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26章 爵梟心結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26章 爵梟心結

    白景瑞有些震驚:“好端端的,你怎么又說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冷爵梟沉著臉回道:“你別轉移話題,你就告訴我,你當年為什么要對我隱瞞?”

    “我很早之前不是跟你解釋過了,是語嫣不讓我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她不讓你說,你還真就不說?你可真聽話!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白景瑞直接問道:“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?”

    “受刺激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?你舊事重提,還對我冷嘲熱諷,你心里很憋屈?”

    冷爵梟冷哼一聲:“有又怎么樣?你肯讓我揍一頓?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一說,白景瑞無奈道:“如果我應該被你揍,那我絕不會還手。所以,我應該被你揍嗎?”

    “來的路上,我確實挺想揍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我改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看著冷爵梟,靜等他說下去。

    只見冷爵梟忽然站起身:“戲別拍了!今天陪我去喝酒,我要把你灌醉!”

    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理由就是老子心里不爽!原因就是你造成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今天確實反常……算了,陪你去喝吧。”

    在茶幾上拿起煙盒和手機,白景瑞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隨性倒讓冷爵梟詫異了:“影帝向來敬業,真愿意不拍戲陪我去喝酒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是戲比天大!但現在我只把演戲當成工作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讓你轉變了想法?”冷爵梟有絲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別生氣,我說的是實話,我是因為語嫣才改變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又是我老婆!你不說,我也猜到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率先打開房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白景瑞去找導演請假了。

    這部戲本來就是導演求著白景瑞來演的,他想要請假,導演立刻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畢竟白景瑞口碑很好,只要沒事一般不會請假,而且來劇組拍戲一向提前就到了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冷爵梟開車帶著白景瑞駛離了律師事務所。

    在路上,白景瑞主動說道:“爵梟,既然你今天再次提到了那件事,我就跟你談談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你心里認為沒有陪伴語嫣的那七年會是一種遺憾,但至少你還有亞撒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想過語嫣的心里其實比你更痛苦?”

    冷爵梟面色沉重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話就該報以理解!你別看語嫣是個女人,但她內心很要強,一點也不亞于我們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當時的身心都受到嚴重創傷,如果你陪在她身邊,只會讓她更加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能夠給她勇氣和愛,陪伴她經歷恢復期,但你帶給她的壓力還不是她自己來承受?”

    他的話雖然有道理,但冷爵梟還是不能完全接受,他反駁道:“多一個人去幫她承擔心理壓力,難道不好嗎?”

    白景瑞淺笑道:“可當年的你在她心里本身就是一種壓力。而這種壓力會一直存在,不是靠調整就可以卸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她經歷了多少次的整容恢復手術,才擁有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些我都知道!!我就是不甘心!!為什么當年陪在她身邊的是你!而不是我!”冷爵梟恨恨道。

    他顯然有了很大的情緒起伏。

    “至于東方擎就算了,反正他當年和我也不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不同!!景瑞,你身為我最好的朋友,你并未做到與我坦誠相待!這一點,難道你就沒有感覺愧對我?”

    “爵梟,這件事,我確實愧對于你!我不否認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直接承認了,但他又道:“但語嫣也是我的好朋友,她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變故,我會以她的需求為第一位。她需要我的鼓勵和陪伴,我能為她做的就是按照她的想法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因此欺騙了你。哪怕讓你在這段時間依然是痛苦的。但我不得不說,比起她所承受的那些,你的那點思念和恐懼又算的了什么!尤其那時你的身邊有兒子陪伴,可語嫣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爵梟,不管你承不承認,說到底,你不過就是想彌補當年的遺憾。”

    “可遺憾已經造成,是終生不可逆的!你除了要學會放下,你別無他法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拍了下冷爵梟的肩膀,繼續道:“語嫣能夠讓我陪在她身邊治病,恰恰是因為她只把我當成朋友,對我沒有任何男女之情,我才沒有給她在心里造成負擔。”

    “從這一點來看,我反而羨慕你。”

    “語嫣因為愛你,將所有那些不敢面對的時刻都丟給了自己。只將歲月靜好留給了你和亞撒。你要明白她當初的苦心和犧牲,也就不枉費她失去的那七年時光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緊緊握著方向盤,眼泛淚光:“可我不想要她的犧牲!她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對她的愛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語嫣不是不肯相信你,是不敢相信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在還沒有完全恢復容貌之前,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今后的命運會如何,她又怎么敢將這種不確定的結果賭在你的身上?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你當初有前科,你欺騙她在先,她又怎么能肯定,你對她的愛會超越生死,會超越一切世俗條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經歷過任何挑戰的愛情,都不值得被人全身心的去信任。萬一走錯一步,很可能會萬劫不復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說到這里,他笑了下:“如果有人把愛情看的比生命還重要,一旦經歷愛情的背叛會致命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話后,他不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留出空間讓冷爵梟去獨自思考。

    之后的路上,兩個男人再也沒說過話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他們到了孔麒麟的一處私人別院。

    孔麒麟說過,最近他都會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冷爵梟帶著白景瑞去敲木質的大門。

    發現門只是虛掩著,冷爵梟推開門先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白景瑞不緊不慢的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等兩人走到前院時,孔麒麟從廚房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手上全是面粉,勾唇笑了下:“冷爵梟,你還真來了,看來語嫣真的很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語嫣知道我會來找你?”

    “對啊,語嫣在一小時前就給我打過電話,說要是你來了,讓我給你包餃子吃。”

    孔麒麟看向白景瑞:“你也有份,夠四個人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都吃過了,但既然是你親手包的餃子,我還能吃一盤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們要是閑著,就幫我搭把手,把桌椅從客廳里搬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此時的孔麒麟已經走進廚房了。

    冷爵梟說道:“干活吧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笑了聲:“吃餃子,那我還真得喝兩杯!”

    五分鐘后,桌椅都已經擺好了。

    大門口又走進了一個男人,是剛買完醋回來的慕容景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抽:“冷爵梟,你果然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哪里都有你!慕容景,你知不知道你很煩!”

    冷爵梟冷著臉一點沒有歡迎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靠!就因為林語嫣一句話,我把我家的小綿羊宰了讓孔麒麟包餃子,你對得起我的小綿羊嗎?”

    慕容景氣呼呼的走過來,把醋放在桌上后,一臉氣憤的點了支煙。

    他的話讓冷爵梟有些訝異:“你養綿羊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猜不到嗎?”

    “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嗤笑一聲:“你這總裁也夠無趣的!就不能學你老婆發散下思維?養小綿羊當然是為了涮羊肉片啊!”

    “還以為你拿羊當寵物,真是高看了你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隨手拿出錢包,從里面抽出一千塊拍在桌上:“不白吃你的羊,算我買了。”

    “給錢了就行!我要求也不高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慕容景將桌上的一千元點了兩次,白景瑞都傻眼了:“爵梟,他是我們認識的慕容景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只不過你是第一次見識到他的貪錢。”冷爵梟一臉冷漠。

    “切,你們有錢!你們財大氣粗!我是小農民,行了吧?老子上個月虧了五千萬美金的股票,能收回點小錢也是欣慰啊……”

    冷爵梟:……

    白景瑞:……

    孔麒麟剛端出來兩盤涼菜,差點因為慕容景的話摔一跤。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:“慕容景,你的羊怎么能賣兩次?一小時前,我不是給了你五百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