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30章 情敵戰術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30章 情敵戰術

    十分鐘后,林語嫣拿下了耳塞。

    她對龍花道:“龍花,把安全帶系上。”

    龍花一聽,趕緊伸手系上安全帶。

    林語嫣開車帶著她離開了停車場。

    “帶給悠悠的東西拿好了?”

    “恩,就在車的后備箱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對了,你之前上車時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龍花回道:“太太,我從江七的手下那里聽到消息,他們說南宮桀很可能過幾天會回國。”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特別含義嗎?”林語嫣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具體代表著什么,但從他們的口氣里聽出江七好像對南宮桀很不滿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先不管南宮桀了。當下的緊急事情是要阻止他們綁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們要綁架誰啊?”

    在她把竊聽到的內容說了后,龍花道:“要不要直接將這件事告訴莫先生?”

    “如果跟他說了,他做出什么保護措施,江七和蔣濤新就不會下手了,繼續留著他們是一個隱患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,那你的計劃是什么?”

    龍花這一問,林語嫣輕笑一聲:“準備好火坑,等著他們自己跳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我隨時聽候太太調遣!”

    “龍花,抓捕他們的事情,由我和師兄他們代勞就行了。你和龍月主要負責杜海娟的事情,你們盯緊點,隨時等候下一步計劃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太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長嘆一聲:“接下來該去看望我那個好閨蜜了,唉,她的事情真讓人發愁……”

    四十幾分鐘后,林語嫣的車開到了樂悠悠的住宅樓下。

    她拿著外賣下車了。

    不到半分鐘,龍花將車開走去接冷爵梟了。

    等林語嫣按了門鈴,樂悠悠來開門時,她旁邊還站著冷思辰。

    “嗨,大嫂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冷思辰微微一笑:“我來竄門!”

    他說完后就轉身走向客廳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向樂悠悠,輕聲問道:“他是不是喝了很多酒?”

    “你聞到了?”

    “靠,都熏得我頭疼!”

    樂悠悠接過她手里的餐盒,感嘆道:“吃你帶的外賣,可真是不容易啊……我都快餓死了!”

    “悠悠,外賣的事情我有錯,聽我跟你解釋……”

    等三人都坐在沙發上后,林語嫣將之前在游戲城聽到的事情說了。

    樂悠悠怒罵道:“這個綠茶婊謝丹丹,怎么又出來作妖啊!她是不是就想待在牢里?你當初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,她還不知悔改,提前出來了也不好好做人?她天生就是個賤種啊!”

    冷思辰手里依然拿著杯紅酒,一臉醉態道:“語嫣,你趕緊將這些人都送進去!我做莫心的代理律師,保證讓他們重判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這種人不能再放任不管了,留在社會上就是毒瘤!”林語嫣抓起桌上的巧克力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樂悠悠臉色尷尬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林語嫣詫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語嫣,我先別咽下去!這是特殊巧克力……”

    她這一解釋,林語嫣趕緊奔到洗手間,將巧克力吐在了水槽里。

    冷思辰不解道:“悠悠,這是什么巧克力?”

    樂悠悠臉頰有些泛紅,她湊近他的耳朵說了兩句話。

    他一臉怪異:“你哪里搞來的這些東西?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這時候,林語嫣已經漱完口走出了洗手間。

    “樂悠悠,老實交代,巧克力里面什么成份?我現在怎么感覺有點熱呢?”

    “語嫣,你別生氣啊……其實這巧克力當初是為了阿九買的……”

    樂悠悠將來龍去脈解釋了下,還將自己會懷孕的事情也說清楚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聽了后不禁搖搖頭:“悠悠啊,你真是太大膽了!獨孤九要是知道他是因為吃了你的巧克力,還被你催眠的情況下才跟你發生了關系,他是不是得氣的吐血?”

    “樂悠悠,你墮落了!”冷思辰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評價我啊!你們是不明白我心中的痛苦……阿九遲遲不跟我確定關系,我都快失去信心了!”

    “每當我認為我和他能夠進一步的時候,他總是拒絕我!我都懷疑他是不是還喜歡著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臉難受道:“我被這種想法折磨的失眠!我真受不了了!我才求助于催眠師顧依戀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顧依戀為什么會幫你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因為我對阿九的癡情才幫忙的!”

    冷思辰嘲諷道:“女人就是愛管閑事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看向他:“你用得著損所有的女人嗎?”

    “算我說錯話了,我還是喝我的酒。”

    眼下,樂悠悠懷孕已成事實,林語嫣問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辦?直接告訴獨孤九嗎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怕他知道后會生氣,萬一因此離開我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知道怕了,對他催眠強行和他發生關系時,怎么沒有預設到這個后果?”林語嫣一臉無語。

    樂悠悠可憐巴巴的拽著她的衣袖:“語嫣,你快幫我想想辦法吧,等事情解決后,你再好好教訓我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扶額,苦思冥想。

    想著想著將視線落在了冷思辰的臉上。

    他一臉警覺:“林語嫣,我告訴你,別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!我不過就是心理煩悶路過這里來喝點酒,不是為了讓你們利用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他說什么,林語嫣和樂悠悠同時看著他,只是微笑著什么話也不說。

    直到冷思辰渾身不自在的站起身:“你們真是夠了!別再這樣笑了!看得我渾身不自在!”

    “思辰,身為悠悠的前未婚夫,你耽誤她兩次,是不是有責任幫她搞定她的幸福?”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這是道德綁架!”冷思辰無奈道。

    樂悠悠假裝趴在林語嫣肩上哭泣道:“語嫣,算了,我們別求他了,說什么是我的好朋友,說什么希望我能幸福,原來不過就是隨便說說的!”

    “冷思辰,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的幫忙,大不了我讓阿九把我甩了,大不了我去醫院墮胎……”

    在她說完后,冷思辰一臉生無可戀道:“我自己的感情都還沒搞定呢,上你這里來扮演你男人,我真是閑的居然來你家找酒喝……”

    明知道樂悠悠是在裝可憐,但他還是答應了幫忙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林語嫣坐在客廳給獨孤九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起初,他沒有接。

    等過了兩分鐘后,獨孤九把電話回了過來。

    林語嫣立刻急聲道:“獨孤九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繼續道:“冷思辰真是瘋了,他居然喝醉酒來找悠悠表白,說還愛著悠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有這種事!”獨孤九的聲音立刻冷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對啊,悠悠剛才還把我趕出了家門,我不知道冷思辰和她在屋里做什么,萬一悠悠心軟……”

    獨孤九寒聲道:“你們現在在哪?”

    林語嫣回了句:“我在悠悠家門口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

    她收起電話,剛才都沒說完,獨孤九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林語嫣已經猜到,此刻的獨孤九一定在來樂悠悠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為了演得逼真,她走出門,還把門給關上了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,過了二十分鐘后,電梯門開了。

    獨孤九像陣風一樣疾步走來!

    他手里拿著鑰匙,看都不看林語嫣,立刻開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當他們倆走到臥室門前,獨孤九立刻砸門道:“冷思辰!你給我滾出來!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