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43章 紅發女人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43章 紅發女人

    白景瑞的問話讓葉傾城心生感動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明白唐文軒的意思,能不能選上很難說了。

    從剛才唐文軒的表情上就不難猜測。

    可現在白景瑞給了她額外展現的機會,她自然要全力以赴!

    “我有才藝表演!”

    她一說完,唐文軒隱隱呼出一口氣:“既然白考官給了你一次機會,你就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白景瑞有意拉她一把,唐文軒也不會不給他面子。

    葉傾城點點頭:“謝謝唐導!謝謝白考官!”

    她深呼吸一口氣后,開始清唱。

    這首歌是母親小時候為她唱過的。

    如今母親不在了,想念母親的時候,葉傾城就會對著大海和天空唱起這首歌。

    今天還是第一次當眾唱這首歌。

    唱到最后,她的眼眶泛紅,但眼中的淚意始終沒有失控,將情緒控住了。

    歌聲一結束,林語嫣第一個站起身為她鼓掌。

    “葉傾城,我很喜歡這首歌!能夠讓我立刻想起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葉傾城有些受寵若驚:“謝謝林考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你很適合飾演我們劇本里的一位歌手!”

    林語嫣中肯的點評讓唐文軒再次審視了葉傾城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從外形條件上看,她確實適合。雖然歌唱的不錯,但她剛才飾演的人物很空洞,不能讓我相信她就是那個人。”

    這是林語嫣第一次做試鏡考官,看到唐文軒遠比她想象的更嚴苛,內心有點意外。

    她平靜道:“你是導演,最終決定還是在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說下我個人的觀點,從葉傾城剛才清唱的狀態上看,她雖然不是專業歌手,但有這樣的實力,還是值得去培養和挖掘。也許是今天試鏡的選題對她不太合適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情感是可以達到飽滿和打動人心的,我能從她的身上看到潛力。我的建議是給她一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說完后便坐下了。

    由于她的推薦,這讓唐文軒再次有了遲疑。

    畢竟這是她第一次為一個女演員說話。

    他側身湊近她,輕聲問道:“語嫣,你說實話,你認識她嗎?如果是你認識的朋友,我可以給她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唐導,我不認識她,我的建議已經說完了,選人還是你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唐文軒看了眼白景瑞:“白考官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我和語嫣的建議一致。”

    雖然他們都這樣說,但唐文軒還是感覺出這個葉傾城是沾了誰的光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后當場宣布:“葉傾城,你被選上了。明天上午十點來這里拍定妝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!”葉傾城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白景瑞笑了聲:“快走吧,讓后面的試鏡演員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知道了!謝謝唐導!謝謝林考官!謝謝白考官……”

    葉傾城彎腰一頓感謝后,轉身離開了現場。

    唐文軒看向身邊的助理:“你去外面告訴演員們,讓他們等會兒再進來,我們已經連續試鏡了兩小時,休息十分鐘。”

    “是,唐導,我現在就去通知。”

    助理疾步走出后,跟外面大廳里等待的試鏡演員們都說明了情況。

    在屋內的助理和攝像師都趕緊去上廁所了。

    此刻,只剩下林語嫣他們三人在場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們中間到底是誰認識這個葉傾城?”唐文軒拿起煙盒抽出一支煙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了眼身邊的白景瑞。

    白景瑞勾唇一笑,三言兩語將昨晚的事情復述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就因為救了她一命,你連人家的事業也順帶幫襯一把?”唐文軒嘴里叼著煙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覺得這姑娘挺單純,身上有股認真勁兒。”

    “葉傾城能夠傻到跳江去撿她母親的玉鐲子,我相信這個姑娘絕對不怕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演技上還不夠專業,但可以值得培養。”

    他的解釋讓唐文軒笑的曖昧:“我看是咱們影帝想收女徒弟了,你是不是想教新人演戲?”

