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77章 沒有懷孕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77章 沒有懷孕

    面對鹿眠這莫名其妙的回答,林語嫣面色冷峻道:“我沒有和你簽合同,你有意見可以去找導演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之前也不認識,你說你為了我才接拍這部電影,我除了說句謝謝,不知道還能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自從孔麒麟告訴她關于鹿眠的真實身份后,她便有意要跟他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誰知道他是不是想通過她而間接報復孔麒麟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林語嫣付款后便離開了燕窩專賣店。

    還不等她將車開走,鹿眠就站到車前阻止她離開。

    她打開車窗,冷聲道:“你干嘛?快走開!”

    他望著她走過去,趴在車窗前,若有所思道:“林小姐,你今天看我的眼神和過去很不一樣……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呢?”

    “鹿眠,你有時間自己慢慢研究,我還有事,麻煩你讓一下,免得我開車撞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終于想到了,如果我猜的沒錯,應該是你師兄在你那說了什么……”他站直腰身,面色清冷。

    她勾唇淡淡一笑:“我師兄的事情就是我的事,如果有人要對他不利,那個人也會是我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鹿眠盯著她問道:“你口中的那個人指的是我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回的直白:“我希望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不想再多一個敵人。”

    她眸色中帶著絲無奈:“如果你當初按照事先約定好的拍攝方式,其實我不會一開始就退出拍攝這部電影,算我運氣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林小姐會這么怕你老公!”他的眼神中有點不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很怕我老公會生氣,因為我很愛他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很大方的承認了。

    “鹿眠,我祝你和新的女演員合作愉快。說句實話,我很期待你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詫異:“你會期待我的作品?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一向會將他人的作品和人品分開。你的為人我還不了解,我只能期待作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了解我嗎?”鹿眠饒有趣味的盯著她。

    她淺笑道:“不想。因為我已經有三個弟弟了,不想要第四個。”

    劉光明和林小童,還有那死去陸小桃生的陸志國。

    林語嫣的話讓鹿眠微微詫異:“看來我的年紀讓你有點誤會?”

    居然只把他看成弟弟?

    “林小姐,我不過就是保養的好,其實我的年齡跟你相同,而且我們的生日只不過差了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嚴格的來說,你喊我一聲哥哥,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大三天就想讓她喊他哥哥?

    可笑至極!

    “你說完了嗎?說完了就讓開,我這個人脾氣不太好,有路怒癥!一個心情不好,什么都敢撞上去!”

    他低笑出聲:“你別騙我了……實話告訴你,我對你做過全面的調查。你這個人不僅脾氣好,而且還很愛操心家人和朋友的事情,用世俗的角度來看,你屬于一個好女人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有備而來。

    當初他做過一次她的代駕,看來早就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在你眼中是脾氣好,那也得分是什么時候,你再這樣攔著我,我不僅敢撞你,還敢報警。”

    他聽了后一點也不害怕,唇邊泛著笑意:“真是有點舍不得你離開,以后在劇組要是少了你,可真的會失去很多樂趣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微瞇的眼睛,直逼人心的問道:“鹿眠,你的親生父親是不是就是我師兄的師父?”

    一句話就讓鹿眠唇角的笑意頓時散盡。

    他臉色冰冷,聲音高了八度:“你胡說八道什么!有病!”

    說完后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望著他有些匆忙的腳步,坐在車里的林語嫣已然有些明白。

    鹿眠很可能就是孔麒麟師父的親生兒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,他又何必這么惱怒呢?

    這種在情緒上本能的排斥,很像是一種真實的應激反應……

    她將視線收回,開車駛離了停車場。

    此時,跨上機車的鹿眠望著離開的跑車,眼神陰森冷冽。

    “林語嫣,你愛窺探人的隱私,這可是個很不好的習慣……”聲音聽起來有點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開車去樂悠悠家的路上時,林語嫣將她心中的猜測告訴了孔麒麟。

    手機那頭忽然就安靜了。

    過了好半天,他才道:“就在昨天,糖糖幫我查到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問道。

    孔麒麟嘆氣道:“鹿眠真是我師父的親生兒子。難怪我師父生前多次對我說,讓我和他和平相處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糖糖怎么會查到呢?”

