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22章 找到元兇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22章 找到元兇

    有毒長命鎖的事情終于有了頭緒,林語嫣自然覺得慶幸!

    但她心里立刻又多了絲害怕。

    害怕聽到是她認識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等她問,冷爵梟已經將對方說了出來:“幕后主使人就是陸天。”

    “陸天?”

    “就是陸展鵬的父親。你還記得陸展鵬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面色平靜道:“這個男人害過我兩次,我怎么會不記得。”

    頓時,大家陷入了短暫的沉默。

    本來要開心吃火鍋的氛圍頓時沒了。

    半分鐘后,冷爵梟道:“這樣吧,我現在去找孔麒麟,你們先吃火鍋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陸天的事情,我和麒麟就能處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走向前,伸出手與他相握,眸色清冷道:“我也想當面聽聽陸天害人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道:“冷爵梟,火鍋什么時候都能來吃,這次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酒醒的也差不多了,我跟你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本來顧不凡也要去,但被他們給阻止了。

    說還是讓火鍋店老板照看生意吧。

    顧不凡目送他們離開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三個人都沒說話。

    他們同坐一輛車,開車的是冷爵梟。

    大概五十分鐘后,他們到了一處秘密地下基地。

    這里原先是某研究所租下的辦公場地。

    后來研究所的老板卷著投資人的錢跑路了。

    被孔麒麟發現這個地兒后,找到開發商直接買了下來。

    當林語嫣他們乘著電梯到達地下十層時,被這里的大空間驚得有些錯愣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看來我之前真是小看你師兄了,他原來是個隱形大富豪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掃了眼周圍的環境,眼中帶著絲好奇。

    “語嫣姐!”

    盧糖糖手里拿著份文件,疾步向他們走來。

    “糖糖,我師兄呢?”

    “麒麟哥和鄧天葉都在審問室呢!”

    林語嫣點了下頭:“辛苦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語嫣姐,沒事兒!我和鄧天葉都是夜貓子!”

    盧糖糖為他們帶路去往審問室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有十分鐘,慕容景再次感慨:“這里也太大了吧?就你們三在這里,相互見個面都得走個十幾分鐘。”

    “麒麟哥說了,以后會買些室內小汽車做代步。”

    “呵,有意思,等你們這里設施都完善了,我會來找你們玩。”慕容景眼中帶著絲期待。

    林語嫣也有些若有所思:“這里很適合存放我要購買的一些好玩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?”冷爵梟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還記得嗎?我說過要買些無人機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記得。那家你喜歡的公司,我已經買下了,以后你要是感興趣,你可以直接參與無人機的研發和設計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隨意,林語嫣卻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大家的腳步都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冷爵梟回眸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這么寵我,會不會把我給寵壞了?”她問的一臉認真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兩步,捏住她的尖下巴,低頭就是一吻:“小傻瓜,你是我老婆,我不寵你誰寵你?別的男人敢寵你嗎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你自己寵個夠吧!”慕容景酸溜溜的來一句。

    林語嫣抱住冷爵梟,心里滿滿的感動。

    她在意的每一件事,他都記在了心里并且默默付出了行動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!老公!”

    盧糖糖一臉艷羨道:“唉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得到麒麟哥的垂青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妞,別想了!我實話告訴你,男人要是一開始就看上你,那還好說。那種日久生情的感情,不夠熾烈,哪怕最后在一起,不過就是懶得找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放開冷爵梟,她拉起他的手就走。

    掃向慕容景的眼神有點不屑:“慕容景,你一個沒真正談過戀愛的人,有什么資格給糖糖愛情建議?不知道是誰,之前還在夜總會買醉呢!”

    “你就好好秀你的恩愛得了,還來管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翻了個白眼:“你們到底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還有,盧糖糖,審問室到底在哪?我們都走了十分鐘了!”

    盧糖糖用手一指:“急什么,走過前面的走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繼續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一席人不到五分鐘就走到了審問室。

    等他們進去后,立刻就看到了大玻璃墻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這和那些普通的審訊室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。

    隔音效果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盧糖糖給孔麒麟發了個短信,告訴他,說林語嫣他們到了。

    孔麒麟很快從審問室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關上門以后,他立即道:“陸天沒有反抗,剛五分鐘前,他已經把事情交代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想進去再問一遍嗎?”

