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41章 景瑞救人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41章 景瑞救人

    電話掛了后,冷爵梟將事情都告訴了林語嫣。

    她面色深沉道:“她利用小童來敲我們竹杠,很可能她的那個相好也參與了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歐陽會留意她的舉動,她一旦犯事就將她拿下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感慨道:“本來我因為小童還對她有所顧忌,現在看來對她太過寬容!沒想到她是這么沒有底線的人!連兒子都可以拿來出賣!萬一她下次直接傷害到小童,那就真的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起你父親,像杜海娟這樣的母親更危險。你爸至少是為了救他的小兒子,才做出那么自私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把唯一的房產留給了小童,你爸還是愛小童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他認真道:“老公,杜海娟的事情,我需要知道更多真相。如果有必要,我希望還是讓小童也知道一些,我不希望他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母親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怎么處理杜海娟的事情,你做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晚上十點,白景瑞和喬伊人站在一條江邊,兩人相隔三米遠。

    喬伊人望著手中大紅色的離婚證,還是忍不住的落淚了。

    她說道:“景瑞,謝謝你給我婚姻,是我自己親手毀了這個家。”

    “伊人,事到如今,這些都不必再提了。我也不恨你了,孩子你就好好撫養長大。如果以后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你也可以來找我,我能做的也只能到此為止了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有情有義,但喬伊人卻已經不會再這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淺淺一笑:“謝謝你。”

    “景瑞,我先走了,謝謝你今晚答應和我吃最后一頓飯。”

    目送她打車離開后,他獨自一人繼續站在江邊吹著冷風。

    二十分鐘后,當白景瑞準備離開時,在他轉身的一瞬間,余光瞥見一個白色的身影縱身一躍……

    他愣在當場!

    眼睛盯著江面上撲騰起水花后,人影很快沒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白景瑞感覺到大腦打了個冷顫!

    將手機和錢包隨意丟在地上后,他也是縱身一躍,跳進江里去救人了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白景瑞抱著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年輕女人走上了岸。

    她已經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他立刻給她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復蘇。

    半分鐘后,女人開始咳嗽,從喉嚨里咳出一些江水。

    當葉傾城睜開眼睛后,她有些恍惚的看向白景瑞,啞聲道:“瑞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喊他瑞哥,白景瑞有些訝異:“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“瑞哥,我曾經和你在一個劇組拍過戲……只不過是個沒幾句臺詞的群眾演員。”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道:“確實沒有印象。你為什么要跳江?”

    葉傾城頓時有些尷尬:“是不是讓瑞哥誤會我自殺了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瑞哥,我怎么可能自殺!”

    “我其實是為了尋找我媽留給我的玉鐲子,三天前,我和朋友在江邊喝酒,把酒瓶子甩向江里時,我不小心把玉鐲子也給甩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最近這段時間太辛苦瘦了,連手腕都瘦了不少!”

    白景瑞扶她起來,淺笑了聲:“不是自殺就好,不然我還得勸你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瑞哥救我!我好感動……”

    他脫下外套擰了擰水,隨意道:“沒事,剛好碰上了,就算是別人我也會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不要再跳進江里找玉鐲子了,不可能找到的,除非找專業的打撈隊。今天要不是我剛好救了你,你這條命就這么稀里糊涂沒了!”

    葉傾城點點頭:“瑞哥教訓的是!我錯了!我不該這么糊涂!太愚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又不是你父母,你不用這么跟我說話,以后自己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他走向之前放手機和錢包的地方。

    幸好都在,只是今晚的江邊確實很冷清。

    到現在也沒有第三個人出現,只有一些車輛時不時的穿梭在大橋上。

    白景瑞看向這個勇氣可嘉但魯莽的女生,說了句:“你趕緊回去吧,別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葉傾城焦急道:“瑞哥,我剛才忘記把包拿下來了,都沉江底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無奈的搖搖頭,看著她長相漂亮卻辦事這么糊涂,簡直跟小孩子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里?我可以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會不會不方便?”

    白景瑞手里拿著錢包,說了句:“我也可以給你錢,你自己打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給我錢了!還是瑞哥送我回去吧!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掃了眼她那雙好看的黑眸,讓他想起林語嫣當年做他助理的那段時間……

    他內心一動便說道:“可以,走吧。”

    葉傾城立刻笑了:“謝謝瑞哥……阿秋!”

    聽到她打了個噴嚏,白景瑞不動聲色的繼續往前走。

    帶她走到他靠路邊的那輛寶馬車時,他打開了車的后備箱。

    從整潔的塑料箱子里拿出兩塊毛巾,將其中一塊遞給了她。

    她雙手接過,滿眼感激:“謝謝瑞哥!”

    “這里有件外套,你先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瑞哥……”

    在白景瑞的關心下,葉傾城漸漸模糊了雙眼落下眼淚。

    等她坐上后座時,白景瑞坐在駕駛位看向她:“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是因為太感動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微閃,沒有說什么,回頭準備開車離開。

    她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,居然不主動上副駕駛位。

    還知道跟陌生男人拉開一定距離。

    不像一些不識相的女演員,一旦有機會上他的車,總要往副駕駛上鉆。

    車開在路上五分鐘后,白景瑞問了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葉傾城,傾國傾城的傾城……呵呵呵,不過長得是一點也不傾城,讓瑞哥見笑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自黑讓他淺笑了下:“確實算不上傾國傾城,但長得還是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被白景瑞夸贊漂亮,葉傾城的臉瞬間就紅了:“謝謝瑞哥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輕的跟蚊子一樣。

    他看了下后視鏡問道:“葉傾城,你還沒說你家的地址呢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道:“對不起哦!我家在閔行區的向陽小區5號樓……”

    說的非常詳細,白景瑞用手機語音輸入地址,手機和導航儀是連接的狀態。

    等他說完后,葉傾城不禁贊嘆道:“瑞哥,你的聲音真好聽!如果你不演戲去當主播也是一流的!”

    “呵,謝謝。”

    他禮貌不失風度的話,讓她一時間不知道還能說什么。

    想找話題但又不敢說了。

    今天剛剛離婚的白景瑞心情有些復雜,偶爾還會想起和喬伊人相處的時光。

    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。

    哪怕他和喬伊人之間沒有產生愛情,但至少親密的相處了一段時間,多少還是有點像朋友又像家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的沉默寡言讓接下來的路程里,使葉傾城一直保持安靜。

    她不敢打破這份平靜。

    直到白景瑞將她送到小區里的地下停車場。

    他沒有下車,只是回頭看向她:“需要我送你上樓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