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00章 變毒舌了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00章 變毒舌了

    林語嫣臨走前,劉光明將林宗所在的療養院地址告訴了她。

    為了不浪費路易斯的一片心意,劉光明留下來喝完粥再走。

    下樓后,戴著墨鏡的林語嫣正準備走出小區去街上打車,看到一輛熟悉的邁巴赫。

    她趕緊跑過去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就坐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

    一喊完,她就愣住了!

    坐駕駛位的冷思辰笑了下:“我感覺占了你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,怎么是你開的車?”

    “大哥在家照顧丫丫和歡歡,他知道你來接你弟弟了,我代替他來接你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若有所思的系上安全帶,冷思辰將車開出了小區。

    等車子上了公路后,她問道:“你來接我,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訴我?”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:“你眼睛可真毒,一下子就被你看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你完全可以打電話給我,親自來接我,可見事情得當面談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面色沉靜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過了好幾秒,他才開口道:“其實就是裘胭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問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告訴我之后,我特地留意了一下,發現她好像真的有什么事情隱瞞我。”他的眼神里透著絲疑慮。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抱歉,是我多心了,我覺得要是不告訴你,我會心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道歉,我當時帶她來就是讓你和大哥幫我看看她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她的家庭背景,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裘胭脂私下跟我說過,她是母系寨子里長大的,當時權銀龍差點和金沙結婚的事情她也知道,那時她剛好回家探親,你才有機會看到了她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頓時明了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她側眸:“既然你知道,那就沒什么問題了,證明她沒有刻意隱瞞你。”

    他笑的有些勉強:“我要跟你說的是另外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望著他等他開口。

    冷思辰猶豫了幾秒后,自嘲道:“可能我看女人的眼光真的不準……如果我猜的沒錯,我感覺裘胭脂還和前男友糾纏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看到對方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沒有,上午我和她約好一起去吃早餐,她的手機響了。”

    他眸色微冷:“我明明找了一間包廂,當時就我們兩個人,她卻特地走出去接電話,神情也有些不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對方是誰,她解釋了嗎?”

    冷思辰搖頭。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誰還沒點隱私,也許她不說是因為不知道怎么跟你開口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要隱瞞自己的現任男朋友,一般會是什么私事?”他一臉好奇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可多了。打個比方,她家里有人欠了錢,家人問她要錢,但她擔心你以為她是為了錢才跟你在一起,想故意不告訴你,自己去想辦法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他表示懷疑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也不知道裘胭脂的事情,我又不是她的朋友。你如果心里對她真的有所懷疑,還不如當面去跟她講這件事,如果她真的需要幫忙,你身為男朋友也可以幫她下不是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提醒讓他沉思了會,最后說了句:“我回頭找她談談看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這是她讓我轉交給你的紅寶石項鏈,說禮物太貴重了不能收!不然會良心不安睡不著覺,她當時不好意思當面拒絕就想著回頭讓我交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當他把珠寶盒拿給她后,林語嫣打開看了眼,還是原來的那條項鏈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:“思辰,她能把價值兩百多萬的紅寶石項鏈退回來,可見她這個人不貪慕虛榮,至少不愛珠寶這種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和她又是在餐廳相遇的,她當時還在做餐廳服務員,可見她的生活里又很需要錢,需要那份工作。我對她有了點好奇心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分析讓冷思辰當即道:“不貪慕虛榮倒是真的,我之前還在國外時,帶她去逛名牌包店和一些珠寶店,她在看到那些東西后,毫無興趣的樣子,最后還是她拉著我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啊,追求女生知道拿物質去砸了!”

    她的調侃讓他解釋道:“我只是覺得女生可能都比較喜歡那些東西,沒想到除了你這個奇葩外,還有一個叫裘胭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,不物質的女生已經不多了,好好珍惜吧。希望你的猜測是錯的。”

    他嘆氣:“我也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,如果她真的和前男友糾纏不清,我只能和她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你就不爭取一下?”她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冷思辰一臉孤傲:“她都已經成了我的女朋友,如果連自己的感情都處理不好,沒資格做我的女朋友。我工作很忙,需要一個懂事的女人體諒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這么武斷,也許她有苦衷。你應該也看過些新聞,有些女生不是不想和前男友劃清界限,而是根本就沒辦法,對方要是動不動以死要挾她,或者說什么分手就殺你全家這種話,哪個女生不害怕?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夸張假設讓他擰眉:“你要不要舉例這么極端?裘胭脂不至于真遇上這種男人吧?”

    她冷哼:“不是我故意詛咒她,在不知道真相之前,任何可能都存在。冷大律師,這種新聞上的極端案例你應該比我看到的更多!有什么好不敢相信的?”

    “要按你這么猜測,我得盡快找她談一談,如果她真的被對給威脅了,我這個現男友豈不是什么忙也沒有幫到她?”

    “恩,盡快找她談談吧,免得夜長夢多。我發現男人胡思亂想起來也挺可怕。”

    他側眸問道:“你在說我胡思亂想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?她接個電話,你就腦補出前男友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悅道:“拜托!當時的情況,我不得不這么猜測,是男人的直覺好嗎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直覺先生,你還是去親自求證下,免得被綠了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表情復雜,吐槽了句:“你這張嘴是越來越毒了,跟慕容景學壞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別扣子在慕容景頭上,他上次因為救我們受傷已經夠不容易的了,我可不忍心再讓他背鍋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,也許是你把我想的太好了,可能我本來就毒舌!你只不過剛發現而已,畢竟當時的你每次看到我都是自帶美顏效果!”

    他被她逗笑了:“我看你現在都是美顏效果!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的任務完成了,都已經生了三個孩子了!往后我要美美的養護容顏,爭取和我們家丫丫將來像兩姐妹一樣逛街購物!”

    不等冷思辰取笑她,只聽車后砰的一聲!

    車被追尾了!

    冷思辰被迫打了轉向燈,將車靠邊停車。

    后面的那輛蘭博基尼很騷氣,居然是熒光粉。

    女車主一打開車門就罵:“你怎么開車的!眼瞎了!干嘛忽然踩剎車啊!”

    她正是柳金龍的親妹妹柳菲兒。

    柳菲兒踩著高跟鞋走到冷思辰的車前時,看到副駕駛的位置居然坐著林語嫣。

    她頓時怒從心起:“林語嫣!真是冤家路窄啊!上次你派人綁架我的事情,我還沒有跟你算賬!你快給我滾下車,我要你下跪跟我道歉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