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06章 思辰發飆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06章 思辰發飆

    裘胭脂的話沒有讓冷思辰立刻炸毛,他目視前方,面色沉靜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她有些詫異他的反應。

    抬眸看向他,忍不住再說了一遍:“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?”

    他眸色清冷道:“聽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眼圈泛紅,想再說點什么,卻不知道還能說什么。

    分手是她提出來的,他應該很失望吧。

    “胭脂,我就當你沒說過。忘了剛才說的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!我說的是認真的,我沒有開玩笑!我也沒有瘋!”

    他不禁笑了聲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冷思辰正色道:“你剛回來,現在不是談這種話題的好時機。等你回去休息好了,我們再談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一頓,嗓子眼里的分手二字再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或許他沒有將她的話當真。

    她妥協了:“好,我們回頭再談。”

    “胭脂,你累了吧?在車上睡會吧,到家還需要一個多小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,現在讓我睡,我也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想聽音樂嗎?你可以自己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聽。”

    面對她的寡淡,冷思辰沉默了。

    車廂里的氣氛一下子安靜下來,漸漸的還有些尷尬和緊張。

    十五分鐘后,裘胭脂主動問了句:“思辰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底有絲糾結,可心中藏著這個問題已經有段時間了。

    趁著今天這個機會,她想問個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和樂悠悠之間還有可能嗎?”

    這個問題讓冷思辰立刻就笑了:“我還以為是什么問題……”

    “胭脂,我記得我告訴過你,我和樂悠悠訂過兩次婚,可最終都沒有結婚。原因就是我無法愛上她,你覺得我和她還會有可能嗎?”

    她的心底似乎有了絲釋懷。

    但心中還有一個問題也想問,可有些不敢。

    冷思辰掃了她一眼:“還有想問的嗎?既然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,你有權知道我的感情經歷。而我對你也不會有所隱瞞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嫂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他一口回絕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裘胭脂笑的有些落寞:“這個問題果然是個禁忌……”

    冷思辰面色有些僵,他寒著眼回了句:“我以為你懂得分寸,可你為什么也像其他的女人一樣,對這個問題充滿了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女人,你指的是誰?”

    他眸色微閃沒有回話。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樂悠悠嗎?”

    他繼續沉默。

    談話陷入了僵局,裘胭脂看向了車窗外不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半小時后,冷思辰終于開口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林語嫣已經是我的大嫂。她的身份足以說明一切。你還想讓我對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她回眸看向他,心里有了絲歉疚,只因他眼底泄露出的無奈絕望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的心里住著另外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她卻因為他的傷而感到痛。

    裘胭脂輕聲道:“思辰,對不起,我不該提起她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不能提的,她是我的大嫂,以后你和我在一起,我們會時不時見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,我不是想窺探你心底的那些秘密。我只是在想,如果我能夠更了解你一些,我會更加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她:“你跟我在一起,我讓你覺得沒有自信?”

    她直接承認了:“你那么優秀,像我這樣的女孩子也很多,我沒覺得我有什么特別的地方,可以讓你對我另眼相待。”

    你有。

    但他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胭脂,我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不長,了解彼此還需要一個過程。但我已經準備好介入你的生活,你的一切喜怒哀樂都可以和我分享。只要你愿意對我敞開心扉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的話,讓裘胭脂的情緒又有了起伏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不由的加快,他的話,也讓她情不自禁的又有了期待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藤田,她又退縮了。

    “思辰,我告訴過你了,我們應該分手。”

    他怒到用手砸了下方向盤,一臉陰沉,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她眸色復雜的看著他,倒沒有因為他的舉動而害怕,只是內心更加有了罪惡感。

    過了十幾秒后,他沉聲問道:“既然想好了要跟我分手,還試著想要了解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做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嗤一聲:“我不需要你這樣的人做朋友!”

    她內心一痛:“是我沒有資格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沒有資格!是我不想跟前女友做朋友!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太快,卻忽略了一個邏輯。

    裘胭脂笑的有些荒涼:“我不可以,樂悠悠就可以是嗎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就因為她是林語嫣的好朋友,她就成了例外?”

    轉來轉去又繞到林語嫣的身上。

    冷思辰此時的眼神森冷的可怕!

    他看了眼路況,打了轉向燈,立刻將車開向另外一條分岔路。

    一直開在他們后面的冷爵梟掃了眼,坐在副駕駛位的林語嫣好奇道:“老公,冷思辰去干嘛?他怎么改了方向?”

    冷爵梟面色平靜:“誰知道,說不定思辰想來次野震。”

    “你個大色鬼!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往那方面想!”

    他勾唇笑的一臉邪肆:“老婆,那是你不了解男人!其實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思辰忍了很多年,好不容易來個能上的,還是被人惦記的前女友,早點上了早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翻了個白眼:“不理你這個大豬蹄子!”

    離開車隊開往另一條岔道的冷思辰黑著臉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裘胭脂有點緊張起來:“思辰,你這是要開去哪啊?”

    岔路很偏僻,路上根本一輛車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兩邊全是樹。

    他沒有理會她的問話,繼續加速往前開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一處合適的路口,毫不猶豫的拐了進去。

    面對一處小溪邊,裘胭脂打開車門想下車透口氣。

    朝她走來的冷思辰,一把拽起她的手往車的后座推去……

    “思辰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裘胭脂被他粗魯的推倒在后座上,冷思辰迅速將她壓在身下。

    他的黑眸里閃過一絲可怕的欲望。

    盯著這個讓她怒到心頭的女人,他恨恨道:“你不是說樂悠悠是個例外嗎?”

    “是!她確實例外!那是因為我對她絲毫沒有欲望!”

    “而我對你就不同了……”

    裘胭脂一臉不敢置信的望著他,臉已經漲的通紅。

    她羞紅著臉:“思辰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的冷冽:“做什么?難道你不知道嗎?還是說藤田從來沒上過你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