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16章 達成協議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16章 達成協議

    當林語嫣聽到對方笑聲的時候,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!

    不是柳中庭還有誰!!

    “呵,你果然沒死!”

    兩天前,冷爵梟派出去的人回國復命,說柳中庭的那座小島已經荒廢了。

    島中心的重要設施被一把火全部燒毀了。

    柳中庭手底下的雇傭兵全部解散。

    還有幾個目擊證人說柳中庭死了……

    就是當時孔麒麟和慕容景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可林語嫣他們都覺得柳中庭沒有死。

    一定是逃走了!

    包括那個陸小曼也失蹤了。

    而孔麒麟派盧糖糖和鄧天葉這兩個助手去查,帶回來的消息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轉眼,柳中庭主動給她打了電話!

    “你還真是陰魂不散!”

    面對林語嫣的惡語相向,柳中庭笑的一臉輕松:“其實你們逃走了也好,我當時也有意想放你們一馬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嗎?你還真是‘仁慈’!”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知道我的,我一向對你們都不是趕盡殺絕。從始至今,我要的不過就是一種刺激的體驗。”

    “柳中庭,你病了!已經病入膏肓!你真可悲!”她眸色中透著殺氣。

    此時的柳中庭躺在一艘游輪的甲板上,他戴著墨鏡望著天空中的陽光。

    他與林語嫣身處不同的國家,心里有了些思念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語嫣,不要再派人找我了。我和你之間的游戲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很淡,讓林語嫣甚至都覺得不像柳中庭的風格。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現在知道怕死了?當初就不該招惹我們!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都活著嗎?除了你的女保鏢龍花少了一根手指頭,為此我只能說聲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為她報仇,我可以把當初將她切下手指的那個男人送來給你,任憑你處置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柳中庭!你別妄想推脫罪責!”

    柳中庭慢慢坐起身,望著一望無際的海平面說道:“冤冤相報何時了?你當初對我的那些勸誡,怎么到了你自己的身上卻失效了?難道你有一套雙標理念?”

    本想繼續罵他的林語嫣有了些猶豫。

    這次的他好像似乎有所改變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又是柳中庭耍的花樣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樣?打電話是來跟我求和解嗎?”

    “和解算不上,畢竟我確實綁過你和你的人,你心里對我有怨憤,我也能理解。但你和冷爵梟對我窮追不舍,一心想讓死的念頭讓我很不高興。”

    他陰冷的眼眸中泛起層層黑氣:“如果你們真要對我趕盡殺絕,一旦讓我有機會對付你們,你們的孩子將不會再有豁免權!不要真逼我做出令我不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亞撒和丫丫歡歡,林語嫣的整顆心都仿佛停滯了!

    “你敢!!”她咬著牙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他一臉陰森道:“以后我不會再找你們的麻煩,這是我對你的承諾。你可以選擇不相信,但如果你們殺不了我,我就會反擊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閉目,深沉的思考了片刻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睜眼時,心中已經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們不會再找你。不過,別以為我們就會相信你。只要你一旦做出逾越的舉動,就算是冒著危險,我們也會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,你不準回國!離我們遠點!”

    柳中庭眸色微閃,心頭涌起一絲凄涼:“看來你是真的很討厭我……當初在島上的一切,都是假的,你不過就是想利用我的感情想辦法逃走。”

    對此,林語嫣并不反駁,選擇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呵,不過好在,我也不過就是在演戲。還挺好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當手機那頭不再傳來任何回應時,柳中庭放棄道:“這是我最后一次給你打電話。林語嫣,保重。”

    等林語嫣掛了電話后,柳中庭就在那一瞬間將手機甩向了海平面……

    好像要把他心中的那份羈絆也丟向大海。

    他能夠騙得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卻騙不過自己的內心。

    這時候,從甲板上的盡頭處走來一個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 容貌極其精致漂亮,很像東方擎的少年版。

    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。

    他手上端著兩杯紅酒,踱步走向柳中庭。

    望著柳中庭孤傲寂寞的背影,他輕聲笑了:“事情解決了?”

    “或許吧。”柳中庭轉身回了句。

    他抬眸看向美少年:“鹿眠,你說要去找孔麒麟,怎么還不去?”

    鹿眠勾唇笑了笑:“一直放心不下你,這兩天你看起來倒還正常。前段時間,我都有些不認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還是老樣子,并沒有什么改變。”

    現在的柳中庭,他所展現的一面恐怕是林語嫣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在信任的朋友面前,柳中庭所展現出來的自己其實很真實,也很自然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每時每刻都活在自己的陰暗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中庭,這次見到你以后,我發現你是真的變了。”鹿眠望著海平面,與柳中庭并肩站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幾只海鷗從他們的頭頂飛過。

    柳中庭從鹿眠手中接過紅酒,舉起后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盯著海平面若有所思,幾秒后,隨口道:“過敏癥治好了,我自然是變的和過去不一樣了。”

    鹿眠搖頭:“我指的并不是你的過敏癥。”

    柳中庭側眸:“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雖然你的過敏癥是治好了,身體上的痛苦也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有了一種新的痛苦,這種新的痛苦叫得不到,因為你的心里住進了一個女人,她的名字叫林語嫣。”

    他的直白只換來柳中庭的一聲輕笑。

    柳中庭將紅酒一飲而盡,順手將空酒杯丟向大海。

    一言不發的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鹿眠低語道:“看來,你還多了一種病,一種隨手丟東西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鹿眠,去找孔麒麟吧。我已經向林語嫣承諾,不會再找她的麻煩,但如果你去找孔麒麟,我還可以給你出謀劃策。”

    “中庭,說到底,你還是不想斷了和林語嫣的牽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天后,林語嫣獨自開車去林小童學校接他放學。

    在見到他的一瞬間,她便說要帶他去吃飯,吃完后還要帶他去看電影。

    林小童倒是沒排斥,直接答應了。

    等吃完飯后,林語嫣買了電影票,正是現在熱門的商業片。

    她給林小童買了可樂和爆米花后,兩人一起走進了電影院。

    在走進去后,林小童驚訝道:“怎么只有我們兩個人?電影都快開始了!”

    林語嫣淡定道:“我包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有錢就是任性!”林小童一臉艷羨的去找座位了。

    兩人坐在一起,但中間隔了個位子。

    離電影開場還有點時間,林語嫣問道:“小童,上次班費的事情解決了嗎?”

    林小童一臉怪異:“你記性真好,怎么還念叨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故意不問你,是想讓你自己去解決這件事,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,可以處理好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的信任讓林小童眸色閃動,他有些別扭的低下頭,心里有些感動。

    他隨口回了句:“我跟班主任解釋過了,陷害我的人是我的同桌,他已經被老師記過處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林語嫣說完后不再問什么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電影開始了。

    但電影播放到一半時,林小童已經在位子上癱坐著睡著了。

    她側眸望著他,喊了句:“小童!”

    林小童睡的很死,毫無反應。

    這時候,林語嫣拿出手機撥給了龍花:“龍花,讓醫生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原來在林小童喝的可樂里加了安眠藥。

    不出兩分鐘,龍花帶著醫生和護士走進了電影院。

    他們雖穿著便裝,但手里拿著醫用工具。

    很快,他們在林語嫣和林小童的手臂上都抽走了幾管鮮血。

    抽完血后,他們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龍花替林小童按著止血繃帶,她認真看著他的面容說道:“太太,我覺得你和你弟弟還是很像的,不過我指的是你以前的外貌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低眸望著林小童,心有感觸道:“希望吧,三天后就能知道答案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