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11章 克己復禮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11章 克己復禮

    冷爵梟攬住林語嫣的腰肢,在她唇上親了一口:“老婆,你不用擔心我,我會派人輪流照顧喬伊人和她的女兒,就當是替景瑞先照顧她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向你保證,我不會吃你和白景瑞的醋。這家伙現在傷的不輕,喬伊人當初確實是我有意撮合的,我不能再去惹他心里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相信景瑞只是一時難以接受現實,就算他不會再愛那個孩子了,但也絕對不會這么無情無義。他一定還會回來看望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就是擔心他的心理狀況,你是雞湯女神,快去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辛苦你了,謝謝你!”

    林語嫣被他幾句話給完全說服了。

    她嘆氣道:“知道了!我會盡我所能的開導他。回頭我們電話聯系吧。”

    親了親他的臉頰后,她揮了下手離開了。

    眾人都用一種任重道遠的眼神送她離開。

    林語嫣頓時心情有些沉重起來。

    好像白景瑞要是一旦墮落自殘了,那就是她的雞湯沒撒好!

    收拾了下情緒后,她急忙去追白景瑞了。

    幸好及時趕上了,林語嫣在醫院門口攔住了他的車。

    此刻的白景瑞面色陰沉。

    他望著她,但腦袋一片空白,恍如活在噩夢中。

    他被她拉下車再送到副駕駛位上。

    她開著車帶他離開了令他窒息的醫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林語嫣和他都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車一直沒有明確方向的往前開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林語嫣想著還是帶他去視野開闊的地方,或許心情也能好一些呢。

    整整開了一個半小時。

    車子終于到了風景如畫的野生公園。

    林語嫣將車停在一處草坪上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身旁的白景瑞,見他安靜的出奇,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一時間不知道該說點什么。

    她就只能安靜如雞的陪著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過去了半小時。

    對于林語嫣來說,像是枯坐了兩小時。

    她有些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打開車門下了車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白景瑞也下了車。

    兩人各自倚靠著車門,望著不同方向的天空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她聽到他終于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我做了這么久的笑話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當即走到他面前,說道:“景瑞,我知道你心里難受,要是你心里不爽,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!”

    “喝酒也好,打拳也罷,哪怕大罵喬伊人,你心里的怒火得發泄出來!別都憋著在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語嫣,你說我的人生是不是很失敗?”

    她心里一頓,孩子不是他親生的,光這件事來看,自然是覺得他很倒霉。

    但還不至于用失敗兩個字來形容。

    “景瑞,如果你自己認為一場失敗的婚姻,就能總結成人生的失敗,我只能說你把婚姻看的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不禁勾唇淺笑,但笑容不達眼底,毫無溫度。

    也許他此刻的心也是涼的。

    “當初冷爵梟把我當成是一個威脅,將喬伊人送到我身邊。而我在明知道他的用意下,還是原諒了他,只因我也有錯!是我沒有克制住才和喬伊人有了那糊涂的一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萬萬沒想到,我會是別人的替代品!”

    “還替別的男人養孩子,我真是蠢到家了!現在連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!”

    林語嫣立刻道:“景瑞,你別這樣說自己。這件事是喬伊人故意隱瞞,跟你沒關系。你是因為人品好,你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男人才會讓別人有了可乘之機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把別人的錯誤放在你自己的身上來懲罰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就算這件事情你是其中的受害者,但你依然有權利拒絕被人對你的傷害,完全取決于你怎么看待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的雞湯自然不能瞬間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他笑的無奈:“就算我現在知道笑笑不是我的女兒,可那種錐心之痛怎么可能說停止就能停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嗎?哪怕我知道喬伊人身上有很多缺點,但因為這個孩子的到來,我都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笑笑很愛笑,她才會得了這個小名。她真的給了我很多快樂,可現在只剩下了痛苦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深深嘆出一口氣:“我知道笑笑是無辜的,她和我一樣是個受害者。但不管我怎么去嘗試著換位思考,我還是無法接受她是別人孩子的事實。”

