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71章 拍攝協議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71章 拍攝協議

    鹿眠的回答聽起來像是對唐文軒的解釋和質疑,但又何嘗不是在問林語嫣。

    對于林語嫣來說,關于演戲的尺度,雖然在當面并未得到過冷爵梟的刻意反對。

    但當唐文軒提前告訴她不會有床戲時,她確實是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還有那借位拍攝的吻戲,她也十分贊成。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,鹿眠還來這么一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,還是真的從影視創作的角度在思考。

    "鹿先生,你既然對拍攝的處理方式有異議,就該提前跟唐導溝通,而不是臨時改變想法!你這么做對我和對唐導都不夠尊重。"

    林語嫣的回復讓他慢慢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鹿眠抬手吸了口香煙,這自然熟練的動作透著一股渾然天成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的唇邊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:"林小姐,如果你覺得我之前的臨場發揮有點唐突,我可以向你道歉。"

    "不過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,我不是故意要占你的便宜。何況當時那么多攝像機對著我,還有劇組的工作人員在場,我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樣。"

    他的刻意解釋反倒顯得林語嫣太過小題大做。

    她面色不變道:"我沒有這么想。但我希望接下來的戲份里,不會再有鹿先生的'臨場發揮',因為我很反感。"

    唐文軒望著她說了句:"語嫣,你能否給我們一點時間?"

    看得出他眼底的慍怒,八成是要訓話鹿眠了。

    她道:"唐導,希望你們可以達成共識,我依然選擇借位拍攝。"

    說完后,她轉身就離開了導演室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鐘,林語嫣就去接電話了。

    是母親王彩霞的電話。

    這一聊,足足談了半小時。

    這時候,冷爵梟已經找到了導演休息室。

    當他走進去的時候,剛好和走出導演室的鹿眠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相互間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鹿眠知道冷爵梟的身份,他毫無畏懼的迎上了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他對著冷爵梟禮貌性的微笑道:"你好,冷先生。"

    而冷爵梟只是用一雙冰冷的眸子盯著他,沒有對他說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已經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真會一拳狠狠揍在這張美少年的臉上。

    鹿眠離開后,冷爵梟將門關上了。

    他沖著唐文軒冷聲質問道:"唐文軒,你有什么要對我解釋的嗎?"

    "唉,我就知道你會找到這來!一定是慕容景向你報的信!"

    唐文軒拉開一條椅子坐下了,從桌上的煙盒里抽出香煙,眼帶歉意道:"我也不知道他會臨時改戲!"

    "這就是你的解釋?"冷爵梟顯然不滿意這樣的答案。

    "冷總,那你想要什么解釋呢?事情已經發生了,剛才我已經罵過鹿眠!他一個天賦型的創作型演員,我不可能完全壓制他的個性和演戲方式,要不然人家就不演了……"

    冷爵梟寒著眼問道:"難道你和他沒有簽合同?說不演就可以不演?"

    "不瞞你說,鹿眠是個隱性的富三代,家里有礦。就算違約,賠償違約金對他來說不過就是毛毛雨,人家不差錢。演戲純粹是個愛好……"唐文軒吐出一口煙霧。

    "你哪里找來的二世祖?身為導演,連個演員都駕馭不了,你當什么導演!除了他就沒人可以演了嗎?"冷爵梟語氣不屑道。

    "你還別真不相信,在這個劇本里,他來演最合適。光找男演員,我就跑了十幾個國家!國內的一些大流量小鮮肉我都沒找!因為他們都不夠格!"

    "資歷老一些的優秀男演員我也沒找!不希望他們將這個很出彩的角色給模式化了!"

    "我特地去國外找的一些生面孔,而且是天賦型的演員,可塑性極強。在候選人當中,通過公平的試鏡后才選的鹿眠!如果不是劇本吸引鹿眠,他根本不會回國接這部戲。"

    冷爵梟怒聲道:"唐文軒,你別忘了!你向我親口承諾過,你會借位拍攝,這才第一天,你就食言了!難道真要我親手去揍你找來的男演員嗎?"

    唐文軒面色一僵:"你別這么夸張好不好!你要是動不動就揍我的男演員,我這電影還怎么拍?誰還敢拍我的戲?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!"

