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05章 準備合作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05章 準備合作

    原路返回,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們都走到這了,怎么可能無功而返。

    況且打開林語嫣手環的神器還沒找到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決定吧。只要你說強攻城樓,我們就去。”獨孤九一臉堅定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獨自站在一邊,深思熟慮后作出了決定。

    這時候,小王小李也撤回來了。

    但它們依然站在入口處保護著他們。

    無人機已經重新拆解回到了它們的背部,成為機身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不要強攻,韓冰這幫人要的是寶藏,我們就給他們寶藏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跟韓冰談合作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一說完,林語嫣立刻道:“不行!你自己去太危險了!我們必須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我們跟他們談合作,他們這幫人也未必就會同意。”孔麒麟心中有顧忌。

    他是不信韓冰這幫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一定的風險,但就算我們和他們合作了,難道就不防范他們了嗎?”

    “跟他們合作后,隨時觀察他們,其他都不變,只不過就是和他們一起尋找將軍墓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們選擇不殺人,這幫人又要對我們下手,總這樣相互攻擊,對于我們來說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花海彬恨恨道:“那還不是你們不同意殺人!按我的意思,直接殺了他們更省事!”

    “他們這群雇傭兵,就算是死在這里也沒人會找他們!”

    林語嫣不悅道:“花海彬,你怎么就知道他們死在這里沒人找?他們身邊就沒有朋友親戚嗎?在你眼中,他們的命就這么賤?”

    “靠!林語嫣,你又想給我上課?拜托,我們現在是在盜墓!韓冰那幫人可不會對我們手下留情……”花海彬一臉怒意。

    “夠了!他們還沒傷到我們,我們自己內部倒是吵起來了?”

    冷爵梟寒聲道:“來之前,我們大家都達成過協議。不殺人!這是條鐵律,誰也不準破壞!”

    “花海彬,尤其是你,需要格外注意!不管韓冰那幫人怎么沒人性,我們的原則就是不殺人!”

    “冷爵梟,你真是被你老婆給佛系化了,現在也跟娘們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獨孤九黑眸冷卻,沉聲道:“閉嘴!花海彬,你別出爾反爾,你自己也答應了不殺人。現在覺得麻煩了,就想靠殺人解決問題,你就不能用腦子想想嗎?”

    “花海彬,爵梟為我們準備了各種裝備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。除了殺人以外,我們還有其他選擇。”孔麒麟也勸了句。

    東方擎說道:“包括我帶來的小王小李,還有一些特殊裝備,都是為了讓我們可以在不殺人的情況下找到將軍墓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……我怕你們了!全部來圍攻我!你們也別在唐僧念經了,我都聽你們的還不行嗎?”花海彬不耐煩的走到一邊,懶得看他們一眼。

    孔麒麟道:“爵梟,我有個主意,既然我們要找韓冰他們談判。那我們就帶周一白他們過去,把他們的人還給他們,也能顯示出我們的誠意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拍了下他的肩膀:“麒麟,還是你最懂我的心。我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們趕緊去抬人吧。”慕容景率先走進了密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留下一部分人守在這里打掩護吧,我留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看向孔麒麟:“麒麟,你和小九都抬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讓小王小李也去幫忙,我留在這里。”東方擎去給小王小李下指令了。

    賀蘭靜舉手道:“我也留下!”

    此時,林語嫣看了眼花海彬問道:“花海彬,你呢?留在這里還是去抬人?”

    花海彬掃了她一眼進去抬人了。

    等他們離開后,冷爵梟說道:“語嫣,花海彬這人在外頭野慣了,一時半會還不能完全認同我們的理念。但他從不濫殺無辜,就是對那些為了錢什么事都干得雇傭兵特別痛恨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詫異道:“他自己不就是有一支雇傭兵隊伍嗎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現在為什么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了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冷爵梟道:“那幫人在他這里賺不到錢,時間久了就散了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賺不到錢?不會吧……”林語嫣記得花海彬當初還幫人劫獄救人呢。

    這種活都干,會賺不到錢?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他跟我們這段時間慢慢接觸下來,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改變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很多單子都接,現在他越來越挑剔,那些感覺違背道義的事情,他已經下不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那幫弟兄還想賺大錢,就各自單飛了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聽了后很是震驚:“可他從來沒跟我們說過這件事。他心里應該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冷爵梟笑了下:“當然不好受。畢竟是自己曾經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可現實就是這樣,有些兄弟不是一輩子的。道不同不相為謀。”

    她不解道:“那他剛才還一副要殺人的狠樣,我還以為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他真的殺人如麻?”冷爵梟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殺人如麻,就是覺得他想殺個人,怎么能這么輕易說出口呢?”

    他摟住她親了下額頭:“我的傻老婆,男人有時候也需要吹牛!他現在變得跟以為都不一樣了,心里多少也有點別扭吧。可能這就是所謂的適應期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的觀念慢慢被自己真心所接受了,他會和我們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嘆息道:“希望吧!”

    “老公,雖然我沒有完全真心的宗教信仰,但我相信這世上真的有神明,或者說有因果輪回,我們還是多積德,不要做壞事,算是給我們家人和朋友積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我會和你一起做的。現在我們家三個娃了,是非觀念對孩子們的教育問題很重要,這一點我會恪守鐵律,絕對不會讓孩子們去犯戒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和賀蘭靜就站在密道入口處。

    剛才冷爵梟和林語嫣之間的對話,他們也都能聽到。

    一直注視著林語嫣的東方擎,眼神溫柔且深沉。

    而賀蘭靜時不時看向他,心情也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只要東方擎過多關注林語嫣,她的心里好像會有些失落感。

    那種隱隱的難受讓她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但她不認為那是因為喜歡東方擎。

    “賀蘭!”林語嫣出聲叫她。

    賀蘭靜回神看向林語嫣,微笑道:“冷太太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林語嫣走向她,順手從兜里拿出藥膏說道:“我來看看你的傷口,這種藥膏很有效,不僅止疼消炎還不會留疤。”

    當賀蘭靜看到藥膏的名稱時,她問道:“冷太太,你這種藥膏,我老板也有!是我老板給你的嗎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