    “她前段時間抽空回了趟美國,見了幾個朋友,其中一個剛好是位心臟科的主治醫生。她在辦公室等他的時候,無意間看了一份病例,病人的名字就是鹿眠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不是同名同姓?”

    “不是!糖糖回國后就幫我暗地里去查了。他找慕容景幫的忙,但當時沒告訴慕容景關于鹿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鹿眠在美國有病例檔案,慕容景黑了醫院的系統就查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兄,我還是有些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孔麒麟繼續道:“慕容景在那家醫院里還查到了鹿眠的出生信息,他在三歲時出過一次車禍,由于血型屬于稀有血型,醫院當時就緊急調取別的醫院的血庫資源,在捐獻人的那一欄里,我看到了我師父的真名。”

    她總算懂了,問了句:“你師兄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師父的真名叫鹿玉昆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道:“我聽我師父說過,當年他正好與美國一家武學館進行學術上的交流,說當時在一家中餐館里聽到醫院里的緊急廣播,他就去附近的醫院獻血了。”

    她很詫異:“這么說,當時你師父還不知道自己有兒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當時的情況看,師父應該還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思維嚴謹的林語嫣說道:“血型這件事,只能證明你師父和鹿眠是同一血型,不能直接證明他們就是父子關系吧?”

    “呵,我也這么想過。但是語嫣,我記得我師父的容貌,而且慕容景也順藤摸瓜的查到了些美國武術館里的老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在師父和那些老外的合影中,我看到現在的鹿眠就明白了,原來我師父年輕時真的很帥。鹿眠現在的樣子就是我師父年輕時的容貌,他們長得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……親子鑒定還有必要嗎?就算想做,我師父都不在了,也沒法做DNA測試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那應該就是了。不然你師父也不會屢次提醒你,讓你和鹿眠不要成為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沒有把鹿眠當成仇人,是他在八年前一直找我麻煩,也許他是嫉妒師父對我的好吧。”“鹿眠從小就沒有生活在我師父身邊,父愛的缺失多少會造成孩子在心理上的某種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這個原因,再加師父對我的多番要求,我對鹿眠一直是敬而遠之。”

    “能躲就躲,算是對我師父的一種報恩吧。”

    她聽了后有些不是滋味:“師兄,我能想象到,鹿眠這小子找你麻煩的那些年,讓你受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希望他現在是真的改變了。”

    孔麒麟的話讓她沒有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她直覺上感覺鹿眠改變不大。

    他那雙陰晴不定的黑眸里,總還是深藏著些什么。

    兩人聊了幾句后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林語嫣也已經到了樂悠悠家的小區。

    她停好車打開車門,拎著燕窩下車了。

    之前給樂悠悠發過微信,她在家里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等林語嫣走進樂悠悠家的客廳后,她才訝異的看到原來有客人在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陌生人,竟然是穆天!

    “穆天,你也來看悠悠啊?”林語嫣率先打破這尷尬的氣氛。

    穆天站起身,朝著她微笑道:“太太好,我辦完事剛好路過這里就上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點點頭,說了句:“哦,你先坐,我找悠悠說點事。”

    不一會兒,樂悠悠被林語嫣拉進了臥室。

    門關上后,林語嫣立刻問道:“悠悠,穆天來找你,真的只是來看看你?”

    要知道,穆天曾經喜歡過樂悠悠。

    現在樂悠悠和獨孤九在特殊時期,穆天這樣來格外關心,可能會讓事情變的更復雜。

    “話是這么說,但他給我買了很多孕婦吃的營養品……穆天居然也知道我懷孕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悠悠,我可沒說!”

    樂悠悠嘆氣道:“說不說都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語嫣,懷孕這種事是瞞不住的,時間一長就會顯懷。”

    她凝視著林語嫣,語氣沉重道:“但關鍵是我根本就沒有懷孕!我當初是故意騙你們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吃驚的張嘴道:“什么?你……你沒有懷孕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