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34章 家常瑣事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34章 家常瑣事

    聽到獨孤九的問話,林語嫣轉身說的坦誠:“在那個時候,愛也好,不愛也罷,這些都不重要的。重要的是,我和爵梟都堅持下來了,即便是再痛苦再困難,我們都選擇了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愛不是脫口而出的海誓山盟,也不是天天掛在嘴邊的口頭語。”

    “愛是需要堅守需要去經營的,如果彼此都不夠愛,彼此都不愿付出和不知感恩,再美好再偉大的愛情,都會在平淡的歲月中消磨殆盡。”

    “物質條件好只能讓生活過的舒適,卻不能代表愛情的舒適度,愛需要兩個人共同努力和珍惜。即便是在一起了,愛也是這輩子的修行課,學不會如何愛自己,也學不會如何愛別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一個人只愛他自己,他這輩子也得不到真正的愛。因為他不懂愛!”

    林語嫣的幾句話讓獨孤九笑了。

    她問道:“你笑什么?是不是覺得我這個人特愛講道理?”

    他搖頭:“我笑的是,盡管你像是在用你的想法來說服我,但我竟然也被你給慢慢說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的性格挺好。”

    她不以為然道:“好什么呀,我就是太啰嗦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只對自己認可的朋友‘啰嗦’,如果是你真正在乎的人,你會掏心掏肺的對他們好。”

    “交朋友就該交你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拱拱手一副江湖習氣:“獨孤九,咱們彼此彼此。爵梟有你這樣的朋友,我也替他感到很值!”

    他微微蹙眉:“爵梟的朋友?難道我不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你有沒有把我當朋友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淺笑道:“看來我今天的態度讓你生氣了?”

    她倒也直白:“確實有點生氣,你就算跟悠悠之間鬧矛盾,也不該把我們這些身邊關心你們的朋友當出氣筒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如果不是看在悠悠的面子上,我還真懶得管你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古時候的媒婆,哪能天天操心別人的感情事!我自己的事情還忙不過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句對不起,讓她有點訝異:“你居然道歉了?我沒聽錯吧?”

    獨孤九面前平靜道:“你沒聽錯,我為之前的態度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這個人性子孤僻,對人情淡薄,除了冷爵梟和花海彬,能真正算得上是我朋友的也就那么幾個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你不用解釋。朋友不在多,在于知心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還是最后說了句:“獨孤九,悠悠現在有孕在身,也許有時候會胡思亂想,如果你真的愛她,不要讓她一直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來勸你接受悠悠,身為她的好朋友,我不希望她愛的太卑微,我會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有事電話聯系。”

    獨孤九點了下頭,目送她離開。

    等林語嫣走后,他抬眸看向樂悠悠所在的樓層,心里很糾結。

    本來心中煩躁且郁悶,但林語嫣的那幾句讓他有了新的感受。

    為了讓樂悠悠意識到她自己的錯誤,獨孤九還是忍著對她的擔心離開了小區。

    離開小區的林語嫣直接打了輛出租車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反正冷爵梟那里由龍花開車去接了。

    在林語嫣即將到家的時候,她的手機響了。

    是林宗打來的的電話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接了:“林宗,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?”

    自從知道他住在療養院后,她幾次都想去看他,但為了不唐突,她給他事先打過電話。

    但都被林宗拒絕了。

    之后兩人只是發微信或者打電話來聯系。

    “語嫣,我就有話直說了,有件事,恐怕需要你的幫忙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事?你說。”

    林宗道:“你弟弟的前女友盧葦最近來找我太過頻繁,我能看出她好像對我有意思……可我對她不過就是普通朋友的關系,我有點為難,如果她繼續來找我,我恐怕要換一家療養院了。”

    聽他一說完,林語嫣緊緊擰起眉心。

    最近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遇上這么多朋友的感情事!

    先有白景瑞,后有樂悠悠,現又出現了林宗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真把她當居委會大媽了?

    她很忙的好嗎!

    可面對為難的林宗,林語嫣明白,如果不是涉及到盧葦是劉光明的前女友,林宗也不會有所顧忌。

    直接換家療養院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我想想看,這件事怎么處理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問道:“林宗,她有向你表白過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表白那就容易解決了,我可以直接拒絕。關鍵是她不說,但還經常來找我,這就讓人為難了,我總不能趕她走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說完,林語嫣便有了主意:“有辦法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她笑道:“要不你去找個她沒見過的女性朋友,讓對方來充當你的女朋友,等盧葦下次再來的事情,你當面一介紹,盧葦就知難而退了。”

    林宗頓時稱贊道:“這個辦法好!我怎么就沒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事啊,這不已經想到了嘛!”

    “恩,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林宗,你還要住在療養院多久呢?”

    他完全可以回家去,她有些不明白他為什么會一直住在療養院。

    “語嫣,你是不是覺得我會選擇住在這里,很奇怪?”

    聽他主動提起,她承認了:“一開始我確實覺得奇怪,但我相信,你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訴你真正的目的,療養院里住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民間手藝人。他無兒無女,一生都奉獻給了自己的事業,他有令人尊敬的匠人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住在這里后,是在無意間和他認識的,接觸了幾天后,我對他的精湛絕技很感興趣……如果他能夠將手藝傳授給我,以后我可以在我的珠寶事業上開拓出一片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林宗,希望你能夠得償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希望吧……”

    繼續聊了一些生活瑣事后,林語嫣和他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出租車也開到了別墅的外面。

    她沒有讓司機開進院子里,付了車錢后便步行回去了。

    正當她準備走進大門時,亞撒背著個包急匆匆的跑出來。

    林語嫣下意識拉住他的手臂:“兒子,你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“媽媽,我去見個朋友,很快就回家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朋友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:“一個游戲里認識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一頓,問了句:“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名叫什么?”

    亞撒開始不耐心了:“哎呦媽媽!你問這些做什么?就算告訴你真名,你也不認識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認識,我問一句怎么了,我連問你的權利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他嘆氣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其實我也不知道她真名叫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勾唇一笑:“連對方真名都不知道,你就去見人家?不行,你不能去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亞撒立刻討好道:“我的好媽媽!我的美女媽媽!你讓我去好不好?我很快就回來……我的作業都做完了!”

    “作業做完了也不能去!亞撒,你不是一般的孩子,那些來歷不明的人,你不能去見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謝丹丹和蔣濤新他們在籌劃綁架的事情,林語嫣就有些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就算要綁架的目標不是亞撒,也哪怕亞撒還沒有轉到那所學校,可當媽的她已經在擔心了。

    “媽媽!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!”

    “是嗎?你現在有18歲了嗎?”

    她這一問,亞撒就冷哼一聲,氣呼呼的上樓了。

    “亞撒,你可別在你爸爸面前這樣耍性子,你知道的,你爸爸不允許有人欺負他老婆,哪怕是親兒子都不行哦!”

    亞撒一臉郁悶的走在樓梯上,回眸看向她,語氣委屈道:“你們就只會欺負單身狗!我以后交不到女朋友就是你們的錯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