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84章 胭脂落網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84章 胭脂落網

    四十分鐘后,林語嫣握著手機下了車。

    她已經到了十里坡亭。

    本來可以開車通過的大橋被封死了,上面有兩輛相撞的卡車。

    卡車翻了車,橋面上全是三百來斤的大石塊。

    為了節省時間,林語嫣走上了繞過大橋的山路。

    山路是沿著河通往城鎮里的方向進去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著防彈衣,頭上戴著頭盔,眼睛上戴著夜視鏡,手里握著一把槍。

    全副武裝!

    謹慎的走在山路上,時不時的會掃一眼周圍的環境。

    忽然,她看到河里好像有什么黑影,立刻將槍指向水面上。

    穿著潛水衣的兩個黑影率先浮出水面,其中一個立刻拉下了氧氣罩。

    正是冷爵梟。

    可此刻的他易容了,林語嫣沒有認出他來,握著手槍將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語嫣!是我!”

    一聽聲音,林語嫣立刻放下了槍。

    她震驚不已:“爵梟,你們怎么會在這?”

    在來的路上,他們一直在互通消息。

    因為慕容景和凌風風的幫忙,讓林語嫣他們在聯絡中始終沒有被韓冰他們發現。

    冷爵梟已經游到岸邊,對著岸邊的蘆葦泥墻翻身而上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男人是花海彬。

    當他們倆都站到林語嫣的面前后,冷爵梟正色道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,我會找到你!”

    “你們有悠悠的消息嗎?我到現在也沒有收到那幫歹徒的短信!”林語嫣滿眼擔憂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擔心了!十分鐘之前,獨孤九已經將樂悠悠救出來了!”

    她狂喜道:“真的!她已經被救出來了?”

    冷爵梟點頭:“嗯,走吧!我們現在離開這里!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這條山路再走下去,前面一定有陷阱在等著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,林語嫣自然沒有懷疑。

    三人不再多話,立刻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等到了林語嫣的車前,三人全部上車回去了。

    花海彬負責開車,他臉上的那張易容皮有些被燒毀了,看起來恐怖且狼狽。

    “花海彬,你臉上的燒傷怎么樣?你們在來的路上發生了什么事?”林語嫣坐在后座,她已經打開了醫藥箱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幸好有這層昂貴的假皮囊保護著,不然我可能真的要破相了……”

    易容假皮雖防火防腐蝕,但他們在路上遭遇的那場車輛爆炸,還是導致了一些小傷。

    “花海彬的臉其實沒事,我就小腿上有些灼傷,你不用擔心。”冷爵梟將潛水衣脫了下來,露出了里面的黑色緊身服。

    “師兄和獨孤九呢?”她關心道。

    “麒麟和鄧天葉帶著一對人馬去追逃犯了!這次鄧天葉有功,是他帶我們找到了他曾經的殺手圈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那人的綽號就叫一支煙,真名叫周一白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殺手五人組自從解散后,都各自過著不相干的日子。就鄧天葉和盧糖糖兩人經常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眸色深沉,想了下問道:“鄧天葉和周一白是一伙的嗎?”

    冷爵梟搖搖頭:“應該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獨孤九乘直升機送樂悠悠去醫院了,她被打了不明藥物,但還活著,沒有生命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這么說,目前為止,連一個歹徒都沒有抓到?”

    花海彬笑一聲:“林語嫣,你也別太悲觀了,能這么快時間把人平安無事的救出來,就算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綁架樂悠悠的動機很可疑,還是沖著你來的。但不知道這幫人又是什么來頭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雖面色清冷,但那雙黑眸深不可測,陰鷙的光芒隱隱閃現。

    有人想抓林語嫣,他心底的那根弦再次繃緊。

    哪怕林語嫣現在也不是當初嬌滴滴的菜鳥了,可這樣莫名其妙的綁架還是讓他擔憂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實在想不到會是誰想綁架我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臉色凝重,當初最大嫌疑的柳中庭已經和她達成和解。

    應該不會再來使壞。

    會是誰呢?

    正當他們三人都在猜測著對方的目的時,孔麒麟打來了電話。

    林語嫣立刻就接了:“師兄!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,我們追擊的一輛車在路上翻了車,抓到了一個嫌犯!你猜她是誰?”

    “這一次,我是真猜不到懷疑對象。”她說的頗為無奈。

    孔麒麟笑的陰冷:“這個女人你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裘胭脂。”

    她驚得愣了好幾秒:“怎么會是她?難道是因為嫉恨悠悠和冷思辰曾經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語嫣,我在她的車里找到了一些線索,這次綁架樂悠悠,這幫人完全是為了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抓你的原因跟你手上的鐲子有關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林語嫣覺得更為不解:“但是這鐲子當初是你給我的,難道鐲子有特別之處嗎?”

    “看來這鐲子的秘密連我都被忽略了……等我們見了面之后,我們再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好,師兄,你們多加小心!裘胭脂受傷了?”林語嫣問道。

    “她死不了,右腿斷了,左手臂骨折,臉上破了相,我剛才已經叫救護車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我知道了,要不我們在醫院見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掛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多小時后,林語嫣他們在病房里見到了蘇醒的樂悠悠。

    醫生已經為樂悠悠做了全面檢查。

    她之前被注射的不明液體不是有毒物,只是麻醉劑。

    “悠悠!太好了!你總算醒了……”林語嫣緊緊拉著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語嫣……”

    當兩個女人在相互關心的時候,四個男人就站在病房外。

    冷爵梟看了眼獨孤九,問道:“你不進去看看她嗎?”

    獨孤九低著頭:“算了,既然人已經沒事了,我也該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九,你和樂悠悠之間到底還有沒有戲?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獨孤九抬眸,眼神有些疑惑:“爵梟,我和她的事情,你也感興趣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感興趣,我就是覺得看著心里煩。愛和不愛,有這么難區別嗎?”

    “醫生說樂悠悠沒有懷孕后,你好像也沒什么表情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繼續道:“小九,看來你對孩子是真沒什么感覺。”

    獨孤九眸色微閃,唇邊泛著一絲冷意:“她向來這樣,對我始終不肯真實面對。她假懷孕的事情,其實我早就知道了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