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28章 不懂愛情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28章 不懂愛情

    冷爵梟說完后,忽然勾唇一笑:“不過,你就當我沒說!因為你不敢!”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別激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激你了,怎么樣?難道你還真去搶婚?”

    他眼底的嘲諷,讓慕容景舉起酒杯就砸在地上!

    “你以為我不敢?”

    慕容景站起身,問的臉紅脖子粗。

    孔麒麟道:“慕容景,你做什么?別喝了點酒又開始耍酒瘋!”

    “誰耍酒瘋了?”

    “就你!”

    白景瑞也趕緊勸道:“怎么好端端的又激動了?”

    “景瑞,你看看他這個德行,喜歡屠貞貞不去努力爭取,只躲在角落里喝悶酒,身為一個男人,一點血性都沒用!”

    冷爵梟不屑一顧,舉起酒杯自顧自的喝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干嘛老是懟我?你以為我沒努力過嗎?我努力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你說說看,你做了什么努力?”

    慕容景想了想說道:“我之前要買下她的面館,股份三七開,我三她七,這不是變相的讓她當老板娘嗎?”

    “還有,我也給她買過幾次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讓我想想,我也約過她看電影,只不過她沒去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他絞盡腦汁的繼續想:“有一次,我也向她表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再多的驚人壯舉,他也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一臉糾結的坐下了,臉色不佳道:“我記得我為她做了不少事,怎么現在又想不起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舉例說明,讓在場的三個男人都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居然都是些這么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買花約看電影,現在是個男人都會!

    過了半分鐘,冷爵梟舉杯與白景瑞碰了下:“景瑞,你也聽見了,原來這就是他的喜歡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納悶了,就這么點喜歡,至于讓你天天喝醉嗎?”白景瑞看向慕容景。

    這時候,孔麒麟真相了:“看來他不過就是自己想喝醉,感覺人生空虛而已,屠貞貞不過就是個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這樣,慕容景,你不去搶婚是對的,免得耽誤人家的青春。”冷爵梟道。

    三個男人這一分析,慕容景皺著眉頭:“真是這樣嗎?我這種不叫喜歡?”

    他們同時搖頭否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充其量叫做有好感。”白景瑞回了句。

    冷爵梟問道:“慕容景,我問你,我讓你試想一下,如果你這后半生都不會和屠貞貞再有交集,你會感覺到遺憾嗎?你能夠忍受嗎?”

    慕容景苦思冥想的想了兩分鐘。

    等想好后,他道:“沒有遺憾的感覺。如果我和她的緣分就這么多,我也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對屠貞貞的真感情,我們都明白了。來吧,喝酒。”

    望著冷爵梟舉起的酒杯,慕容景問了聲:“那如果是你呢?如果你的余生里沒有了林語嫣,你會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我會繼續好好的活下去,只因為三個孩子。至于我自己,心死了,也就感受不到愛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張嗎?愛情有那么玄乎嗎?”慕容景滿眼表示懷疑。

    冷爵梟道:“慕容景,當你有一天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你會明白除了對方你再也無法愛上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可以和一個你不愛的女人結婚,甚至可能還會有孩子。但你的生命中再也感受不到愛情的滋味,你再也沒有那種臉紅心跳、患得患失的感覺。”

    “當你渾渾噩噩的隨波逐流后,你還會發現,你已經不知道什么是愛情……如果你不曾真正擁有過愛情,那你從來就不懂什么是愛情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白景瑞陷入了沉靜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而孔麒麟眼神惆悵,仰起頭望向天空,忽然舉杯對著天空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慕容景一臉復雜的望著冷爵梟:“你說的頭頭是道,所以你懂什么是愛情?”

    沒想到,冷爵梟卻搖搖頭:“我還沒有完全懂,或許這輩子也不會懂……”

    “愛情是個進行時,也是一個將來時,逝去的愛情只能稱之為回憶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一聲長嘆:“看來愛情是個永遠搞不懂的哲學題!”

    “真是人艱不拆!來來來,人間不值得,我們還是喝酒吧!”

    慕容景舉起了酒瓶,對瓶直接喝了。

    孔麒麟收回視線,笑道:“都是下凡來歷劫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我現在經歷的是情劫?”慕容景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冷哼一聲不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四個男人把酒言歡,之后是天南地北的聊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快亮時,他們才陸續回屋去睡覺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點,林語嫣帶著龍花開車來接冷爵梟回去。

    在去的路上,龍花得到了電子掃描件。

    她立刻將鑒定結果告訴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林語嫣頓時感嘆道:“幸好小童是我爸的親生兒子!對我來爸來說,也算是一件幸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,那小童的媽媽為什么要撒謊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她是想騙過那個相好吧。”林語嫣說了句。

    龍花繼續道:“杜海娟這段時間的行蹤已經調查清楚了,她大部分的出差原因都是因為公司外派,但也有幾次是因為個人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她總是去海陽市的一處民宅,最近一次記錄是在兩天前,她晚上九點進了小區后,第二天上午十點才離開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那個男人做什么的?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叫王強,是個放小額高利貸的無業游民,他在家里辦公,身邊有兩個親戚在幫他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僅放貸款給附近的居民和菜市場的個體戶,最大的放貸群體是大學生!”

    她剛一說完,林語嫣冷笑道:“你可別告訴我,他給大學生放的貸是那種裸貸!”

    “太太,還真就是裸貸!”龍花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的大學生能夠做出裸貸行為的,大多數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個人消費欲,她們的家長要是知道了,心里一定很難受。”

    望著林語嫣的一臉復雜,龍花接著道:“我們安排在海陽市的人已經找到了王強的罪證!他將那些裸貸學生的照片和私密視頻都打包賣給了好幾家網站。”

    “那幾家網站也搞直播節目,里面的會員都會被群主拉進群里,然后再進行付費制的觀看那些圖片和私密視頻。但網上有幾個會員嘚瑟,將幾張照片發到了朋友圈,被人給轉發了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那些大學生的眼睛上被打了馬賽克,但熟悉她們的同學和朋友看到后,一眼就認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,現在就等你做決定,隨時可以報警抓王強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沉思后說道:“王強和杜海娟的關系匪淺,杜海娟又是林小童母親,她現在還是我爸的妻子……我得先見見杜海娟,從她那里得知實情后,才能采取下一步的行動。將傷害小童的系數降到最低!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龍花道。

    當前方出現紅燈時,林語嫣提前將車停下。

    此時,車內裝置上有來電顯示。

    她開著藍牙,樂悠悠的聲音傳來:“語嫣,你現在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開車,悠悠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樂悠悠支支吾吾道:“我剛才……用了兩支驗孕棒,都顯示我懷孕了!”

    林語嫣頓時心驚,張大的嘴問道:“你懷孕了?那孩子爸爸是誰啊?又是獨孤九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