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64章 雇主除外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64章 雇主除外

    賀蘭靜有些狗腿的當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剛走兩步,她又因為自己的過于殷勤而有些懊惱。

    為什么每次面對東方擎,她就不能好好的做自己呢?

    他是老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東方擎帶著賀蘭靜上了他的車。

    他望著她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她的臉頰又紅了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安全帶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低頭一看,果然沒系安全帶。

    她有些慌亂的扯過安全帶,可怎么也扣不上。

    這時候,一只男人手伸了過來,扯過她手中的安全帶很輕易的給扣上了。

    等東方擎將車開出去十分鐘后,他性感的薄唇微啟:“賀蘭,你見了我就分心,以后怎么保護我?”

    被人當面指出了問題所在,賀蘭靜低著頭沒敢看他,聲音有點輕:“老板,我會克服的……我只是一時不習慣。”

    “不習慣什么?”

    她紅著臉坦白道:“不習慣看到過分美好的事物……”

    他挑眉問道:“事物?”

    她頓時改口:“不是,是人……美好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我?”

    東方擎的問話,賀蘭靜很沒出息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而他也默契的不再問。

    但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,明顯感覺到東方擎的情緒已經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大概過了五分鐘后,他說道:“賀蘭,離慕容景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先是愣了幾秒,她很想問為什么,但一想到東方擎的身份,她選擇不問。

    更何況她感受到慕容景的性格和為人處世的方式,確實有點嚇人,也覺得還是遠離他比較好。

    她沒有問他什么,東方擎卻說出了一個理由。

    “慕容景是不婚主義者,他不會跟任何女人結婚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事情已經不需要多說了,賀蘭靜明白了,原來東方擎是怕她會愛上慕容景。

    可她不過就是認識慕容景而已,甚至連真正的朋友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這種擔心多余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那你是不婚主義者嗎?”她忍不住的問道。

    冷擎天面色冰冷,眼神暗沉,沒有回答她的話。

    空氣在一瞬間凝結,她立刻說道:“對不起,我不該問這些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道:“沒事,是我主動要告訴你這些。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受傷。”

    過了幾秒,東方擎忽然岔開了話題:“你被人下藥的事情,真的不想知道真相?”

    她的思緒被他瞬間拉回來,眼神當即有些逃避:“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江浩明找人給你下的藥,那三個男人已經被抓了,現在被關在看守所,你隨時可以去指認犯人。”

    最不想聽到的答案,她最終還是聽到了。

    賀蘭靜冷笑了一聲,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淚意,語帶埋怨道:“你為什么一定要說出來?”

    “我都說了我不想知道……”她的眼淚已經肆無忌憚的涌現出來。

    果然是江浩明。

    什么是痛心疾首,大致莫過于此。

    車廂里的氣氛很壓抑,圍繞著濃重的悲傷氣氛,賀蘭靜隱忍的哭泣聲讓東方擎的臉色冰冷。

    他將車順路開進了一處高檔公寓。

    當勞斯萊斯停到一處寬大的私人車庫后,東方擎在車里按了下按鈕,車庫的閘門很快就被關上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身處密閉的空間,極其隱蔽。

    他說了句:“這里不會有人聽到你哭,想哭就哭吧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慢慢抬頭看了下周圍的環境后,心里頓時百感交集,隱忍的壓抑再也控制不住了,她抱著自己的膝蓋埋頭痛哭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她到底是做錯了什么?

    江浩明要這樣對待她?

    等她哭了有十分鐘后,東方擎將紙巾塞進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她抬起頭,抓著紙巾胡亂擦了下眼淚。

    這時候,聽到她身邊的男人沉聲道:“賀蘭,這是你最后一次為江浩明哭,以后不準再為他哭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對她的要求,令賀蘭靜有些吃驚,她甚至已經忘了哭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問道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有些輕蔑,不悅道:“還需要我說出原因嗎?”

    賀蘭靜想了想后說道:“江浩明確實不值得我再流眼淚!”

    見她也不是太傻,他的臉色這才好轉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冷聲道:“我不允許我的員工為這種渣男傷心,不然我只能辭退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!你別辭退我!我保證以后不會再為他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東方擎的眼神有些疏離:“那要看你的表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一定不會為這種男人掉一滴眼淚!”她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幾秒后,他從西裝口袋里拿出一把鑰匙遞給了她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回道:“這是公寓的鑰匙,我把它交給你,以后你要是想要獨自待一會,可以到這里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套公寓是我名下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不解道:“為什么給我鑰匙?”

    “你的閨蜜不是搬回去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連這件事都知道?”賀蘭靜瞪著眼睛吃驚極了,姚歡歡昨天才找的她啊!

    面對她的震驚,東方擎臉色平靜道:“你身為我的保鏢,如果我對你的私生活一概不知,我怎么能夠放心讓你來保護我?”

   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……

    賀蘭靜微微蹙眉道:“你是怕我與閨蜜住在一起鬧矛盾嗎?”

    “以你們之前的關系來看,再次鬧矛盾不是沒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閨蜜的關系,難道會影響我當保鏢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會受到影響。身為我的保鏢,你的情緒必須保持穩定,才能不被外界因素所干擾。”

    那雙黑眸慢慢變得幽暗,他望著她的眼睛認真說道:“你的眼睛和心里只能有我的存在,你才能當好一個稱職且忠心的保鏢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為時薪一千的工作有那么容易嗎?”

    聽完他的話以后,她竟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老板,那鑰匙我就先收下了,如果你要拿出去隨時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不再看她,只是問了句:“現在可以離開了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!我沒事了……”她趕緊擦了擦眼角的淚水,深呼吸一口氣調整好了情緒。

    愛情沒了,不能再沒有工作!

    她不希望讓表哥看到她過的不好。

    不出兩分鐘,東方擎開車帶著賀蘭靜離開了小區。

    五分鐘之后,他目視前方說了句:“明天你跟我去一趟濱江市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合同上的條例都記住了嗎?”

    她看向他點了下頭:“都記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如常道:“其中一條,我再提醒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做我保鏢期間,不準跟其他男人談戀愛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自嘲道:“我剛失戀,哪里還有心情跟別人談戀愛?”

    他的一言不發,讓她感覺到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為了緩解氣氛,她問了一句:“老板,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緊張的問道:“條例中說我不準跟其他男人談戀愛,但雇主除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東方擎側眸看向她,眼神頗為冷漠,語氣淡定道: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:……

    他的回答,再次讓她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您是雇主,您說了算。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