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40章 自私父愛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40章 自私父愛

    杜海娟的話,驚得讓林語嫣將手機砸在了大腿上……

    手機那頭,杜海娟還在滿心悲憤的辱罵。

    邊罵邊哭。

    冷爵梟立刻拿起林語嫣的手機問道:“林小童現在在哪?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一出現,杜海娟有了一秒的微愣,但立刻道:“還能在哪?他現在在401武警總醫院!到現在都還沒有醒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杜海娟在手機那頭嚎啕大哭,林語嫣回神,她從冷爵梟手中拿回手機。

    她馬上道:“杜阿姨,你先別急!這件事等我去問我爸之后再告訴你!你先不要報警!”

    “晚了!我已經報警了!!我估計那個老混蛋應該是去人民醫院了……我現在就打電話告訴警察!”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

    杜海娟已經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林語嫣一臉沉重,腦子還處在一片懵的狀況。

    難道父親拿到醫院的腎源真是弟弟林小童的?

    “語嫣,我們回醫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夫妻倆下車后直奔陸志國的病房。

    因為他屬于重病患者,也因為換腎手術的特殊性,立刻安排了手術。

    陸家的人因為林翔順利拿到腎源,對他的態度也比之前好了許多。

    畢竟林翔給了一百多萬了,腎源又是他提供的。

    手術的錢用不了多少,剩下的都是歸那些陸家親戚所有。

    為了以后的財路,他們也會對林翔客氣些。

    在動手術的期間,陸家的親戚都去吃飯了。

    只有林翔獨自守在手術室門口。

    林語嫣在看到他的一瞬間,再次淚奔。

    在她的固有印象中,林翔的個子高出她很多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他,早已經慢慢變的佝僂,看起來也矮小了許多。

    父親是真的老了。

    “爸!”她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林翔回眸看她,見到她的一瞬間,眼神有些逃避。

    冷爵梟拉著林語嫣的手走向前,離林翔不到兩米遠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又回來了?”林翔低垂著腦袋。

    “爸,杜阿姨剛才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的慘淡:“我知道你要問我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我承認,給志國的腎源是小童的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心驚!

    還不等她繼續問下去,林翔抬眸看著她,眼神復雜道:“小童是志國的哥哥,他的腎源剛好能匹配,甚至大大優于那個出車禍的小男孩。”

    “張醫生說過,就算用了那個男孩的腎臟,后期不能保證不會出現排異現象。我真的不希望志國再吃苦頭了……他還那么小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林翔哽咽的伸手抹眼淚。

    “語嫣,我欠了陸家一條命,我希望志國長大后可以少恨我一點!作為他的親生父親,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,我希望可以做到我力所能及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!但我想知道真相,小童的腎是自愿捐獻給弟弟的嗎?”

    她這一問,林翔面色發沉久久不語。

    冷爵梟面色冷靜的說了句:“爸,杜海娟已經報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還是早點離開吧,我可以安排你走。”

    面對女婿的包庇和善意,林翔老淚縱橫……

    “爵梟,我女兒能嫁給你,真是她今生最大的福氣!很遺憾,她有這樣的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僅沒有因此嫌棄她,還愿意幫助我這個殺人犯老丈人,我這張老臉早已經丟盡了!”

    林翔表情肅穆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當!小童雖然是我的兒子,但他不愿意為自己的弟弟捐獻腎臟,是我花了錢找私人醫生給他開的刀!”

    “嚴格的來說,我就是偷了他的腎!他這輩子就一個腎了……是我的自私毀了他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用再幫我了。法院該怎么判就這么判!”

    望著老父親已經接受坐牢的命運,林語嫣自然不能接受:“爸!我相信小童不會告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翔笑的一臉無奈:“就算小童這孩子心善不會告我,但他媽是絕對不會原諒我的!”

    “語嫣,其實我知道杜海娟在外面有人,我和她復婚后,她其實也不是真心的,不過就是為了我的那點財產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我給陸家人做手術的那點積蓄,我手里確實還有一套別墅。但我已經把這套別墅過戶給了小童,算是我對他做出的一點補償。”

    他眼帶懇求的望著林語嫣繼續道:“我走后,你一定要幫我照顧好小童,千萬不要讓他走上邪路!要讓他這輩子堂堂正正的做人,不要像我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這輩子過的很失敗!已經沒有重頭開始的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你別說這些了!你不會坐牢的!小童也不會恨你的……”林語嫣滿臉淚痕的抱住了林翔。

    冷爵梟站在一邊,望著這個可憐的老岳父,心生悲哀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是心疼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林語嫣的每一次難過和心痛,都讓他跟著一起難受。

    多希望可以承擔她內心所有的傷痛。

    她遭受的挫折還不夠多嗎?

    在父女倆相互安慰鼓勵時,冷爵梟走到一邊快速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他從龍花那里將杜海娟的號碼問到后,立刻打給了杜海娟。

    希望可以有另外的辦法解決。

    在林語嫣和林翔聽不到的拐彎走廊處,冷爵梟僅用一分鐘的時間跟杜海娟談成了交易。

    錢不是萬能的,卻能解決很多問題。

    比如收買杜海娟。

    哪怕對方獅子大開口要了一個億。

    為的不過就是林翔不坐牢,林語嫣也不用痛苦。

    就算這個親爹不靠譜,但林語嫣還是深愛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。

    心愛的女人太過孝順,他作為她的丈夫也只能默默支持和保護她。

    在等手術期間,林翔一直沒停跑,等著警察來抓他。

    而林語嫣是擔心父親被抓走。

    直到手術順利的結束了,警察也沒有來醫院。

    按辦案流程,就算杜海娟撤銷了對林翔的指控,向警察說明是一場誤會,說林小童是自愿捐腎的,但林翔還是會被帶走審問事情的來龍去脈,以防杜海娟是受人威脅才臨時改變了證詞。

    可警察一直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冷爵梟當即明白了杜海娟的計謀。

    難怪她先打電話給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不過就是為了錢來兜圈子利用林語嫣愛父親的心。

    當冷爵梟帶著林語嫣離開醫院時,歐陽也打來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冷總,林小童確實在401武警總醫院。他已經醒了,我趁杜海娟去找醫生談話時,問了林小童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說?”

    歐陽回道:“林小童說不會報警抓林翔,但從此以后不想再看到林翔,說不會原諒他的所作所為。”

    “你派人留意杜海娟,這個女人很有心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