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48章 是小姐姐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48章 是小姐姐

    面對冷思辰的詢問,林語嫣有了些猶豫。

    就在這幾秒鐘的猶豫間,他率先說道:“沒事,不用送了,我沒醉,自己可以開車。”

    望著他離開餐廳的腳步,林語嫣道:“可以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當他們一起走出餐廳時,冷爵梟和穆天剛好一起下樓了。

    四人在客廳相遇。

    “思辰!”冷爵梟看向冷思辰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爺。”穆天沖他點頭。

    林語嫣說道:“老公,思辰剛才在餐廳喝了不少酒,我送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眸色一暗,不動聲色道:“司機不在嗎?”

    “司機在,我送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話并未讓冷爵梟不悅,他面前平靜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望著冷爵梟笑了下:“大哥,讓穆天送我回去吧,不麻煩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冷爵梟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,穆天,你愿意嗎?”

    穆天淺笑一聲:“二少爺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冷思辰已經主動走向前,他一手搭在穆天的肩頭:“走吧,麻煩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不麻煩。”

    等兩人走出別墅后,林語嫣收回視線走向樓梯口。

    冷爵梟就站在她身后的不遠處,他一把拉住她的手,眉峰微挑:“你有什么要解釋的嗎?”

    “解釋什么?”她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主動送思辰回去?”

    她頓時笑了:“剛才是你弟弟說讓我送他回去,我想他的新家離我們這也不遠,就答應了唄。”

    “他為什么要讓你送他回去?”

    冷爵梟眼底的疑慮讓林語嫣解釋道:“可能是因為他失戀了吧,想回去的路上也找個人說說話。我跟他說了,你和穆天在書房談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失戀了?”

    “恩,裘胭脂和藤田搞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這女人果然不靠譜。”冷爵梟笑的冷冽。

    “對了,老公,你之前怎么跟思辰說的?”林語嫣倒也沒有興師問罪,現在想想,冷爵梟去提醒自己的弟弟最合適。

    他摟過她的腰肢往樓上走,語氣平淡道:“我就說讓他做好心理準備,裘胭脂很可能會給他戴綠帽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提醒夠直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思辰是我的親弟弟,我不必跟他拐彎抹角。”

    她嘆氣一聲:“裘胭脂還真是讓人失望,沒想到她是這種女人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倒沒有過多嘲諷,只是說了句:“她遇上藤田這種男人,能夠躲開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思辰跟我交過底,他說根本就沒想過要娶裘胭脂,在一起也不過是生理需求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頗為訝異:“啊?連喜歡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些喜歡又怎么樣?她這一背叛,思辰估計早把她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思辰看起來也不是很傷心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勾唇一笑:“思辰不會輕易愛上一個人,他這個人其實和獨孤九有點像,都是生性涼薄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那你呢?”她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你是不是也不容易愛上一個人?”

    他的眼底劃過一絲笑意:“這個問題還需要我來回答嗎?你不是很清楚?”

    林語嫣故作糊涂:“我不清楚,所以才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女人是不是喜歡男人每一天都說我愛你?”

    “說的不真心就沒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恩,這話說的有道理。那我現在不說,等會再說。”

    她側眸看他:“等會再說就能顯得更真心?”

    “等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神秘?”

    他低頭湊近她的耳邊輕咬了下:“等你高潮時我再說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間,她的臉頰刷了紅了。

    “無聊!”

    見她掙脫他的手獨自往前走了,冷爵梟微微蹙眉,一臉哀怨:“難道你今晚又想敷衍我?”

    “誰敷衍你了?晚上我要看劇本!很忙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看劇本又不影響跟我親熱!”

    他這一喊,林語嫣瞬間回頭低吼:“小聲點!別讓兒子聽到了!”

    冷爵梟邁著長腿走向前,一臉冷酷的盯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這樣看著我?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小女人,不教訓你一下我就不是你老公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他將她扛上肩頭,大步的往臥室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老公,你快放我下來!別鬧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要去書房看劇本!電影快開拍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哼:“電影快拍了跟我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工作!你不是說要支持我的嗎?”她一臉抗議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,支持你的工作可以,但你要先學會尊重我!把我晾在一邊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等我忙過這段時間嘛!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!!”

