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67章 陷入夢魘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67章 陷入夢魘

    半小時后,賀蘭靜去洗手間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東方擎剛好從總裁辦公室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兩名高管向他恭敬的告別后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東方擎看向啟瑞問道:“她呢?”

    “賀蘭小姐去洗手間了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站在原地想了幾秒,語氣冷淡道:“她知道森小莫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啟瑞點頭。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反應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沒有什么大的反應。”

    那雙冰冷的黑眸里閃過一絲不悅,東方擎單手插褲兜黑著臉離開了。

    啟瑞跟在他身后輕聲嘀咕了句:“老板,你要是對賀蘭小姐有好感,你得表現出來啊!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誰能讀得懂啊?”

    聽力驚人的東方擎腳步一頓,忽然轉身望著啟瑞。

    啟瑞嚇的不敢抬頭看他。

    “老板!你談完事情了?你們怎么走了也不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賀蘭靜匆匆跑過來。

    東方擎望著她這副沒心沒肺的樣子,一口郁氣壓在心口,寒著臉教訓道:“賀蘭靜,別忘記你的身份!你是我的保鏢,而我是你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她嘴角的笑意頓時全部散去,有些緊張道:“對不起!我下次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晚上十點,東方擎一整天的行程結束了。

    賀蘭靜拿著他的行李走進了總統套房。

    她負責將他行李中的衣服都掛進壁櫥里,以往這些工作都是啟瑞和珍妮負責的。

    可珍妮沒來濱江市,啟瑞用腳指頭想都知道要將這活推給賀蘭靜。

    好給老板和這個掛名女保鏢制造單獨相處的機會。

    當東方擎在浴室洗澡時,賀蘭靜剛剛將行李箱打開了。

    她望著茶幾上的行李箱,目光被角落里的一小盒東西給吸引了……

    走過去低頭一看,賀蘭靜驚得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那一盒東西還真是男人用的安全套!

    她的臉頰不由的紅了,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……

    后來她還查過,事后需要做些什么措施。

    網上查到的信息里顯示,如果當時沒有做什么保護措施,還不是安全期的話,需要吃事后避用藥。

    她吃了,但因為沒有經驗,偶爾想起來時還是會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隨著身后突然出現的男人聲,賀蘭靜嚇的轉身看向東方擎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在幫你收拾行李……”

    他面色清冷,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身上只圍著一塊白色的浴巾,他走過了她。

    賀蘭靜低著頭不敢看他,臉頰很紅,一路燒到了耳垂處,耳垂紅的都能滴出血。

    這是她第二次看到他穿的這么少。

    腦子里已經聯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場景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說,東方擎的完美身材就跟他的臉一樣,絕對是無可挑剔!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,賀蘭靜已經將行李中的衣服都掛好了。

    她拿著那盒安全套不知道要放在哪里,總不能放在壁櫥里。

    想了想,覺得還是放在臥室合適。

    當她剛要走進臥室時,迎面撞上了堅實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捂著額頭,還真有點疼。

    “你走路不用眼睛?”

    賀蘭靜望著那張會讓所有女人都嫉妒的漂亮男人臉,心跳不由加速,她趕緊低下頭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此時的東方擎已經穿上了一套真絲睡袍,小麥色的胸肌若隱若現,他低垂著眼眸望著她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拿著什么?”

    隨著他的問話,賀蘭靜看向自己的右手,包裝盒沒法全部掩藏。

    她紅著臉輕聲道:“老板,這是你要用的東西,我給你放到床頭柜上吧?”

    東方擎面色如常的伸出一只手,她看了看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見他不像開玩笑的樣子,她把盒子放到了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安全套?”

    賀蘭靜低著頭不敢搭話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他干嘛還要說出來。

    他勾唇一笑:“我明白了,這是珍妮幫我準備的,她很細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珍妮小姐挺細心……”

    聽著賀蘭靜的隨聲附和,東方擎的眼神冷下八度。

    他低沉道:“這盒東西,我要跟誰用?”

