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10章 景瑞被傷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10章 景瑞被傷

    “白景瑞你瘋了?!笑笑還在里面動手術,你現在居然跟我提離婚?”

    喬伊人滿眼震怒,情緒很激動。

    “你已經不配成為我的妻子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我就不配?”她吼道。

    白景瑞站到她面前,眸色狠厲道:“你自己做了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!有本事你現在說出來?”

    她的咄咄逼人讓林語嫣蹙眉。

    這場面是越來越難堪。

    “喬伊人,你適合而止吧。”冷爵梟說了句。

    喬伊人掃了他一眼:“這是我們夫妻間的事情!外人沒有權利插嘴!”

    “潑婦,自己丟臉還不夠,還要自己的老公跟著丟臉。”慕容景冷颼颼的說了句。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們!別以為你們是白景瑞的朋友,我就不敢罵你們!”

    “你們都給我滾!別嫌熱鬧看到不夠大!”

    白景瑞像是耗盡了所有的耐心和精力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孩子還沒結束手術,他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手術燈滅了。

    主治醫生走出來說道:“你們放心吧,孩子已經度過了危險期,手術很成功,以后也不會有后遺癥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是白景瑞的親生女兒,但眾人懸著的一顆心還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白景瑞說了聲謝謝后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喬伊人還來不及為女兒喜極而泣,看到那具離開的背影,她急忙跑上前攔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白景瑞,你還是不是人!女兒還沒有從手術室里推出來,你竟然現在離開?”

    “讓開!”

    她怒道:“我不讓!笑笑是我們倆的女兒,我就算之前跟你鬧別扭,你也不能將脾氣發到女兒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她死揪著之前的事情不放。

    白景瑞忍無可忍道:“是你逼我說出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一閃,還來不及去細想。

    他一臉絕殺道:“笑笑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兒!你究竟想騙我到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喬伊人腳步有些踉蹌,眼神里有了絲心虛:“你胡說!笑笑就是你的親生女兒!”

    “哼,你還想把我當成白癡嗎?笑笑的血型是RH陰性血!如果不是因為護士讓我輸血,我還被蒙在鼓里!”

    “喬伊人!你是我見過的最丑惡的女人!我真后悔娶了你!!”

    他閃身就要繼續往前走,驚慌失措的喬伊人死死拉住他的衣袖,哭泣道:“景瑞你別走!你聽我說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好說的!我們之間徹底完了!”

    “景瑞!你給我解釋的機會好不好?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其實做夢都希望笑笑是你的親生女兒!”

    白景瑞笑的悲涼:“編不下去了?現在只能承認了是嗎?”

    “你快給我滾開!!”

    她一把抱住他的腰:“我不要!!老公!你不要走……不要離開我和女兒!”

    主治醫生面色尷尬的轉身回手術室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向冷爵梟,他心領神會的走向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放不放?再不放手,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    白景瑞眼中的恨意完全暴露。

    喬伊人非但不放,還抱的更緊了:“我不讓你走!!”

    “喬伊人,孩子很快就要推出手術室,你該去照看孩子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站在他們身后說了句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快幫幫勸勸景瑞!讓他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她滿臉淚痕,顯然是個情緒崩潰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死纏爛打讓白景瑞氣的舉起手來。

    剛要往她身上打的時候,冷爵梟眼疾手快握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景瑞,就算她有錯,身為男人也不該打女人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的話讓白景瑞冷靜了幾秒,他用力扯開喬伊人的手臂,將她推向一邊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敢碰我,我可不會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景瑞……”

    當喬伊人再次沖向他的時候,她被冷爵梟的一只手拉住了:“喬伊人,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!景瑞現在很不冷靜,你這樣只會自取屈辱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也走向前,她拉住了喬伊人的手臂:“等景瑞冷靜后,你們再好好談一談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我跟她沒什么好談的!”

    “從我和她結婚的那一天起,不過就是因為孩子才娶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如果我還繼續當別人的爹,養別人的孩子,那我就是全天下最愚蠢的男人!!”

    他充滿責怪的盯著冷爵梟:“冷爵梟,我和喬伊人的孽緣就是拜你所賜!”

    “如果當初不是你幫著她來接近我,我也不會一時犯錯從而娶了她!”

    望著白景瑞從未有過的憤怒和戾氣。

    冷爵梟內心很感慨,也多少有了點自責。

    他面色冷靜道:“景瑞,你先走吧,這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沒再說話,黑著臉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望著好友遠去的背影,冷爵梟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他看向林語嫣說道:“語嫣,你去陪景瑞吧,現在這種時刻,他不會想要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有了絲猶豫:“或許還是讓他自己冷靜冷靜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今天的白景瑞,可不像他一貫的風格。我是怕他獨自喝醉酒,萬一開車出事可怎么辦?你去陪著他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喬伊人冷著臉甩開冷爵梟的手,大罵道:“冷爵梟你是不是腦子有病!你讓自己的老婆去陪我的老公?你不知道白景瑞的心思嗎?你就不怕他們兩個人搞上床嗎?”

    她話音剛落,還不等冷爵梟有所回應,林語嫣舉起手掌狠狠給了喬伊人一個耳光。

    “喬伊人!我已經忍你很久了!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還是不是一個母親?!你女兒此刻最需要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照顧她,難道還想指望別人來照顧你女兒嗎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現在的婚姻狀態如何,你都要盡到你身為母親的責任!”

    “白景瑞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,難道你還指望他會心甘情愿的去照顧別人的女兒嗎?你清醒一點吧!”

    喬伊人捂著臉頰一臉呆滯,被這一耳光打的有點懵。

    林語嫣的話句句扎心!

    她無言以對頓時像啞巴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眼底泛著傷:“我們都親眼看到白景瑞是多么在乎你的女兒!可真相讓他已經徹底崩潰了!!”

    “他無法再冷靜的去面對你女兒,就算你不能體會他此刻的感受,你也不該再去逼迫他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愛白景瑞了,你大可以去肆無忌憚的挑戰他的底線!你只會更快的失去他!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幾句話和一耳光似乎是打醒了喬伊人。

    她眼泛淚光,在看到手術室門口推出的病床時,她急匆匆跑上前喊道:“笑笑!不要怕!媽媽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望著喬伊人隨著護士推著病床離開后,情緒都有些壓抑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還愣著做什么?我覺得冷爵梟說的沒錯!白景瑞最不會排斥的人就是你,你快去吧……”慕容景提醒道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