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03章 認錯老婆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03章 認錯老婆

    林語嫣低吼道:“別鬧!書房門都沒上鎖那!”

    “又沒人敢進來!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!我不要在書房!”

    冷爵梟的黑眸里閃過一絲失望:“就這么點小小的愿意都不能滿足我?”

    她內疚道:“你真的要在這里那個?”

    他湊近她耳垂啃噬道:“恩,我想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臉頰微紅,輕聲道:“那讓我去臥室換件衣服再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換你前兩天新買的那件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垂眸一想,想起那件黑色的性感睡衣,簡直是一撕就破,內心涌上一股野性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勾唇邪肆一笑:“快去!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紅著臉頰爬起身立刻離開了書房。

    等她到了臥室準備找那件情趣內衣時,手機在梳妝臺上不斷震動起來!

    走過去一看來電顯示人是王彩霞。

    林語嫣馬上就接。

    “語嫣!你爸被人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。

    冷爵梟的上半身已經脫了衣服,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走秀款男式睡褲,極其冷酷隨性,很低調的時尚感。

    他站在書房的洗手間里,面對鏡子看了下完美的腹肌。

    想著林語嫣摸著他腹肌時的那種抓繞感,他眸色一暗已經等不及要狠狠占有她!

    他快速走出洗手間,還將書房的燈給關了。

    為了不暴露,他把書房的落地窗簾全部給拉上了,屋內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空氣中彌漫著一絲神秘和刺激感。

    冷爵梟就站在門的旁邊,等著她自動送上門。

    心跳不由的開始加快……

    這時候,他漸漸聽到一陣腳步聲。

    當腳步聲越來越近,他唇邊的笑意也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書房門被推開時,他一把抓住對方的手將她按在墻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!”

    從手腕上的觸感以及對方的聲音,冷爵梟立刻將燈打開。

    看到被他按在墻上的人竟然是花海彬時,冷爵梟幾乎是瞬間彈開!

    離花海彬立刻三米遠!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!!”

    花海彬假裝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,一手捂住領口道:“冷爵梟!我告訴你,我的身心都是屬于小九的!你別想對我用強!”

    “滾!!”冷爵梟一臉厭惡的轉過身,疾步走向沙發處拿起上衣就穿上。

    “你說有事找我,居然是這種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夠了啊!想惡心死我?”冷爵梟怒吼了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能偶爾惡心下你也不容易!”花海彬笑著走到沙發前一屁股坐下了,隨手拿起茶幾上的一串葡萄,一張嘴吃進好幾顆。

    在冷爵梟剛穿好衣服時,林語嫣推門進來了。

    她一看現場的氣氛有點怪,眼里透著絲狐疑,本能的問道:“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?”

    花海彬玩心頓起:“沒打擾!我們已經完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還很曖昧的看了眼冷爵梟的臀部。

    “哈,是嗎?”林語嫣笑的有些僵。

    “花海彬,你要是再敢胡說八道!我會讓你下半輩子都變成啞巴!”

    冷爵梟一臉陰沉的走向辦公桌,煩躁的拿起香煙點了根。

    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陣陣殺氣,遠在門口的林語嫣就感覺到了!

    她只感覺脖子涼颼颼的,率先哄道:“老公,真的對不起!讓你久等了!”

    “哼!現在才說對不起!晚了!”冷爵梟背對著她抽煙,想起剛才錯把花海彬當成她,他就惡心的想吐。

    鐵鐵的直男沒錯了!

    “原來他等的人是你啊!你們兩口子還真是有情趣,書房都能成為‘戰場’!想想都刺激……”花海彬不懷好意的笑了聲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林語嫣不悅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轉身冷眼望著花海彬,問道:“我給你打電話時,你就在附近?”

    “對啊,離你們家很近,不然我才懶的跑一趟!”

    林語嫣走到冷爵梟身邊,滿懷歉意道:“對不起,老公,我不是故意來晚的……我媽給我打電話了,她一個老鄉說在郊區看到我爸了,他當時被人圍著打……”

    他眸色一寒,問道:“那你爸現在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現在沒事了,他已經回家了,也不需要住院,在家躺個幾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爸的情況,他也不敢報警。”

    曾經殺了陸小桃的林翔是保外求醫被弄出監獄的,除了低調的生活,根本不能太張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冷爵梟這個女婿的幫忙,他還得在監獄里待著。

    哪怕能安排的很舒服,可坐牢終究沒有自由和尊嚴。

    冷爵梟抱了抱林語嫣,安慰道:“我們過兩天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有絲擔心:“爵梟,我爸曾經因為佟瑤的事情那么對你,你心里就沒有一點記恨嗎?”

    他笑了聲:“我記恨他做什么?我難道不想活了?他可是你爸!也是我的老丈人。再說佟瑤的事情,他以父親的立場也沒有做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老公!!”她滿心感動的緊緊抱住他。

    他問道:“打你爸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陸小桃的一些遠方親戚!他們當時喝醉了,看到我爸當時陪著他兒子在買衣服就想敲我爸的竹杠!”

    “我回頭讓穆天派人去處理下,這些人就是想要錢。一次性給足他們錢,就能封住他們的嘴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擔心道:“那萬一以后他們還來找麻煩呢?”

    “呵,還敢來,那就直接送進去!隨便按個罪名還不容易。”他一臉輕笑,完全不把那些小嘍啰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道:“行!要是錢解決不了,就這樣辦!”

    花海彬吃著葡萄點點頭:“不錯啊林語嫣,你也慢慢學會不再圣母心了!”

    “誰圣母心了!你們能不能別再拿這個詞用在我身上!哪天我變的太狠可別嚇著你們!”林語嫣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狠,我是見識過了。你老婆狠,我表示很懷疑!”

    冷爵梟拉著林語嫣的手走向沙發,拉著她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挑眉掃了眼花海彬,回了句:“我老婆我會慣著,她用不著狠,臟活讓我干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!又在我面前秀恩愛……”花海彬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他將手里的葡萄吃完后,直接問道:“說正事吧,找我來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有藤田的聯系方式嗎?”冷爵梟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誰?藤田?”

    見花海彬有些不解,林語嫣說道:“他抓了冷思辰的女朋友!藤田的弟弟,現在被我們關在酒窖里。但他身上沒有手機,也沒有銀行卡,除了點現金,就連身份證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想聯系藤田交換人質都不行!”

    花海彬托腮想了下說道:“這事好辦,我們拍張藤野被綁的照片發到盜墓論壇里,藤田自然就會看到了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