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07章 相互喜歡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07章 相互喜歡

    五分鐘后,冷思辰黑著臉開車離開了原地。

    坐在副駕駛位的裘胭脂臉頰爆紅,她紅著臉弱弱道:“思辰,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欲求不滿的冷思辰僵著臉說道:“你不用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!”他的臉頰也有些紅。

    五分鐘之前,正當冷思辰想行使男朋友的特殊權力時,裘胭脂一手拽著褲子告訴他原因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愿意,而是她不方便。

    冷思辰敗給了她的例假。

    裘胭脂低著頭輕聲道:“等再過幾天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臉冷漠讓她有些無地自容,好像是她迫不及待要做那種事。

    氣氛一下子變的極其尷尬。

    過了幾分鐘,裘胭脂主動解釋道:“我和藤田……”

    冷思辰的眼神看似平靜,心跳卻不由加快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藤田沒有那種關系。”

    她的答案讓他詫異不已:“這和我猜想的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裘胭脂笑的有些自嘲:“可能我這樣說你都不信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面色鎮定道:“我信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里閃過一絲光芒,心懷感激道:“謝謝你信任我。”

    “胭脂,能告訴我原因嗎?”

    她垂眸有了些糾結,猶豫再三后說了句:“你也知道我來自那個母系寨子,我們那里的婚姻和你們漢族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母系寨子里有老祖宗傳下來的寓言,如果女子婚前跟男人發生關系就會不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們那的女人一生只嫁給一個男人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聽了后有些訝異,他問道:“藤田就是因為這個不敢碰你?”

    她笑的有些寡淡:“滕田雖然是個控制狂,但在那件事情上他一直很尊重我,不想勉強我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他也是怕招致厄運,我是我們寨子里唯一陰命的女子,我出生的那天晚上,我們寨子里一夜之間死了上百頭大象。”

    “神婆說,如果哪個男人敢強行對我做那種事,可能此生都不會發財有好運。”

    她勾唇笑的譏諷:“藤田其實很迷信,他和他弟弟盜墓這么多年,身上一直戴著護身符,就連車上也掛著辟邪杵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有個最大的心愿,就是想找到一千多年前的將軍墓,所以遲遲不敢娶我,怕萬一在我身上沾了晦氣死于非命。但他又不肯就此對我放手,就只能這么耗著我,也耗著他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冷思辰眸色若有所思,感嘆了句:“沒想到他是這么糾結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看他表面上好像放不下我,如果有誰拿將軍墓的信息跟他交換我這個人,他會毫不猶豫的將我送給別人。這也是我跟他分手的主要原因,我不會要一個不愛我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過了十幾秒后,冷思辰直接問道:“神婆既然說男人強行對你做那種事,就會破財沒好運,你剛才為什么不阻止我?”

    知道他誤會后,她趕緊解釋:“思辰你不要生氣!那是因為我不認為你在強迫我……”

    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,她瞬間低下頭紅著臉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冷思辰的唇邊泛起一絲淺笑,心里有些滿足,彌補了剛才的小遺憾。

    他一本正經的繼續道:“你敢跟我婚前發生關系,你就不怕你們寨子里的寓言成真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!”

    她抬眸認真道:“其實我沒有全信老一輩的那套迷信,就算我沒有和男人怎么樣,我依然覺得我過的不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藤田對我糾纏不清,他還威脅我不能和你在一起。所有的這一切,根本不能叫幸福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還有什么好顧忌的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她心中的失落,冷思辰伸手握住她的左手,柔聲道:“胭脂,我還是那句話,我會一直陪著你。你要面對的那些難關,我會和你一起闖過去,只要你愿意和我一起面對!”

    “思辰,我有個藤田這樣麻煩的前男友,一定會影響你的正常生活!其實我怕的就是你現在愿意和我一起面對,等時間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忍心再繼續說下去,她知道他會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冷思辰面色沉穩,沒有急著說什么。

    大概過了兩分鐘,他平靜道:“我知道承諾沒有什么力量,女人都喜歡看到男人的行動。我也不想再對你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,以后我怎么做你能親眼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的讓你失望了,讓你覺得我并不適合做男朋友,到時候你想再跟我分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覺得,我們還沒有真的試著在一起,你就說要放棄,不管是你還是對我都不公平!你說對嗎?”

    他的這番話讓裘胭脂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久久不語,腦子里全是他說的話。

    沉下心來去靜靜思考他的話,她漸漸覺得之前的自己太過于偏激了。

    “思辰,對不起,我之前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,我還直接說分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事!我能夠理解你,這次你被藤田抓了,我們來救你這件事讓你有了負罪感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道:“而且我也明白像藤田這種人肯定會事后威脅你。以你對他的了解,你覺得會對我不利,怕我有危險才想著要跟我分手。”

    他眼眸里的肯定讓她震驚:“其實在我說要跟你分手的時候,你是不是已經猜到我心里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是個律師,有很多東西根本不需要猜,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淺笑道:“我故意不說,不過就想考驗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通過考驗我發現,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喜歡我。”

    裘胭脂眸光閃動,心情復雜極了,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怒。

    “我正在想,跟一個律師談戀愛,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……”

    冷思辰握著她的手抬起就是用力一吻,笑的得意:“現在才考慮這個問題,太晚了!”

    “思辰,你知道嗎?其實在你追我飛到國外時,我對你就已經心動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臉自信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捏了下他的臉頰:“你就別吹牛了!你不可能什么都知道!”

    他笑了聲:“好吧,剛才我撒謊了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思辰!”

    他不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甜甜一笑:“我只是想叫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傻女人!”

    裘胭脂拉過他的右手往她的臉頰上貼,瞬間就落下眼淚,滿心歡喜道:“思辰,謝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……謝謝你!”

    她對他的喜歡,讓冷思辰的心情有喜有憂。

    喜的是,她終于不再說分手了。

    憂的是,他怕裘胭脂會像樂悠悠的命運,最終無法愛上她該怎么辦?

    婚前發生關系會讓她不幸福?

    他該把這個寓意當真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林語嫣和冷爵梟一起去醫院接孔麒麟以及慕容景。

    這兩人在醫院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說再待下去要發瘋了!

    慕容景要回他的愜意四合院。

    孔麒麟也要回他的大宅院。

    在去醫院的路上,林語嫣一臉艷羨道:“我師兄和慕容景可真會享受人生啊!年紀輕輕已經有了四合院,開始過起老年人的退休生活,真是太不‘上進’了!”

    冷爵梟回了句:“他們都實現財富自由了,干嘛還要活著這么上進?人生不就是拿來享受的嗎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最不缺的就是錢!為什么還一直忙著談生意?”

    她的不滿讓他耐心解釋道:“我和他們不一樣,他們不是家族企業,可以隨心所欲的做出個人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該懂我的,冷家的公司從我爺爺那一代就開始了。我只能將公司繼續發展下去,不能辜負咱爸和爺爺的心血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都為公司付出了半輩子的時間,我要是將家族企業拆分賣給別人,我會覺得對不起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等著亞撒能獨當一面時,我就可以做個甩手掌柜了……”

    聽他一講完,林語嫣滿滿的愧疚感:“老公,對不起,是我太任性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傻老婆,我知道你等著我跟你一起去周游世界!可現在丫丫和歡歡還太小,我們做父母的只能繼續當牛做馬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抱著膝蓋直嘆氣:“唉,我腦子一定是被門夾了,干嘛生這么多啊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