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39章 可疑腎源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39章 可疑腎源

    金牙男人說的這番話,頓時讓林語嫣反感至極!

    他們這是要拿兒子的腎來賣!

    而且還是天價!!

    好好的捐贈器官,瞬間變成了冰冷的金錢交易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你們要是同意給錢,我們現在就同意做手術!”

    此刻的男人臉上,哪里還有一點淚水可言。

    林語嫣甚至覺得他剛才的所有反對和辱罵,不過就是在做鋪墊,為了獲取此刻談判的籌碼。

    “我們兒子確實沒救了,但孩子的爺爺奶奶都說要將孩子的尸體帶回老家!如果把腎臟免費給了你們,孩子的尸體就不完整了……”

    紅衣女人畫蛇添足的解釋,讓林語嫣冷笑出聲:“既然不完整,那就讓孩子安靜的走!不要動他的身體!”

    “我們說了,只要你們肯出錢,孩子的腎臟可以賣給你們!我們也就當是行善積德了……”金牙男人逐漸露出了貪婪的本性。

    冷爵梟冷眼望著他們,沉聲道:“你們身為孩子的父母,兩個人都在這里跟我們談條件,甚至沒留下一個人在病房陪伴孩子,口口聲聲都是錢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們是孩子的親生父母,孩子真是倒霉!竟然會有你們這樣冷血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喂!你們怎么回事啊?你們憑什么罵我們冷血?醫生已經無能為力了,難道我們不想救活孩子嗎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沒救了,那我們再難過也沒有什么用啊!家里還有兩個孩子要養,我們要點錢怎么了?很過分嗎?”

    金牙男人一說完,紅衣女人繼續道:“對啊!我們沒錯啊!孩子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,好歹也養到了兩歲,難道我們沒有功勞嗎?憑什么孩子一出事就得器官捐獻?你們又憑什么免費拿走孩子的器官?”

    面對這樣越發沒有人性的溝通,冷爵梟徹底放棄。

    他看向林語嫣說道:“我們走吧,不必再談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臉色很差,替那位小男孩難過。

    見他們很快就離開了,金牙男人和紅衣女人一臉失望和不甘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林語嫣甚至還能聽到他們倆的吵架聲。

    紅衣女人埋怨自己的丈夫要價太高了。

    現實如此殘酷,人性永遠比你想象的更黑暗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林語嫣和冷爵梟一起走進了小男孩的病房。

    他一臉毫無血色處在昏迷中,醫生正在檢查他的身體狀態,旁邊站著一名護士。

    穆天走向前問道:“張醫生,他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張醫生搖搖頭:“毫無起色,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后又補充道:“如果你們要做換腎手術,還有五小時的時間可以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確,等孩子即將快死的時候就可以做手術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張醫生,陸志國的病情如何?”

    陸志國就是陸小桃的兒子。

    因為林翔殺了陸小桃,陸家的人就拒絕孩子姓林。

    張醫生剛要回答,只見一位頭發花白的老男人,匆匆拎著個醫用冷藏箱跑進來。

    “爸!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林語嫣當即走向前。

    林翔沒空搭理她,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匆匆走到張醫生面前。

    “張醫生,我兒子的腎源找到了!盡快動手術吧!!”

    張醫生掃了眼他手中的冷藏箱,也沒問腎源的來源處,他只是道:“你確定可以用這個腎源?”

    “我很確定!而且完全匹配!腎源的提供者是一位五歲的女孩。”林翔回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向冷爵梟,而他的眼中照樣存在疑問。

    張醫生不再猶豫,說道:“行,你跟我來吧!我們現在就去你兒子的病房,需要得到孩子監護人的簽字才能動手術!”

    林翔隨著張醫生剛出去幾步,林語嫣跟上去問道:“爸,腎源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“花錢買的!”

    林翔一臉嚴肅,眼底是掩藏不住的擔憂和忐忑。

    畢竟陸志國是他的親兒子,他不可能無動于衷,哪怕孩子的母親多么人盡可夫。

    “哪里買的?”林語嫣又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翔邊走邊道:“你就別問了!腎源的事情我已經辦妥了!你們不用管了!做手術的錢我也有點積蓄,足夠了!”

    他腳步飛快的跟上了醫生,腎源雖然在冷藏箱里,但需要盡快動手術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林語嫣看出了他的心虛和隱隱的歉疚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頓時沉重起來。

    就算林翔不說,她已經意識到這腎源的來源處肯定不簡單……

    冷爵梟走到她身邊,摟住她的肩膀安慰道:“語嫣,這件事,不再適合我們去管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爸沒有干什么非法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希望他沒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是不是因為我沒有把這件事提前辦好,才讓那個小女孩失去了她的腎臟?”

    他看向她的眼睛,發現林語嫣已經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語嫣!你不要想多了,或許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!”

    “真是這樣嗎?匹配的腎源那么難找,我爸這么順利就找到了?他到底是哪里找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,只要有錢,會有‘私人訂制’。

    即便是要腎要心都可以拿到。

    冷爵梟摟著她的肩膀,強行離開了這令人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到醫院的地下停車場,他拉著林語嫣上車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情緒已經完全失控了……

    哭的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他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安靜的陪著她。

    此刻的冷爵梟,眼眶也有些紅。

    之前的情緒壓抑都在這一秒釋放了。

    他們都為即將離世的男孩難過。

    也為男孩擁有那么冷血的父母而遺憾。

    還為林翔拿到的腎源而心不安。

    可就算心不安,又能怎么樣呢?

    腎源已經買到手了,能救陸志國的命!

    作為他的父親,林翔竭盡所能的救自己的兒子,沒有錯!

    如果換做是林語嫣和冷爵梟,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,或許也會選擇極端的辦法。

    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但凡自己身上的器官如果能夠用在孩子身上,大部分的父母都會毫不猶豫的做出犧牲。

    然而,現實總是充滿了意想不到的反轉。

    當林語嫣收拾好情緒,擦干眼淚后,準備去醫院陪父親等在手術室的外面。

    她接到了杜海娟的電話。

    很意外!

    電話一通,杜海娟悲憤的破口大罵:“林語嫣!你快告訴我!你爸林翔這個畜生究竟在哪?!你和你爸是不是一伙的?林翔這個挨千刀的王八蛋!!”

    林語嫣被罵的一頭霧水,她蹙著眉峰問道:“杜阿姨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竟然不知道?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么,我爸到底做了什么事,讓你這么憤怒?”

    杜海娟氣的幾乎昏厥,她好不容易站穩腳跟,一臉恨意道:“林翔這個畜生為了救他和陸小桃的小賤種!不惜偷我兒子的腎去救人!我已經報警了!我一定要讓這個老混蛋去坐牢!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