忍心這樣對待她嗎?”

    “相對于不愛你的人,你就算將你的整顆心挖出來獻給對方,對方也不會要,因為她不需要,她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深沉悲憫的望著劉光明,語重心長道:“你和盧葦之間如果沒有愛了,勉強在一起只會彼此折磨。不管你愿不愿意,她都離開了。你無法接受現實,你就折磨你自己,你不覺得這很可悲嗎?愛情難道真是你人生中的全部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幾句話說的劉光明啞口無言,他不知道要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內心的情緒此起彼伏,盡管依然激動憤怒和壓抑痛苦。

    但他突然什么也不想說了。

    總覺得再去向林語嫣宣泄他心中的那種負能量,對她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姐姐沒有做錯什么。

    她是愛他的,他怎么會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劉光明忽然想到他當時酒駕撞死路易斯的一對雙胞胎,雖然事后知道不是路易斯的親生骨肉。

    但那確實是兩個鮮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酒精差一點毀掉了他的整個人生。

    當時是林語嫣替他跪在了路易斯的家請求原諒。

    想到這個事實,劉光明再次落淚,低垂著眼眸說道:“姐,我知道錯了……我會戒酒的!請不要放棄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走過來抱住他,安慰道:“光明,姐永遠不會放棄你!只要你自己不要先放棄你自己,愛你的人都不會放棄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,剛才是我不好,我說了不少氣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提了,都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姐弟倆抱在一起站在原地,看了整個過程的路易斯也逐漸放下擔憂,望著林語嫣的眼神更加的深邃和傾慕了。

    十幾秒后,林語嫣放開劉光明問道:“對了,你知道林宗在哪家療養院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