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01章 裝成島民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01章 裝成島民

    在花海彬和獨孤九在討論殺不殺人的時候,冷擎天已經偽裝成島民出現在了藤田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穿著破舊的漁民服飾,腳上一雙破草鞋,身上背著個破布包。

    此時,藤田正拿槍指著冷擎天的腦袋。

    躲在暗處的權銀龍和天翼真是大氣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要是冷擎天出了事,估計林語嫣夫妻會殺了他們。

    天翼趴在石壁高臺處,手里握著狙擊槍,只要藤田敢扣動扳機,他會比他早一步開槍。

    就在十分鐘前,他們三人找到了這處隱蔽點。

    而藤野因為腹痛走不了路,需要休息,藤田他們就暫時待在了這處地宮。

    冷擎天立刻靈機一動,將他背包里帶來的一些道具給用上了。

    他還戴上了假面皮。

    來之前,他早已經做了詳細攻略。

    這片海域的周邊有漁船,而那些漁民就是他此刻的這種打扮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你到底是誰?你要是不說實話,我就開槍崩了你的腦袋!”藤田滿臉怒容道。

    冷擎天假裝嚇得聲音顫抖:“大爺饒命!您千萬不要開槍啊!我、我是這里的島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來這里是為了在沙灘上藏金幣,因為一時好奇,才走進了這里……您不要殺我啊!”

    “您要是不信我的話,您看我的金幣……這些金幣都歸你您了!”

    他馬上將破布包里的一個生銹鐵罐打開,里面果然有七八枚金幣。

    而這些金幣全是冷擎天之前去古玩店買來的。

    金幣的年代久遠,屬于古時候的金幣。

    藤田撿起一枚看了下,笑問道:“你從哪里找到了這些金幣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不遠處的淺灘里找到的,不過也是靠運氣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處淺灘里有天然洞穴,洞穴里幾處活泉水,我想金幣可能是從活泉水里被沖刷出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論述基本成立。

    藤田有豐富的盜墓經驗,他之前也見過一些活水中有遺留的金幣。

    冷擎天的話,讓藤田更加確定他們已經接近了將軍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膽子挺大,敢一個人走進這地宮!你就不怕遇上僵尸嗎?”

    藤田嚇唬小孩子的話,讓裘胭脂轉眸冷笑了下,不過她對這突然出現的小孩子不感興趣。

    那些漁民的穿著打扮,她之前也見過。

    關于冷擎天的身份,她沒有懷疑。

    為了能夠更貼近他所扮演的人物,冷擎天甚至在來之前就提前做了皮膚處理,將自身健康色的皮膚都涂抹成了黝黑的曬傷皮膚。

    還戴了假牙套,牙齒暗黃,上面還有幾顆齲齒。

    “藤田,要不我們下去看看吧,讓藤野先在這里休息。”裘胭脂站在地下石階的入口。

    之前林語嫣他們就是通過這里去了地宮。

    藤田對冷擎天警告道:“小子,你老實待著!幫我看好那兩個犯人!你要是聽我的話,沒準我還能帶你去尋找寶藏,到時候再分你一些金幣。”

    “大爺!這是真的嗎?您能帶我尋找寶藏?”冷擎天雙眼發光,一副貪婪興奮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是!別啰嗦了,幫我看好他們!”藤田用槍指了下穆天和樂悠悠。

    “好啊!沒問題,我一定看緊了他們!”

    冷擎天當即從布包里拿出一把破匕首,指著樂悠悠和穆天便狐假虎威起來:“喂!你們兩個給我老實點!要是惹了我老大,我就劃花你們的臉!”

    席地而坐的藤野將視線投過來,看到冷擎天的那副嘴臉后,嘲諷了一句:“小赤佬!”