    白景瑞微微蹙眉:“你的提議不錯,我確實可以收她為徒。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你是想收徒還是單純的想睡她……”

    唐文軒的猜測讓林語嫣反感道:“唐導,你還真把潛規則這么隨便的掛嘴邊。”

    她眼底的那絲輕蔑,令唐文軒收起一副調侃的表情,他清了清嗓音道:“我不過就是開個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葉傾城到底值不值得期待,看她后期的能力了。希望你們沒有看錯人。”

    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到了后,試鏡繼續進行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,轉眼到了晚上六點。

    林語嫣和唐文軒他們開了一個簡單的會議。

    過幾天,她還需要一起參與劇本的討論。

    到時候,男主角也會來參加會議。

    雖然男主角是位新人,但卻是紐約大學導演系畢業的學生。

    據說還是位天賦型演員。

    林語嫣沒有留下來和他們一起聚餐,獨自開車離開了劇組。

    她已經計劃好要去醫院看弟弟林小童。

    因為弟弟拒絕再見到父親林翔。

    還有就是要和杜海娟好好談談。

    杜海娟已經收了冷爵梟一千萬,她不會再報警抓林翔。

    但冷爵梟當初承諾的那一個億,杜海娟已經在反復催促,要盡快見到錢到賬。

    林語嫣就是去談判的。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林語嫣開車到了醫院的地下停車場。

    還不等她下車,便看到杜海娟和一個男人拉扯不清。

    兩人像是在為什么事情爭執。

    看了幾秒后,林語嫣認出了男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正是杜海娟的相好,叫王強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立刻打電話給龍花。

    龍花在手機說道:“太太,王強的校園裸貸事情被鬧大了,一個女大學生的家長帶人找上門砸了他的電腦!”

    “而且海陽市的警方也在通緝他,網上已經公布了通緝令!”

    林語嫣問道:“他是不是還犯了其他事?”

    “對!王強還涉嫌一起十年前的謀殺案。兩星期前,警方已經將尸骨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經法醫將身份確認,確認那具尸骨就是王強的前妻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既然王強是殺人犯,可以即刻逮捕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掛了電話后,立刻報警將王強的行蹤告訴了警方。

    還將王強和杜海娟拉扯在一起的照片拍了下來。

    剛偷拍完照片,她便看到王強將杜海娟打暈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心驚!

    她看了眼四周的環境,沒有任何目擊證人,只有她!

    不能確定王強身上是否攜帶槍支。

    如果貿然行動,只會給她和杜海娟帶來危險。

    林語嫣沉住氣沒有下車。

    當王強將杜海娟拖進車里后,那輛黑色豐田車里的司機立刻把車開走了。

    看來他是帶著同黨一起來的。

    林語嫣沒有猶豫,開車悄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順手戴上墨鏡和帽子,好讓豐田司機看不清她的臉。

    在跟蹤了十分鐘后,林語嫣發現她也被人跟蹤了……

    她看向后視鏡,發現是輛黑色的機車。

    騎機車的人穿著一件深藍色的皮風衣,黑色的頭盔遮擋的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雖完全看不清對方的容貌,但能確定對方是個女人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誰?

    會是王強這伙人嗎?

    五分鐘之前,林語嫣已經將自己目前所在的路段告訴了龍花。

    讓她帶著人去找她。

    二十分鐘后,林語嫣跟蹤王強的車拐進了一片老城區。

    這里已經被劃分為拆遷的區域,三個月后會正式開始拆。

    一半以上的住戶都已經搬走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住在半地下室的工薪階層還沒有搬走。

    能拖一天是一天,畢竟房租便宜。

    幸好林語嫣今天開了一輛還算低調的黑色越野車,要是將價值幾千萬的豪車開進去就太惹眼了。

    豐田汽車在前方兩百米處的香樟樹旁停住了。

    司機和王強下車后四處看了下人,林語嫣拿起一張地圖作掩護。

    沒多久,王強聯合司機架著昏迷的杜海娟下車了。

    正當林語嫣想著該怎么辦時,她駕駛位的車窗被人敲了下。

    她一看竟然是那位機車主人!

    還以為在十分鐘前把她甩掉了!

    林語嫣沒有打開車窗,只是有些警惕的盯著對方。

    車窗上裝著防彈玻璃,哪怕近距離的射擊也沒事。

    那女人見林語嫣不搖下車窗,她主動摘下了頭盔。

    好看的女人手帥氣的捋過額前的火紅色發絲,性感撩人……

    林語嫣也一時被她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女人從皮風衣的兜里拿出一張銀色的搖滾撲克牌。

    當場讓林語嫣震驚了!

    紅發女人唇角微勾,笑的迷人:“林語嫣,你還不打開車門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