    東方擎就站在她的面前,她低著頭想了想道:“老板,你是在問我嗎?”

    “抬起頭來跟我說話!”

    她慢慢抬頭看向他,感受到他眼中的冷意,心里更為緊張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”

    他直視著她的眼睛說道:“想到什么就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尷尬的笑了一聲:“老板,你想跟誰用就跟誰用,不、不用問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東方擎面色森冷,黑眸里有情緒在翻滾。

    他忽然將手心里的盒子給用力捏扁了!

    當著賀蘭靜的面,他一臉冷漠道:“你今晚睡沙發。”

    睡沙發?

    她有些懵圈了,回神后望著已經走向酒柜的東方擎說道:“可是老板,我有房間啊!就在你旁邊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貼身保鏢,難道你忘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沒忘啊!但讓我睡在沙發上不太合適吧?”

    他回眸掃了她一眼:“難道讓我睡沙發?”

    她走到他身后輕聲道:“其實我的意思是,我們誰也不用睡沙發,我可以住在你的隔壁,如果你屋里有情況,你給我打電話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中握著紅酒杯,望著她那張漂亮靈動的臉蛋沒有眨眼,性感的薄唇微微開啟:“賀蘭,你沒有當保鏢的經驗,我不怪你。但你連最起碼的邏輯思維都沒有,你的智力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聽到別人說她智力有問題,賀蘭靜當即不服道:“老板,請賜教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在房間里被人用槍指著腦袋,你覺得我還能給你打電話求救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聲:“看來你懂了。晚安。”

    望著他走向臥室的高大背影,她出聲問道:“老板,要不讓啟瑞來睡沙發?”

    東方擎沒有轉身,他只是腳步一頓說了句:“他睡覺打呼,我會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她頓感無力。

    看來今晚她只能睡沙發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三點半,穿著衣服躺在沙發上的賀蘭靜,忽然被痛苦的男人聲驚醒!

    她睜開眼睛仔細一聽,聲音是從臥室里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賀蘭靜毫不猶豫的沖進了臥室。

    本以為東方擎出事了,打開燈卻看到他陷在夢魘中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她趕緊走到床頭,試圖喊醒他:“老板,你醒醒!你夢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見他額間冒著冷汗,嘴唇有些發白,牙關咬得咯咯作響,看起來十分痛苦壓抑。

    “晴兒……是哥哥沒用……”他時不時會夢到東方晴的遺體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晃動他的肩膀,想把他叫醒。

    可就在東方擎睜眼的一瞬間,他本能的將她壓倒在身下,一只手還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沒有防備的賀蘭靜很被動,而且東方擎快狠準的一招制敵。

    他隨身攜帶的精湛手術刀抵在她的脖子上,只要移動半分就能見血!

    “老板!是我!你別緊張……”賀蘭靜感受到脖子上的絲絲涼意,嚇的一動不敢動。

    “我是賀蘭靜!”

    東方擎那雙暗黑深邃的眼眸里恢復了一點光亮,回神后將手術刀移開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可他的身體依然壓著她,讓她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帶著絲疑慮,沉聲道:“你怎么會在我的臥室?”

    “你剛才做噩夢了,我想叫醒你,不過你反應很激烈,掐住了我的脖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眸色暗沉冰冷,但表情有了絲放松的跡象,已經相信了她的話。

    賀蘭靜下意識的扭動身軀,這時候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她的尖叫聲,望著她已經捂上眼睛的東方擎倒是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沒見我的身體,干嘛這么緊張?”

    “不是緊張啊!老板,你怎么不穿衣服睡覺……”

    她都感覺渾身燒起來了,雖然她身上穿著衣服,可一想到他赤身壓著她,簡直尷尬羞澀的要鉆進地縫中。

    偏偏東方擎還不起身,繼續壓著她。

    他低頭湊近她的耳垂,望著她通紅一片的皮膚起了作弄之心。

    東方擎一本正經的問道:“賀蘭,你臉這么紅,是不是想起了什么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