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54章 互為解藥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54章 互為解藥

    東方擎話音剛落,啟瑞立刻放開了賀蘭靜。

    她頓時失去重心,背靠在電梯墻上。

    隨著她上下起伏的粗重喘氣聲,東方擎從她那抹胸式的婚紗上移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但他下意識的拉扯了下領帶,嗓子眼覺得更為干燥了。

    沒多久,電梯門開了。

    東方擎跨過賀蘭靜的雙腿走出了電梯。

    啟瑞剛看了她一眼,就聽到東方擎說道:“啟瑞,帶她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賀蘭靜被啟瑞扶起身,將她帶進了東方擎的總統套房。

    把她扶到沙發上后,啟瑞站立在一邊。

    東方擎走向酒柜處,隨手打開了紅酒瓶蓋。

    他倒了半杯紅酒,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額間早已沁出一層密密的細汗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強烈欲望正吞噬著他的意識力……

    都是那個該死的森小莫!!

    約他談判與他和解,最終還是給他下了藥!

    防不勝防!

    在森小莫的暗示下,東方擎才意識到,這個女人對他還有當年的那種覬覦。

    趁著藥性沒有完全發作前,他提前離開了那場精心設計過的飯局。

    “好熱!好難受啊!誰來救救我!醫生!醫生在嗎……”

    躺在沙發上的賀蘭靜越來越痛苦,她的理智已經燃燒殆盡!

    她忍不住的開始去脫身上的婚紗……

    啟瑞看到后臉色一僵,立刻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“啟瑞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隨著東方擎的命令,啟瑞疾步走出了房間,立刻關上了房門。

    不出十秒,賀蘭靜將自己的抹胸婚紗褪到了腰間……

    那雙復雜的眼眸里早已經竄上一片炙熱。

    東方擎深呼吸一口氣,大步走向沙發處。

    他寒聲問道:“需要我幫你嗎?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……快幫幫我!我快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賀蘭靜的雙手抓著他的領口處,不斷撕扯著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抬起模糊的視線看向他的臉時,意識已經混亂不清。

    望著東方擎的眼睛,她的嘴角泛起一絲得救了的笑意:“浩明,快救救我……我真的好難受!”

    他眸色一沉,她顯然是認錯人了。

    不等東方擎有下一步的動作,她的雙唇已經吻上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那雙緊握拳頭的男人手再也控制不住了,用力將她按倒在沙發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東方擎的女秘書珍妮帶著私人醫生急匆匆趕到了。

    她見啟瑞守在總統套房外,急問道:“啟瑞,老板呢?”

    “他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珍妮道:“李醫生,快去為我們老板開藥!”

    啟瑞道:“不需要了,李醫生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暗示眼神讓珍妮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面色復雜的帶著李醫生走了……

    時間一晃,到了凌晨三點。

    “浩明……”

    賀蘭靜在睡夢中被噩夢驚醒!

    同時驚醒的人還有她身邊的東方擎。

    他背對著她躺著,那雙深不可測的黑眸已然恢復了清冷。

    她發現自己不著一物時,再次發出尖叫。

    東方擎轉過身一臉不悅的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、你是誰?你怎么在這里?我、我在哪……”

    精神受到強烈刺激的她,嚇的手足無措,只能緊緊抱著被子縮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她感覺到自己依然很無力,怒問道:“我們到底發生什么事了?!”

    雖然眼前的男人帥到讓她窒息,但她沒有忘記昨晚是她結婚的日子!

    東方擎望著這個驚慌失措的女人,心底泛起一絲沉悶。

    他面無表情道:“昨晚你求我救你,我剛好也被人下了藥,我們互為解藥,幫了彼此的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酒店,這是我的房間。”

    說完后,他已經下了床。

    見到他的裸身背影,賀蘭靜羞得趕緊低頭。

    對于東方擎單方面作出的解釋,她立刻去想事情的真偽……

    零散的片段記憶,漸漸浮現在她的腦中。

    她想起在半路上感覺到身體不適,一腳踢開了想抱住她的男人,還將婚鞋脫下來砸在了司機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趁著司機急剎車的時候,她立刻下車逃走并跑進了附近的酒店……

    進了電梯后,還看到了一個超級俊美的男人!

    就是剛還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……

    這一切都對上了。

    “婚禮……”她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!

    她被已經失身的事實震驚的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賀蘭靜裹著床單,發了瘋的尋找自己的包,她要先找到手機!

    穿著浴袍再次走回臥室的東方擎掃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看了兩秒后,他冷漠道:“你昨晚沒有帶隨身物品。”

    她猛地抬頭,哭著質問道:“我不管你是誰!昨晚上你為什么不送我去醫院?為什么要趁人之危!你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賀蘭靜的哭聲極其壓抑,似乎痛苦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好像下一秒她就要崩潰了。

    他的眸色中泛起一絲復雜之色,面色鎮定的反問道:“事實上,我救了你,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誰要你救!你流氓!你卑鄙無恥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她越來越多歇斯底里的謾罵聲,東方擎也沒有動怒。

    他只是微微擰起眉心,面色暗沉道:“你該罵的人不是我,應該是給你下藥的那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人在你婚禮的當天給你下藥,可見對方想毀了你的婚禮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未婚夫是真心愛你,他應該不會太介意,你是否還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的幾句話,讓賀蘭靜僅剩的理智瞬間坍塌……

    聽著她絕望的哭聲,他的臉色越來越不好。

    早知道女人是這么麻煩的生物。

    他就算是再煎熬也要撐到醫生到酒店。

    不再理會她,東方擎走進浴室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當他走到客廳時,看到賀蘭靜已經穿戴整齊坐在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她雙眼紅腫,沙啞著嗓子問道:“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?”

    他低沉問道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幫我打個電話給我的未婚夫?你就說我在路上出了車禍,所以沒來得及趕上婚禮!”

    東方擎微微蹙眉道:“車禍?”

    她瞬間站起身,一臉堅決道:“是!你就說是車禍!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聲:“你認為你的未婚夫會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他會相信的!”

    雖然她的話讓他依然不太懂,心底還泛起一絲嘲諷,但還是答應了她。

    他拿到手機后問道:“你未婚夫叫什么?手機號碼也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江浩明,號碼是136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后,東方擎將電話打給了她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可沒有打通江浩明的手機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沒有人接嗎?”賀蘭靜焦急問道。

    東方擎將手機放到她的耳邊。

    在聽到手機不通后,她一臉失望的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生氣了!一定是在怪我沒有去婚禮現場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