    嘭一聲,臥室門被關上了。

    當冷爵梟對林語嫣行駛他作為丈夫的權利時,亞撒的房間里卻氣氛緊張。

    他從回到房間后,就被等在房間里的女孩給抓住了。

    而他明明可以逃脫,卻心甘情愿被擒住。

    只因這個女孩就是他一直想見的超高顏值小姐姐!

    “小姐姐,我爸媽都回臥室了,你能不能放開我了?”

    大了亞撒整整六歲的宇文樓盯著亞撒,語氣冷傲:“不放你又怎么樣?”

    雖然她的名字像個男孩名,但她的外貌卻精致漂亮的如同真人版洋娃娃!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她靈動可愛的眼睛在動,亞撒都快以為她就是超級仿真版1比1的玩偶。

    比起她在游戲里的頭像照片,本人要比頭像里要好看十倍!

    亞撒微微一笑:“不怎么樣,你高興就好。”

    被自己年紀小的男孩子用這種寵溺的眼神望著,宇文樓極其不舒適,她怒問道:“你為什么要把莫水水的巧克力送人?”

    他表情一頓:“你跟莫水水是朋友?”

    閨蜜?

    找他算賬來了?

    宇文樓掃了眼他身上的天蠶絲繩索,滿眼警告道:“冷擎天,今天我來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你,你要是不老實回答,你身上的天蠶絲就會越綁越緊!如果超過三小時,你就等著截肢吧!”

    亞撒低頭一看,臉色有些不佳:“這東西居然是天蠶絲?你蒙我呢?”

    “我宇文樓從不騙人!你要是不相信,隨便你!”

    “宇文樓?小姐姐,這是你的真名?”亞撒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他帥得無邊,可宇文樓愣是沒有心動一分,她回的清冷:“是,這是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問什么,問吧,我一定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樓問道:“你喜不喜歡莫水水?‘

    “不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莫水水喜歡你,你會接受她嗎?”

    “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莫水水一直追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轉學。”

    亞撒的回答讓宇文樓還算滿意,她立刻用手里的天蠶扣吸附在天蠶絲繩索上,用太極拳法在天蠶扣上操作了幾秒,亞撒身上的繩索頓時就解了。

    天蠶絲繩索被天蠶扣縮了回去,她將天蠶扣按回在皮帶上,看起來和普通的皮帶扣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亞撒眸色淡定的捏了捏發酸發脹的手臂后,不禁拍手稱贊道:“厲害!我第一次見這種神器!看來還是我見識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為什么放了你嗎?”

    他笑的一臉燦爛:“因為我說了實話。”

    宇文樓冷哼一聲沒有說話,算是默認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說道:“冷擎天,記住你今天對我說的話!你要是食言了,我還會再找你!”

    亞撒眼中充滿了好奇:“阿樓,你跟莫水水究竟是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誰允許你叫我阿樓?!我比你大六歲!小屁孩,我是你姐姐!”

    “哦,樓姐姐!你這么在乎莫水水,你到底是她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準你叫我姐!”宇文樓一臉不悅道。

    小美人即便是發怒都是這么令人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亞撒的眼神里漸漸泛起一絲癡迷。

    原來他不是不喜歡女孩子,而是因為沒機會碰到!

    宇文樓顯然就是他的例外。

    “阿樓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冷擎天!你是不是還想被綁?”

    亞撒糾結道:“那我叫你什么呢?你說比我大,又不準我叫你姐,我叫你阿樓,你又不高興……我真的好為難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名字就行了!只有莫水水才有資格叫我阿樓!”

    對莫水水的特別優待讓亞撒吃醋了,他撇撇嘴埋怨了句:“又是莫水水!她究竟有什么好的,讓你這么護著她?”

    宇文樓心不跳氣不喘的回道:“她是我喜歡的女孩子!在我眼里是完美的!”

    亞撒直接懵逼了:“你喜歡莫水水?是男生對女生的那種喜歡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