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86章 殺人滅口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86章 殺人滅口

    凌晨三點,一輛深藍色的機車騎到了火車站。

    司機戴著頭盔走進了一處電話亭。

    他鎖上門以后,拿下了頭盔。

    是鄧天葉。

    對著數字鍵,他按出了一竄手機號。

    響了三秒后,對方就接了。

    “周一白?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的周一白正在一處碼頭。

    他穿著漁夫的防水衣,頭戴漁夫帽,耳朵上戴著個藍牙。

    臉上戴著假面皮,滿臉大胡子,低沉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鄧天葉道:“警察會在青水灣設置攔截,你們別去青水灣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謝謝你的情報。”

    “周一白,我當年欠你的一條命還清了!你以后不要再聯系我!”

    周一白輕笑道:“你放心,我們兩清了。”

    電話掛了后,鄧天葉重新戴上頭盔離開了電話亭。

    此時,周一白身邊走過來一個中年人,他推著車,上面有四框還在跳動的新鮮海魚。

    “鄧天葉怎么說?”問話的人正是韓冰。

    周一白道:“避開青水灣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出發吧,我已經在焦山碼頭安排了離開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阿冰,這些魚我們也拿上車?”

    韓冰道:“有這些魚能更好的避人耳目,萬一警察在路上盤查,我們也能順利過關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后從兜里拿出兩個新身份證,把其中一張交給了周一白。

    十五分鐘后,他們都坐上了一輛灰色面包車,車里全是一框框的海鮮。

    周一白負責開車,韓冰拿出一個新手機,將一張新的手機卡號放了進去。

    號碼開通后就撥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手機那頭一接通,韓冰就道:“可以動手了,不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說完后,他隨手將手機丟出車窗外,手機瞬間沉進了海水中。

    周一白看了他一眼:“真放棄裘胭脂了?”

    韓冰眸色微冷:“怎么,你舍不得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,他是你的女人。這次她不幸被抓,警方肯定對她嚴加審問,就算她講義氣不把我們供出來,我們現在也很危險,不可能去醫院救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她既然從一開始就跟著我們干這件事,心里就該明白,一旦被抓就可能活不了。”韓冰眸色陰沉。

    周一白嘆氣一聲:“與其讓她在牢里過日子,不如死個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派去的人已經在醫院了,等警察的換班時間一到,就會動手。”

    “阿冰,這次我們故意引蛇出洞,看來林語嫣這伙人真是不好惹!這么快就能里應外合的將人救出去!如果不是鄧天葉幫的忙,搞不好我們也要被抓!”

    韓冰的眼神冷冽,不以為然道:“林語嫣手上的鐲子秘密被他們發現了,反倒有助于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怎么說?”周一白顯然還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打開將軍墓的鑰匙,就是林語嫣手上的那只鐲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!居然這么重要?”

    韓冰語氣凝重道:“是!三小時前,我剛剛將那本古籍上的密語參透!我們沒機會抓到林語嫣了,離御龍泉開啟的時間越來越近,我們只能用線索吸引林語嫣他們自己去找將軍墓!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周一白有些震驚:“難怪地圖遺留在那處破房子里,你是一點也不著急,原來你是故意忘記拿走的!”

    “他們一定會派人去尋找更多線索,我們走的匆忙,房子里一片狼藉。如果他們夠聰明,會發現地板上的暗格。”

    “阿冰,如果林語嫣他們對將軍墓不感興趣呢?我們豈不是白等他們了!”

    韓冰笑的詭秘:“這就是我為什么也將古籍留在現場的原因,那里明確記載了那只鐲子的危害性,只要林語嫣再戴上半年左右的時間,她的五臟六腑會開始衰竭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一定會為了打開那只鐲子,拿著地圖去尋找將軍墓!而打開鐲子的神器,就在將軍墓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一切的設定都是天助我也!一白,我真的太期待見到將軍墓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時后,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女護士拖著小車走進了病房。

    裘胭脂瞪著眼睛盯著門口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女護士道:“你該換藥水了,這是消炎的,你腿上的外傷已經感染發炎了。”

    裘胭脂沒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病房外站著兩名警察,另外兩名結伴去洗手間了。

    當女護士將藥水針頭即將插進管子時,她眼底的一絲殺意讓裘胭脂本能的問道:“你是哪個醫護室的?之前換藥的人不是你!”

    女護士不動聲色道:“我們換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巧?把你的工牌號給我看看?”

    裘胭脂的戒備心很重,女護士感到有些意外,她伸手去拿工牌時,另一只正在拿槍。

    只因工牌上的護士照片不是她。

    忽然,病房外發生一陣動靜。

    女護士回頭的一瞬間,兩個保安打扮的高大男人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對著女護士就是一槍,無聲手槍致使女護士當場死亡。

    開槍的男人正是易容后的藤田。

    他立刻蹲下身去搜女護士身上的手機。

    搜到后就放進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裘胭脂沉聲道:“你們是誰?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胭脂,你別怕,是我!”

    她驚詫道:“藤田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別說這么多了,你快跟我們走!剛才這個女護士是來殺你的!”藤田道。

    弟弟藤野已經將輪椅推了過來:“哥,趕緊將她抱上輪椅!警察很快就到了!”

    她看了眼女護士手中的微型手槍,相信了藤田的話。

    她不再猶豫,坐上輪椅后,在藤田的幫助下戴上了帽子和口罩。

    裘胭脂隨他們離開了醫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他們將救護車開出半小時后,藤田才將女護士的手機里插進了一部電子儀器。

    沒過幾秒,女護士手機里的最后通話記錄就播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韓冰打給女護士的電話。

    裘胭脂滿臉冰霜,她不敢相信會是韓冰要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樣子,顯然很意外?”藤田問的漫不經心。

    她低著頭問的頹喪:“你們是怎么知道他會派人來殺我?”

    藤田道:“因為我這兩天一直在跟蹤你。你被抓后我就猜到你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一定很得意吧?是不是在嘲笑我跟錯了人?”

    “胭脂,即便是你跟錯了人,我也不會嘲笑你。讓你看清老韓的真面目,你才會知道誰才是最愛你的人。”藤田說的滿眼深沉,眼底透著濃濃的愛意。

    裘胭脂抬眸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說話,心卻因為韓冰裂開了幾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她面無表情道:“藤田,你來救我不過就是為了尋找將軍墓,我會告訴你!但是我有一個要求,你必須帶上我一起去,我要親手殺了韓冰和周一白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