    "冷總,算我求你了!你可千萬別沖動!不然鹿眠被嚇跑了,我上哪去找合適這部戲的男主角?"

    冷爵梟怒聲道:"他要是不演,我來演!"

    唐文軒猛地咳嗽出聲:"冷爵梟,你別逗我了行嗎?你來演?你是林語嫣的老公啊!你們夫妻倆要是一起來演戲,難道想將這部電影拍成家庭紀錄片嗎?"

    "你少來,影視圈里多的是夫妻合作的影視劇。"

    "是有不少!但這絕對會影響票房……萬一沒人看可就涼了!"

    "不看拉倒!老子買下你的獨家版權!"

    唐文軒望著此刻不理智且有錢任性的冷爵梟很是無奈。

    "爵梟,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你幼稚的一面。"

    "呵,等你的女人跟其他男人拍吻戲時,你他媽的就知道老子的感受了!"

    冷爵梟這一句話堵得唐文軒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他都不是林語嫣的老公,看到鹿眠親吻她時,他都快跳起來了,差點沒了導演的素養。

    "行行行,我不跟你爭辯了!我已經和鹿眠達成了共識,他說過不會再臨死改戲了,這回你該滿意了吧?"

    "滿意?笑話!要是不刪除吻戲,我不會再讓林語嫣再演你這部爛戲!"冷爵梟一副沒商量的表情。

    "我去!你吃醋就吃醋!別拿劇本撒氣!這部戲哪里爛了?要是爛戲,語嫣根本不會接好嗎?"唐文軒頓時不滿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,兩個男人的身后響起一個女人聲音:"老公,原來你和唐文軒私下有這種協議。"

    冷爵梟和唐文軒同時回頭,只見林語嫣就站在門口。

    半開著門,她的一只手還握著門把手。

    她什么時候開的門,他們都沒聽到,吵架太過專心。

    冷爵梟頓時有些后悔,為什么剛才沒上鎖!

    "老公,你沒什么話要說嗎?"她面色清冷道。

    "既然你聽到了,我也不想否認。我確實不同意你拍吻戲,你也別試圖說服我,我不會同意。"

    望著他一副堅持到底的架勢,林語嫣深呼吸一口氣后說了句:"我以為你是真的支持我拍戲,原來不過就是隨口說說。"

    其實就算他不提這個要求,她都會自己去堅守。

    因為不希望看到他的不高興。

    她會心疼。

    可被他當面用強硬的態度去制約,那她自發的去履行卻變得有些可笑了。

    雖然冷爵梟的獨占性讓她覺得深深被愛。

    但超出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,她會漸漸感受到一種窒息。

    好像她除了去迎合他的喜怒,她不能再有另外一種選擇。

    演戲和自由結交異性朋友的性質不一樣。

    要是真從影視創作的角度去考慮,為了不拍親熱戲而故意全部刪除該有的情節,也未免太不專業了。

    就算林語嫣并非影視科班出身,但她也懂得一個道理,不管做什么都需要有專業精神。

    能借位拍攝達到劇情里的意境時,沒必要再真實拍攝去故意渲染出那種氣氛。

    可如果僅僅是因為演員的家庭成員反對而去刪除戲份,這就過于任性胡鬧了。

    演員也沒有得到該有的尊重。

    林語嫣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而沒有留下,她獨自離開了導演休息室。

    唐文軒望著那扇關上的門,他掃了眼冷爵梟:"你還杵在那里做什么?你沒看到林語嫣都沒生氣嗎?她這是對你失望了!這比生氣更可怕!你還不快去追她!"

    "讓她冷靜下也好。"冷爵梟似乎也在生林語嫣的氣。

    在來劇組的路上,他好幾次不禁在心中自問,為什么她當時沒有及時推開那個混小子!

    "冷爵梟,你別再鉆牛角了!你知不知道,林語嫣為什么會接下這部戲?"唐文軒怒問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眼眸生疑,語氣清冷:"為什么?"

    "你也有犯傻的時候啊!林語嫣是為了你才接下的這部戲!"

    看穿林語嫣用意的唐文軒,坦誠的將這個理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"為了我?"

    "就是為了你!"唐文軒都懶得看他了。

    冷爵梟遲疑了幾秒,心中頓時一慌,幾個大步沖了出去……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