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73章 相互算計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73章 相互算計

    林語嫣花了五分鐘將前因后果告訴了冷思辰。

    他微垂著眼眸有些若有所思,過了一會兒他說道:“語嫣,你想不想我說句實話?”

    她道: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大哥,我也不希望你拍那些親熱戲。或許男人都是自私的吧,都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跟別的男人有身體上的接觸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思辰,演戲只是一種工作,有它的職業屬性。”林語嫣無奈道。

    冷思辰點頭理解道:“我知道,我明白。但是大哥不這樣想。他既希望盡量做到支持你,但又無法違背自己內心的真實意愿。我想大哥心里也是很矛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拍這部戲也是為了他。但現在看來,他并不懂我。也許我真不該拍攝這部電影……”她已經有了放棄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!你不會真要放棄吧?”唐文軒腳步匆匆的走來,他手上拿著一個芝士蛋糕。

    林語嫣回眸望向他:“我只是有這個想法,還沒最終決定。”

    唐文軒立刻道:“你別擔心了!冷爵梟會支持你的!這個蛋糕就是他讓我帶給你的!剛才他找不到你,買完蛋糕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給我買的蛋糕?干嘛,跟我道歉?”她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“對啊!劇組旁邊有家蛋糕店,他就買了,算是向你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可事實上這蛋糕并非冷爵梟買的,是唐文軒擔心林語嫣真會放棄拍攝電影,主動去買了蛋糕代替冷爵梟說好話。

    林語嫣接過盒子,她打開一看里面的蛋糕就笑了。

    唐文軒問道:“喜歡嗎?”

    她淺笑道:“這不是爵梟買的。”

    他心一緊,故作鎮定道:“為什么這么說?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不吃草莓,不會給我買草莓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好吧,我承認,這是我買的。”唐文軒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林語嫣將蛋糕重新放回到他的手上,語帶歉意道:“唐文軒,不好意思,我剛才騙了你。我吃草莓,我只是覺得買蛋糕不像是他的作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,我還沒有決定不拍電影了。你容我回去后跟爵梟好好談談,如果他真的不能理解和支持我,我就會放棄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這部電影本來就是我送給他的禮物。如果他不喜歡,我沒必要繼續堅持下去。簽合同之前,我也跟你說過,如果我遇到特殊的情況,請允許我中途退出。”

    她認真道:“如果我真的不拍了,我會對整個劇組做出經濟上的補償。后期若需要我參與劇本討論,我也會積極參加會議。”

    “唐文軒,抱歉了!家庭和爵梟對我來說,比演戲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說完后,林語嫣還對著唐文軒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唐文軒表情糾結,雖然此刻并未得到林語嫣的徹底拒絕,但內心也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他嘆氣道:“我明白……如果到時候你真的不能繼續拍攝,我會感到遺憾。但你也不用太有心理包袱,我可以找到替代你的女演員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她伸出手與他相握。

    “唐文軒,我今天想請假,想早點回去跟爵梟溝通好這件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文軒點點頭:“嗯,我也想讓你早點回去。你和他好好聊聊吧,如果他實在接受不了你繼續演戲,我尊重你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的理解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向他告別后,站在一邊的冷思辰走向她:“語嫣,我和你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五分鐘后,冷思辰坐上了林語嫣的車。

    龍月負責去開冷思辰的車。

    當兩輛車離開劇組后,一輛停在劇組附近的黑色路虎也駛上了公路……

    開路虎的司機正是戴著墨鏡的藤田。

    他旁邊坐著的男人是藤野。

    “哥,你那招真不賴!你故意讓冷思辰發現裘胭脂出軌,讓他主動甩掉裘胭脂。再寄出她和你的床照給林語嫣,這下裘胭脂和林語嫣那幫人是徹底鬧掰了!”藤野豎了下大拇指。

    藤田笑的不屑:“裘胭脂就是見錢眼開!以為認識了冷思辰就可以嫁入豪門,我就讓她徹底夢醒!讓她看清楚現實,誰才是適合她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哥,你跟我說實話,你真的有這么愛裘胭脂嗎?”

    “談愛算不上,但我還是挺喜歡她的。接近她的目的主要還是因為將軍墓!”

    真實的理由讓藤野吃驚:“她跟將軍墓有關?”

    “是!一個月前我才確認。”藤田道。

    “她難道和老韓認識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認識!裘胭脂和老韓是情人關系。如果我猜的沒錯,她至今和他還有聯系。”藤田的眼底泛著一絲嫉妒。

    藤野頓時罵道:“我去!就這樣的騷娘們你還喜歡?”

    “玩玩而已,我要她帶我去見老韓!這將軍墓我找了這么多年,我可不想等我死了的時候連副尸骨都找不到!”

    “哥,那你還等什么?直接讓她帶你去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藤田平靜道:“再等等,冷思辰拋棄她了,過不了幾天她就會來找我了!到時候我再跟她一求婚,她一定會心甘情愿的告訴我關于老韓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點,易容成糟老頭的裘胭脂走進一處老城區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鐘,她到了一間老舊的民宅里。

    關上門以后,裘胭脂拎著一份便當走進臥室。

    臥室里有兩個男人正在看地圖,地圖看起來年代久遠,是張羊皮拼接而成的梵文地圖。

    裘胭脂隨口道:“你們愛吃的那家羊蝎子賣完了,我給你們帶了點海底撈火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挑食,有吃的就不錯了!”穿著黑色連帽衫的年輕男人走向她。

    他回頭看了眼依然在研究地圖的男人,說了句:“老韓,別看了!吃完再整那地圖!”

    韓冰抬眸看了他一眼,眼神有些不悅:“就知道吃!還有十天,御龍泉就要打開了!我們得趕緊計劃下,讓藤田和藤野這對兩兄弟按我們的計劃走……”

    裘胭脂用手將臉上的假面皮撕下來,她捋了捋自己的頭發,語帶輕松道:“阿冰,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藤田很快就會來找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哦,看來你很‘自然’的將我的消息放出去了?”韓冰冷硬的唇角泛起一絲笑意,如果不是那只灰眼珠子影響了他的整體帥氣,韓冰可以算得上是個硬漢帥哥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主動摟住了裘胭脂的小蠻腰,曖昧道:“藤田那個色鬼上過你了?”

    她面色有些尷尬,不滿道:“還不都是因為你!不然他哪有機會占我的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虧欠你了!胭脂,但請你相信我,等我們找到了將軍墓,里面的金銀財寶都是我們的!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我要帶你去環球旅行!我們每到一個國家就拍一組當地的風俗婚紗照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韓冰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,在裘胭脂的耳中如同誘人的魔音,她滿心陶醉的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,開心道:“真的?可不許騙我!”

    “小美人,你跟我這么久了,我什么時候騙過你?”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吃東西的周一白調笑道:“我說你們倆就別膩歪了,快來吃東西!”

    韓冰摟住裘胭脂走向桌子,他問道:“林語嫣手上的那個鐲子什么時候可以拿到?”

    “你別急嘛,我還沒機會下手!再說那鐲子不是拿不下來嘛,實在不行的話,到時候我們帶著她一起去將軍墓!”

    周一白笑問道:“她會愿意跟我們去?”

    裘胭脂白了他一眼:“白癡!當然是綁她走啊!你們研究地圖就好,綁架林語嫣的事情就交給我了。”

    韓冰有些擔心道:“你一個人能行嗎?”

    她勾唇笑的陰冷:“你放心吧,我在林語嫣面前把我自己塑造成了智商欠費的女人,只要我找準時機,她就逃不掉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