    完全不把冷擎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拿著望眼鏡的權銀龍捂著嘴,差點笑出聲。

    要不是剛才親眼所見,他還真是小看了這小家伙的演技。

    看來跟他媽林語嫣一樣是個天賦型的演員。

    此刻,藤田站在裘胭脂身邊,低頭望著旋轉而下的石階說了句:“這種石階,只能往下,不能往上。我們要是先走了,藤野他們不方便下來。再等等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難道這石階還會抽回去不成?”裘胭脂滿眼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!人一旦開始往石階上走,等時效一過,石階就會逐步收回石壁中,是為了給盜墓者斷后路!”

    他剛解釋完,藤野臉色蒼白的說道:“裘胭脂,你又不懂盜墓!別給我們添亂!”

    “切,說我不懂!現在到底是誰在添亂?”裘胭脂撇嘴說了句。

    沒想到她一說完,藤田就拽起她的手腕,眼神警告道:“胭脂,別這么說我弟弟。如果換做是你身體不舒服,你也希望我們丟下你不管嗎?”

    裘胭脂臉色一僵,笑的有些討好:“藤田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對不起,算我說錯話了。”

    氣氛暫時緩和了下。

    她一手挽住藤田的手臂,嗲聲道:“別生氣了嘛,我不過就是擔心被韓冰他們搶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,他們即便是抓了林語嫣也打不開將軍墓。”藤田的語氣里充滿了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這么說?”裘胭脂頓時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難道還有她不知道的秘密?

    藤野望著藤田說了句:“哥,有些話不要說透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”

    “藤野!你什么意思?我都跟你們在這里出生入死了,還有事瞞著我呢?”裘胭脂不滿道。

    其實就算藤野不提醒,藤田也不會在此刻說出來。

    藤田假意看了眼樂悠悠和穆天,他道:“胭脂,這里還有外人,你也別急,等找到了將軍墓,你自然就會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裘胭脂輕笑了下:“好,我不急,反正我對寶藏也不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她收起眼底的探究欲,免得讓藤田有了更多的防備心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?”既然走不了,就只能繼續等著藤野恢復體力。

    冷擎天望著裘胭脂,笑的憨厚:“漂亮姐姐,你叫我小豆子就行!別看我長得不高,其實我已經十五歲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還虛報年齡裝成熟!

    權銀龍此刻拍拍身旁的天翼,眼神示意他可以放下狙擊槍了。

    冷擎天已經獲取了藤田他們的信任。

    暫時不會有危險了。

    與其說是信任,不如說藤田他們根本不把一個小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冷擎天認真道:“漂亮姐姐,你別笑嘛!我真的有十五歲了,在我們漁村里,有些男孩十六歲都已經娶老婆了!”

    藤野似乎對這話題有了點興趣,他一臉調笑道:“小豆子,你現在還是個處男吧?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是處男!我不是!我早就不是了……”冷擎天把那種明明是處男,還假裝自己不是的逞能勁演的極其到位。

    就連拿著狙擊槍的天翼都不禁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可真夠能瞎掰的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不是就不是嘛,你臉紅什么啊!”藤野找到了新樂子,好像心情也變好了,就連腹痛也緩和了些。

    他這才明白了,剛才純粹是被裘胭脂給氣的胃抽筋了!

    為了路上能夠有個解悶的,藤野看向藤田說了句:“哥,我們就帶上小豆子吧,要是誰要有個身體不適,他還能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藤田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裘胭脂逗趣道:“小豆子,等真找到了寶藏,你拿金幣回漁船可以娶老婆了!”

    “漂亮姐姐,如果我都有很多金幣了,我還干嘛還回漁村啊!我當然要去大城市買大房子了!我要去開家飯館……”

    藤野一聽冷擎天要暢想他的未來,一時沒了興趣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走到冷擎天面前,胡亂摸了下他的頭發說道:“行了,你就別廢話了,還是等你活著出去后再說吧。找寶藏可沒那么容易,一不小心你就把命丟了。”

    冷擎天點點頭:“是,大爺,我全聽你們的!跟著你們走,我就能喝香吃辣!”

    他還拿著一把破匕首走到樂悠悠和穆天面前,一副小流氓的模樣道:“你們倆快給我站起身來!我們要出發了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