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38章 器官捐獻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38章 器官捐獻

    兒子對于女生的評價,讓冷爵梟和林語嫣默默站起身,提前離開了。

    看來擔心亞撒會早戀的事情是不會發生了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不會。

    夫妻倆走出奶茶店時,林語嫣回眸又看了一眼亞撒。

    只見三個孩子已經坐一起了,莫水水這個女孩顯然更熱衷聊天。

    “老婆,讓這三個孩子成為朋友吧,兒子需要一些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同意了,我沒意見。”

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上了車。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我們等他出來后,一起和他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其實已經派了兩個新保鏢保護亞撒。”

    “啊?新保鏢?在哪?”

    她開始四處查看周圍的人。

    冷爵梟勾唇一笑:“你看不到的,他們要是一般的保鏢,我也不會安排他們在亞撒身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咱們兒子有多鬼頭,他不喜歡保鏢跟著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謝謝你!”

    他捏了下她的臉頰:“傻女人,我派人保護我們兒子是應該的,用不著對我說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出錢出人力資源,我不過說句謝謝,已經很占便宜了!”她一臉笑道。

    畢竟養育孩子是父母的共同責任。

    包括保護好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餓不餓?”冷爵梟坐在駕駛位。

    她側眸看他:“要不今晚我們在外面吃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你說吧,去哪?”

    他開車駛離了停車場。

    林語嫣說道:“要不去顧不凡那里吃火鍋吧?上次都沒吃成!”

    “行,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車開出去不到十分鐘,林語嫣就接到穆天打來的電話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沉,穆天這幾天正在負責陸小桃兒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穆天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太太,陸小桃兒子的腎源出了點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穆天道:“兩天前,我已經派人找好了腎源,如果按照計劃,本來安排明天就可以動手術。但器官捐獻者的家人找上了門,說出車禍的男孩子是被人販子拐賣走的,并不是孤兒院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那你調查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“孤兒院的院長不見了,現在無法得到求證,他之前提供的資料也不能全信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問:“那個男孩子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他現在已經轉為普通病房,醫生說很可能活不到明天早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在哪?”

    穆天回道:“我在市人民醫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繼續留在那里,我和爵梟現在就趕過去處理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太太,那待會見。”

    電話掛了后,林語嫣將事情復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冷爵梟問道:“器官捐獻的那個孩子,是自己選擇這么做的嗎?”

    “穆天親自跟那個男孩談過,男孩愿意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真的沒救了?”

    林語嫣遺憾道:“當時他送醫院后,因為傷勢嚴重,醫生說最多活不過五天,現在是第四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醫院后,我們再了解更多的詳細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得知這么小的孩子即將離世,冷爵梟和林語嫣都面色嚴峻,兩人都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哪怕是個陌生小孩,但升為父母的他們,為這個世界上有這么多無奈殘忍的事情感到悲涼。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他們到了人民醫院。

    穆天看到他們時愣了下,知道他們易容后又習以為常了。

    “冷總,這是那個孩子的基本資料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仔細翻閱了下,說道:“單從資料上看,確實沒什么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穆天,那孩子的家人呢?”林語嫣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在孩子的病房。”

    她道:“你把他們叫到休息室跟我們溝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去跟他們說。”穆天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鐘,一對看起來穿著老土的男女來到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他們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,聲稱是男孩的父母。

    穆天將之前與男孩溝通的結果,再次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了一次。

    還向這對父母出示了器官捐贈的文件。

    男孩不僅簽了名還按了手印,監護人是孤兒院的院長,也簽了名和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紅衣女人冷笑道:“我們都不識字,你不用再給我們看這些。反正捐贈器官的事情我們不同意,那個什么院長代表不了我們!”

    金牙男人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出生證明,他道:“這是我兒子當初在鄉衛生院的出生證明!孩子在兩歲時,跟我一起進縣城置辦年貨失散了,就是被人販子抱走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為我家二叔病了,剛好住進了我們兒子的同一間病房,我們也不可能找到兒子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金牙頓時掩面抽泣起來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著男孩子的2寸照片,再看看眼前這對夫妻,確實看出些相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再去做親子鑒定,有些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哪怕證明他們確實是直系親屬,但捐贈器官的事情無法繼續拖下去……

    陸小桃的兒子已經病得很嚴重了,不出一個月,可能連換腎的機會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不管她生前做了多少惡心她和傷害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她的兒子是無辜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她的兒子也是她的弟弟,父親林翔的小兒子。

    無論怎么說,她都要責無旁貸的全力營救陸小桃的兒子。

    “陸先生,陸太太,我很理解你們的心情。但你們的兒子哪怕那么小,都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去拯救另一個生命,我們可不可以也尊重他的遺愿?”

    紅衣女人怒聲道:“我們為什么要尊重?他不過才七歲!他懂什么?還不是你們這些別有用心的人忽悠孩子!還有那個沒人性的院長!不知道你們給了他多少好處……”

    “陸先生,陸太太,器官捐錢是無償的。”冷爵梟面色鎮定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!無償?鬼才相信!我兒子現在快死了!你們這些黑心的人就這樣盯著他的腎,你們到底有沒有心?他還是個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望著金牙男人用方言繼續狠狠的罵他們,林語嫣和冷爵梟面色復雜,完全承受著這夫妻倆的語言暴力。

    文化思想上的差異,太正常不過。

    他們也不想去說過多的話。

    有無私愿意捐贈器官的人,自然也有完全不能同意和理解這一行為的人。

    很正常,也合情理。

    器官捐贈本就是自愿的行為,面對現在的這種特殊情況,林語嫣也不想再勉強他們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們不同意,我們選擇放棄。但凡你們的兒子還有機會活下來,我們都愿意盡綿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穆天早在之前就跟這家醫院的主治醫生說好了,如果男孩子有治愈的可能,不惜一切代價救活。

    可奈何醫生也沒有那種什么病癥都能治好的本事。

    試過最后的治療辦法且無效后,穆天才去跟腎源相匹配的男孩去溝通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,溝通很順利。

    臨近手術卻出現了這樣的突發情況。

    相匹配的腎源不好找,畢竟不是有大批的活人等著捐獻器官。

    而且林語嫣明令禁止不能通過非法渠道獲取腎源。

    不能為了救人就泯滅了人性和良知。

    當林語嫣滿心遺憾的走出休息室時,本來在哭的金牙男人忽然沖著他們說道:“如果我們兒子的腎真能救活一條人命,我們也愿意救!但不能無償捐獻!你們要是能拿出一千萬,我們就同意了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