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87章 時念被甩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87章 時念被甩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一點,林語嫣開車和龍花出現在一處居民小區里。

    龍花道:“太太,需要我陪你上去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找她單獨談談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下車后就走進了一幢公寓樓。

    等她出了電梯后走向一處房門前。

    伸出手按下了門鈴。

    半分鐘后,門才被打開。

    開門的女人是時念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回來了!要不是親眼所見,我還不敢相信。”林語嫣笑道。

    時念做出請的動作,說道:“語嫣,進來聊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剛才我在廚房沒有聽到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兩分鐘后,時念為林語嫣端來了一杯綠茶。

    她道:“抱歉啊,回國才一個星期,我還沒有去超市大采購,家里沒有咖啡,只有綠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不是來喝茶的。”林語嫣將一張喜帖從包里拿出來。

    “時念,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?”

    時念頓時笑了:“我跟南宮桀要結婚的這件事,就這么讓你不相信嗎?”

    “你別騙我了,何止我不相信,爵梟也不相信。你和南宮桀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對于時念男朋友是樓清寒的這件事,身邊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時念卻突然宣布要和南宮桀結婚了,讓收到喜帖的人都大跌眼鏡沒一個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南宮桀在前段時間相處過一段時間,他救過我一次,我感動了,他說想跟我結婚,我就答應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深深嘆氣道:“你真的不想對我說實話?”

    “我說的就是實話。”時念低垂著眸子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你不想說實話,那我沒什么話好說了,誰讓我不是你的朋友呢!”

    見林語嫣拎起包就走,時念道:“語嫣,我怎么沒有把你當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時念,我清楚明白的記得你當初說過的話!你說完成最后一件任務后,你就會徹底結束臥底的工作,你回國后會和樓清寒結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樓清寒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?就算你不愛樓清寒了,我絕對不會相信你會在這么快的時間內愛上南宮桀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說實話,你和南宮桀做哥們可以,但你們倆成為情侶我是絕對不會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說完后,時念不禁鼓起掌來:“語嫣啊,我沒有想到,在我為數不多的朋友里,你會是那個最了解我的人!”

    林語嫣眸色微沉道:“這么說我都猜對了?”

    “請坐!既然都被你說對了,我也不想再隱瞞你了。”時念面色平靜道。

    等林語嫣再次落座后,時念道:“我回國那天拉著行李箱就去找清寒了,我有他家里的鑰匙,本來我想給他一個驚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別告訴我樓清寒背著你出軌了。”

    時念笑的毫無溫度:“不是他,但我撞見他妹妹樓靜和兩個陌生男人在沙發上……”

    她表情有些尷尬,眼底還隱隱透著不屑和厭惡。

    林語嫣很吃驚:“樓靜被提前釋放了?你剛才說的意思不會是我想的那種場面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想的那種場面。”

    “靠……兩男一女啊!樓靜玩得可真夠瘋的!她就不怕被樓清寒看到嗎?”

    時念面無表情道:“樓靜在坐牢期間看了很多書,用急救知識湊巧救了獄長,她被提前釋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清寒那兩天剛好參加醫學研討會出差了,樓靜就暫時住在他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被我撞見這件事后,當天晚上她就來找我了,一見面就哭著向我求饒,還說了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話,說完后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時念嘆息道:“我當時還以為她是被嚇傻了,才會有些語無倫次。樓靜的私生活跟我又沒關系,我為什么要去告訴清寒呢?更何況,等我和清寒結了婚,樓靜就是我的小姑子,我更不可能去亂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樓靜估計也是擔心有一天我會成為她的嫂子,才會想要先發制人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緊蹙眉峰:“你什么意思?樓靜想出陰招對付你了?”

    “不錯!她將那天晚上來向我認錯求饒的視頻給剪輯了,用里面的原聲配在了她后續自己錄的一個視頻上。你絕對不會想到,樓靜會做出那種事……”

    時念眼底的不敢置信,卻讓林語嫣不以為然:“相信我,這個女人做出任何奇葩的事情我都不意外,她曾經還想用毒藥毒死顧不凡,這個女人早已經無可救藥了。”

    “樓靜找了個坐臺小姐合演了一出戲,那個坐臺小姐成了她的替身,假裝成樓靜在視頻里被兩個男人強上,她還用對我求饒的那段話配音在視頻里,向清寒求救說是我要害死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寒在看了那個視頻后,怒氣沖沖的來找我算賬!還說要報警抓我……但到了第二天警察也沒出現,不過他在電話里跟我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個急轉直下的結果,林語嫣坐在沙發上足足愣神了半分鐘。

    等她回神后立刻問道:“清寒又不是愚昧無知的男人,他就這樣完全相信了樓靜的鬼話?他不給你解釋的機會?”

    時念紅著眼眶盯著地板,極其失望道:“樓靜畢竟是他的親妹妹。或許,在他眼中,我始終是個外人不值得被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!視頻到底是否真實,他難道不會查嗎?他好歹也是我們這個圈子里的人,會不知道視頻可以造假這件事嗎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去找樓清寒問清楚!”

    林語嫣剛站起身,時念拉住她的手阻止道:“語嫣,沒用的!我當時雖然心里難受,但我喝醉酒后還是去找他了……他說的話很難聽!我不想再自取其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許他已經不愛我了,這次借著他妹妹的事情剛好可以跟我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時念,就算樓清寒跟你分手了,你至于馬上和南宮桀假結婚嗎?這是要做戲給誰看啊?”

    面對林語嫣眼中的疑問,時念擦了下眼角的淚水,無奈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吧,我在做臥底的前段時間,我給過南宮桀一些情報,避免了他的不少損失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想找機會感謝我,我喝醉酒的那個晚上剛好在酒吧碰到他了,也許是我酒后失言,我把這件事告訴他了,他當時就說要幫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這才明白過來:“原來假結婚的事情是他提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沒有用……可能是我對清寒還沒有死心,我也想借著這次機會再試探下清寒的心思。如果他真的不在乎我嫁給誰了,我就會放棄他,也放棄我和他的這段感情。”

    時念的委屈和用心良苦,讓林語嫣心疼的站起身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……想不到你也是個癡情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語嫣,答應我,不要再去找清寒了!就算是留給我最后一點尊嚴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我和南宮桀婚禮的那天,清寒沒有出現,我就會在當天乘飛機離開這里。我連機票都已經買好了,希望我不會用上。”

    十分鐘后,林語嫣離開了時念的家。

    距離時念和南宮桀的假婚禮還有十天。

    可林語嫣等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眼睜睜看著時念在這十天中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必須立刻馬上找到樓清寒!

    在龍花將車開出小區的時候,坐在副駕駛的林語嫣很快打給了樓清寒。

    響了三次,樓清寒就接了。

    “清寒,你在哪呢?我有事找你!”

    手機那頭忽然安靜了幾秒,樓清寒冷漠道:“語嫣,如果你是因為時念的事情,你不用再來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沉聲道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他寒聲道:“因為我不會和她復合。她和南宮桀的婚禮,我也不會參加。他們想做猴子演戲給人看,那是他們的自由與我無關。”

    “樓清寒!你不要太過分了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