    他垂眸一臉痛苦道:“也許這是我自私的一面吧,內心深處只能接受屬于我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你不愛喬伊人,但卻愛孩子,因為孩子的原因而維持著這個家。”

    “但現在知道唯一堅持下去的理由沒有了,你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繼續道:“景瑞,順其自然吧,我也不會故意說些讓你接受孩子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也想告訴你,如果你對這個孩子真的有感情,還是可以繼續愛這個孩子,也不必刻意壓抑自己內心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時間最終會告訴你答案,一切這著你自己的心走吧,不要勉強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沉默著,腦中還是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甚至已經用了極大的克制力,沒有表現出發瘋的一面。

    只因他不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悲!

    也不想讓林語嫣看到他的情緒失控。

    身為男人,往往需要有更多的克制和承擔。

    “景瑞,我知道我說的再多,也改變不了現實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想讓你知道,現在在你看來很多痛苦和過不去的坎兒,在時間面前,終有一天都會成為過去式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你放不下的執念,最終也都會放下。”

    她望向天空,長嘆一聲:“時間是最可怕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白景瑞抬眸望著他深藏心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會心一擊。

    她就是他的執念。

    時間真的會讓他徹底忘掉她嗎?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:“或許你說的對。但有些執念,或許只有等死的那一天才會真的放下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并未去深究他說的話,只是淡淡一笑:“肚子餓不餓?我們去吃點東西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不管是生氣還是罵人,都要吃飽了才有力氣不是嗎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黯然神傷,思緒飄在九霄之外。

    周圍嬌艷奪目的花叢全部像是失去了顏色……

    在那雙諱莫如深的眼睛里,仿佛只有她的笑容才有顏色。

    “這塵世間最美好的東西,總是獨一無二的,而擁有她的人,何其幸運……”

    白景瑞眼中的傷,話中的嘆,心中的話,她其實都明白。

    可現實就是橫在他和她之間的平行線。

    即使再愛一個好朋友,那也只是友情。

    她能給的也就這么多。

    除了自然而然上升到家人的愛,也不可能再生出一絲其他的男女情愫。

    即便在某個時刻有過這種小心動,那也不過就是一剎那的永恒。

    就讓這種真實存在的美好停留在那個空間吧……

    林語嫣對著他笑的燦爛:“走吧,你想吃什么,我請客!”

    “語嫣,如果我要是想喝酒呢?”

    “我請客!陪你喝!”

    他和她多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……

    他終于笑了,發自內心的笑。

    笑容雖然還有些勉強,但已經有了些溫度。

    她高興道:“景瑞,你即使想喝醉也不用怕,今天我做你的專屬司機!一定會安全將你送回家!”

    白景瑞卻道:“今天我不回家,喝醉了就把我送回你家。冷爵梟這個醋王也能夠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爵梟有你這樣的好朋友,真是他前世修來的福氣!你心情都糟透了,還在考慮他的感受,很佩服你!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,誰讓我是個成年人。即便是想任性也得克制,完全去放縱自己的負面情緒,并不能減輕我內心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他眼眸清澈,表情理智道:“年輕時,每一次放縱都代表著青春。可是現在,我不想等我冷靜下來的時候,覺得自己像個神經病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滿眼復雜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他內心所有的克制和良好的修養,恐怕都是影帝這個殊榮所帶來的戰利品之一。

    她豎起拇指:“厲害!我要向你學習!”

    “呵,你還向我學習?你在伊甸園的那段時間,我每一次想起來都發自內心的佩服你。你才是我要學習的對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景瑞,我們這是勵志學上的相互吹捧嗎?”

    他搖搖頭笑了:“跟你在一起,我就是想郁悶都挺難的……走吧,我們去吃點東西,別因為我餓壞了胃。”

    兩人很快上了車。

    此時,林語嫣看到車前跑過五個男孩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面的那個,讓她蹙眉想了下,看著非常眼熟。

    “語嫣,怎么了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