    冷爵梟看向林語嫣:“語嫣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都已經說了,我不想再問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視線移向了中年男人,他被拷在一張不銹鋼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年齡看起來至少也有六十了。

    頭發花白且稀疏,滿臉滄桑感,眼神有些恍惚,雙頰凹陷,一看就知道受了不少精神打擊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們沒對他用刑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本來天葉都打算動手了,陸天自己交代了。倒也不是因為恐懼,按他自己的話說,他說早知道有這一天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眸色深沉,冷聲道:“他是因為陸展鵬才做的那些事?”

    “是,他都招了。陸展鵬半年前死在了監獄,得了急性白血病后,沒爭取到保外求醫。”

    “陸天本來就因為公司破產的事情受了打擊,再加上唯一的兒子死了,他就精神不太正常,時好時壞。”

    “但因為心里怨恨,他就處心積慮的籌劃了毒長命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:“那些為他辦事的人都是出自情愿?”

    孔麒麟回道:“那些人是因為生前都欠了陸天的恩情,為了報恩才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用害人的方式來報恩,人性的扭曲永遠比我們想象的更黑暗。”慕容景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爵梟,你覺得我們怎么處置陸天?”林語嫣問了句。

    “他都這副年紀了,余生就在牢里慢慢贖罪吧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的這個決定,得到了林語嫣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這么辦吧,陸天交代案情的時候,我都已經錄下了視頻,等報警后都會交給警察處理。”孔麒麟說完后又走進了審問室。

    他跟鄧天葉交代了幾句,林語嫣他們聽了一會兒都走出了隔間。

    走出去后,慕容景依靠著墻站立。

    他剛要抽煙,盧糖糖奪走他嘴里的煙,微微一笑:“不好意思,這里不能抽煙。”

    “沒勁!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冷爵梟:“老公,我們現在做什么?要不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恩,回家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不悅道:“這么早就回家?你們不吃火鍋了?”

    “還吃什么火鍋,我都困了。你以為我們像你一樣?我們都是有孩子的人,總要回家履行我們當父母的職責啊!”

    “糖糖,你幫我跟師兄說一聲,說我們回去了。”林語嫣挽著冷爵梟的手走了。

    盧糖糖笑道:“沒問題,語嫣姐,一路平安!”

    “謝謝,再見!”林語嫣朝她揮揮手。

    望著冷爵梟連句離開的招呼都不打,慕容景不滿道:“冷爵梟,你記住了,你還欠我一頓火鍋!”

    冷爵梟回眸:“你可以打電話約我。”

    “呦,態度那么好呢?真能約你?”慕容景有些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我有拒絕你的權利。”

    他一說完,林語嫣和盧糖糖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靠!你這還是敷衍我啊!”

    慕容景一想到不能抽煙,恨恨的疾步往前走去,很快走在了前頭。

    林語嫣掃了眼慕容景孤單的背影,側眸道:“老公,慕容景失戀了,要不今晚我們帶他回我們家住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沒意見。”

    盧糖糖站在原地,看著林語嫣他們越走越遠,出聲喊道:“語嫣姐!”

    林語嫣回頭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語嫣姐,別忘了五天后的拳擊訓練!我進步了哦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會準時到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的下午一點,林語嫣準時來參加試鏡。

    地點被安排在一處室內的拍攝片場。

    為了讓演員們都有代入感。

    唐文軒派道具組簡單布置了下場地。

    這次試鏡的主題就是林語嫣被毀容后醒來的場景。

    林語嫣接到這個小劇本時,倒也不是很意外,適應十分鐘后也就欣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比她早到試鏡片場半小時的佟瑤,一直躲在自己的明星房車里。

    當她拿到同樣的小劇本時,她對著駕駛位的森偉霆冷笑道:“唐文軒還真是狠,一上來就這么猛,不知林語嫣能否度過她的心理陰影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