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88章 似有苦衷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988章 似有苦衷

    林語嫣怒了,可樓清寒卻道:“林語嫣,我和時念的事情不用你多管閑事!管好你們家自己的事就夠了!”

    她臉色微沉:“清寒,你能不能聽我一句勸!我已經找時念談過了,那個視頻的事情,你就一點也不相信她說的話嗎?”

    “事實擺在眼前!還有什么可說的!”他語氣冰冷。

    “清寒!你怎么能這么糊涂呢?那個視頻你拿去讓人分析了嗎?再說時念好端端的為什么要陷害你妹妹?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因為你妹妹的一面之詞就冤枉了時念!她很無辜!你忍心這么傷害她嗎?”

    幾句后說的樓清寒怒聲道:“林語嫣!我已經跟你說過了!我和她的事情不用你管!你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!我不想再見到那個女人!”

    他掛了電話,林語嫣握著手機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她側眸看了龍花一眼:“龍花,你說這樓清寒是不是吃錯藥了?整個人變得我都不認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,會不會是樓清寒有什么苦衷?”

    “苦衷?”

    林語嫣冷哼道:“我想不出他會有什么苦衷,他也不是不分是非黑白的人,當初都能親手送樓靜進監獄,怎么可能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對!龍花,經你這么一說,我忽然在想,說不定樓清寒還真有什么苦衷!”

    “走,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找他!”

    龍花道:“太太,要不我讓保鏢給他打個電話,先確認下他是否在醫院!免得他知道我們要去找他就提前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笑道:“還是你冷靜!我都給氣懵了,行,你現在讓保鏢打電話吧。”

    兩分鐘后,龍花道:“太太,你放心,樓清寒在下午四點還有手術,我們能堵到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時后,林語嫣和龍花直接去了樓清寒的辦公室。

    她們剛想進去敲門,門內剛好走出一個女護士。

    女護士道:“冷太太,您是找樓院長嗎?”

    “是,他在的吧?”林語嫣道。

    “嗯,樓院長在跟您的先生談話,樓院長說不要讓任何人進去打擾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看著女護士坐在了不遠處,看來還要為樓清寒守門。

    她使了個眼色給龍花,龍花頓時走到女護士面前假裝問話。

    在擋住女護士的視線后,林語嫣推門閃身走了進去,馬上將門給關上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隔間的外面,仔細聽了下兩個男人的談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冷爵梟在屋內,她倒也不會偷溜進來。

    “清寒,你和時念到底怎么回事?我收到這張請柬的時候,還以為南宮桀在開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此刻就坐在沙發上,茶幾上放著那張婚禮請柬。

    林語嫣站在外面貼著墻,嘴角掛著絲笑意。

    雖然夫妻倆沒有約好,他們倒是很默契的各找一個當事人。

    而南宮桀只是個托兒。

    “爵梟,這件事我希望你和林語嫣都不要管了。你們夫妻倆不用太操心我的私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這叫什么話?你什么時候還跟我拉起這種界限了?”

    冷爵梟望著樓清寒的眼神有些探究。

    樓清寒低頭望著手中的病例,但病例是合上的,看不到里面病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他的眼神有些消沉暗淡,努力維持著表面上的平靜。

    “清寒,你就不能跟我說實話嗎?你是不是后悔和時念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是!我是后悔了,我發現我已經對她沒有感覺了。我妹妹的事情剛好可以當個借口,早點分開對我和她都是好事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未說完,冷爵梟笑出聲:“你就跟我繼續裝吧,你真以為我會相信?”

    “你這么多年保持單身,身為一個工作狂能夠愛上一個女人很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你千等萬等的女朋友都回來要跟你結婚了,你現在提出分手,誰能相信你對她已經沒感覺了?”

    “趁著這里只有你我二人,你還不肯說實話嗎?”

    “非要什么都自己去承擔?你是醫生沒錯,但醫生也是人,你也需要心理疏導……”

    樓清寒有些激動的打斷道:“爵梟!你能不能不要再說了?就讓我一個人承擔這一切不行嗎?我不想要時念跟我一起痛苦!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冷爵梟的眸色微閃:“你果然有事瞞著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樓清寒,你以為你很偉大嗎?不將真相告訴我們,也不將真相告訴時念,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嗎?”

    林語嫣說著已經走進了屋,她繼續道:“你知不知道時念對你的愛很深!她能夠徹底放棄自己的事業,選擇回國跟你結婚去做個普通的女人,她的這種犧牲難道是微不足道的嗎?”

    在場的兩個男人都有些驚訝她的出現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也來對樓清寒興師問罪?”冷爵梟站起身走向她。

    拉過她的手一起往沙發邊走,他柔聲道:“別生氣了,老公答應你,今天要是不把清寒和時念的事情搞清楚,我就不離開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吧,喝點水,水還是溫的。”

    樓清寒親眼看著他們夫妻兩人的恩愛互動,一時間紅了眼眶,將椅子直接轉了過去。

    將臉朝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呦,我們倆的行為刺激到他了。”冷爵梟故意說的戲謔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想逼樓清寒說出真相。

    林語嫣盯著椅背,眼神復雜道:“時念跟我說,她要離開這里了,還要回去做臥底的工作,這一次很危險,指不定她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樓清寒,謝謝你用你的自私將時念推向危險!”

    她不介意將時念的離開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那具隱隱顫抖的男人背影快撐不住了,他張了張嘴還是問道:“她真的還要回去做臥底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說了,既然她愛的男人都背叛她了,她準備用余生都去抓壞蛋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!她明明已經答應我不會再去做臥底!怎么出爾反爾?”樓清寒激動道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。

    冷爵梟看了林語嫣一眼,他站起身走向樓清寒。

    樓清寒一時躲避不及,被他看到了眼角滑落的淚水。

    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!”

    冷爵梟笑道:“男人不能哭嗎?哭了就是哭了,很丟人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清寒,你既然這么在乎時念的生死,你為什么不把她牢牢保護在身邊呢?”

    一句話,問的樓清寒是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整個辦公室里籠罩著一層壓抑且痛苦的氛圍。

    而這個人就是樓清寒本人。

    “老公,算了,我們走吧,樓清寒都不把我們當成真正的朋友了,我們在這掏心掏肺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還有,時念已經做了決定,我們也無法改變,就尊重她自己的個人意愿吧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說完后假意要走,冷爵梟也很配合,走過來拉著她的手就要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!”

    樓清寒已經站起身,他望著林語嫣的背影懇求道:“林語嫣,算我求你!你一定要幫我說服時念,不要再讓她以身犯險的去做臥底!這個世界缺了她當女警,世界還會照應運轉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