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06章 一支藥膏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06章 一支藥膏

    隨著賀蘭靜的詢問聲,冷爵梟瞥了眼林語嫣手中的藥膏。

    而賀蘭靜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兩天前,東方擎將西裝外套搭在手上時,口袋里掉出了一支和林語嫣手中一樣的藥膏。

    她撿起藥膏后,當時還問他是否手受傷了。

    但他卻說沒有。

    還很快從她的手中奪回了藥膏。

    好像挺在乎似的。

    此時,冷爵梟也陷入了短暫的思緒。

    林語嫣手中的藥膏是他之前托樓清寒從國外某研究所買的。

    專門用來針對各種外傷治療,連嬰兒也可以使用。

    買這種無刺激的昂貴進口藥,也只因丫丫有一次用指甲自己抓傷了臉。

    當時樓清寒還對他特別說了句,說制作這種藥膏的幾味原料很稀有,并不是養殖的普通藥物,都是純天然且罕見的藥物。

    所以生產量并不多。

    除了被一些好萊塢女明星和整形醫院購買了一批后,剩下的都被樓清寒一次性買空了。

    難道東方擎之前也買過這種藥膏?

    還是說林語嫣私下里見了東方擎,送了支藥膏關心他?

    可如果她見了東方擎,為什么回家后沒有跟他提起過……

    林語嫣萬萬也不會想到,她隨手拿出的一支藥膏,會讓另外三人心思各異。

    也是因為現在等待的時間有點閑,他們才會都胡思亂想。

    “賀蘭,你怎么了,不想讓我幫你擦藥膏嗎?”林語嫣手里拿著藥膏,準備解下賀蘭靜的止血繃帶。

    可她要是不同意,林語嫣也不好意思直接就給她上藥。

    賀蘭靜忙解釋道:“不是的!冷太太誤會了,我剛才走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賀蘭,以后你就叫我名字吧,不用叫我冷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我還是按照表哥那樣稱呼你們吧,不然我會很不習慣。”

    林語嫣見她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,也不再勉強她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那隨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在林語嫣幫賀蘭靜擦藥膏的時候,冷爵梟將視線落在了別處。

    他盯著賀蘭靜的手臂總歸是不禮貌。

    東方擎倒是沒有避嫌,說是在看林語嫣幫賀蘭靜擦藥膏,實則是在偷看林語嫣。

    那張他幾乎用了七年時間,親手創造出來的完美面孔,越發的精致漂亮了……

    明明看起來很年輕,可林語嫣的眼神里總是透著一種靜怡安詳的溫柔。

    想來是和她做了母親有關系。

    看來人的氣質真是來自內在修養。

    還有她內心的善良和純粹。

    只有當親眼看著林語嫣的時候,東方擎才能將妹妹東方晴和馬雅的容貌都區分開來。

    林語嫣就是林語嫣,始終和她們不一樣。

    東方擎眼底對她的愛意,深沉且直白。

    “冷太太,我老板也有一支這樣的藥膏,他當寶貝似的……”賀蘭靜輕聲說了句。

    林語嫣倒是不以為然:“他的藥膏就是我給的,這種藥膏治外傷確實非常強大,你感受過就知道了,你要是想要的話,我回頭也給你寄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的意思是說,我老板的藥膏是你寄給他的?”

    賀蘭靜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,林語嫣頓時就笑了:“賀蘭,你年紀比我小這么多,難道不知道這時代有快遞這種東西嗎?我要是送點東西給朋友,每次都要自己跑一趟,那我豈不是太閑了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為什么,當林語嫣說那支藥膏是快遞給東方擎后,賀蘭靜的心情莫名的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是我太笨了!冷太太,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要一支藥膏!太謝謝你啦!”賀蘭靜握著林語嫣的手一臉激動道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!一支藥膏而已,就把你感動成這樣了……你都陪我來這里冒險了,我才要感謝你呢!”

    “再說了,除了你老板,我也給慕容景他們每人都快遞了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像他們這幫人偶爾喝個爛醉如泥,酒瓶子要是砸碎了,搞不好還扎了手。雖然他們是男人,可萬一臉皮上留了疤痕,耽誤他們找媳婦兒。”

    她們倆的對話聽到這,冷爵梟胸口的那點郁悶頓時煙消云散……

    老婆也太可愛了!

    居然給他們每人都寄了一支藥膏,搞得跟發年貨似的。

    冷爵梟的唇角蕩起一絲得意,回眸看向林語嫣時,他隨意抬手抽了一口煙,那姿勢冷酷且帥氣。

    賀蘭靜一時間看癡了,不由說了句:“冷先生抽煙的樣子真的是太帥了!”

    “不!應該說冷先生本來就長得很完美!”

    她的夸贊讓林語嫣有些詫異:“賀蘭,你對他評價那么高啊?他會驕傲的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認真道:“冷太太!我發誓,我絕對沒有故意吹捧冷先生!你們倆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!”

    “這世界上除了你,再也沒有人能夠配得上冷先生!”

    發自賀蘭靜內心的一句稱贊,讓冷爵梟的唇角泛起一絲笑意:“賀蘭,謝謝你的夸獎,我和語嫣都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好意思收下!我可不好意思那……”林語嫣輕笑道。

    冷爵梟隨手丟掉了手中的香煙,走到她們面前。

    這時候,賀蘭靜的手臂上已經重新綁好了止血繃帶。

    林語嫣剛將藥膏放回褲兜,冷爵梟就從她身后抱住她,耳語道:“為什么不好意思收下這句話?難道是我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配不上你!這總可以了吧?”林語嫣轉過身面對著他,寵溺的刮了下他的鼻尖。

    他低頭就是一個熱吻……

    賀蘭靜紅著臉頰錯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她一回眸就看到了東方擎眼底的傷痕……

    盡管是一閃而逝,可他臉上的表情,任誰都能輕易看出他心中的痛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單純的賀蘭靜哪會考慮到那么多,她只是出于關心便問出了口。

    但她這么一問,林語嫣下意識的回頭看去。

    東方擎的臉色有些僵,直接將背影留給了他們。

    他甚至還來不及裝作沒事。

    “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東方擎怒斥道:“別過來!我想自己待會兒。”

    賀蘭靜嚇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老板的心思,她始終是猜不透。

    每當她以為有一點了解他的時候,他的喜怒無常依舊會讓她無所適從。

    她紅了眼眶轉過身:“冷太太,我、我去外面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林語嫣道:“不行!外面太危險,你還是跟我們待在一起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的反常,讓冷爵梟眸色一沉,他不動聲色的問了句:“東方,你怎么了?是身體有什么不舒服嗎?要是感覺缺氧的話,我這里有氧氣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沒事。”東方擎依然背對著他們站立。

    他目視前方,即使情緒受到了波動,但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前方密道,防止韓冰他們來偷襲。

    好在密道里一直很安靜,沒有任何動靜。

    這時候,林語嫣走到東方擎身邊,面色平靜道:“東方,賀蘭是個女孩子,你就算心情不好,也不要對她那樣說話。”

    東方擎沒有看她,心里克制且壓抑著對她的思念,哪怕人就站在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可他沒有資格去擁抱她。

    只能有距離的跟她做朋友。

    林語嫣在他身邊安靜的站了一會,剛轉身要走時,東方擎鼓起勇氣說道:“語嫣,對不起,我剛才失態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她卻說道:“東方,你去跟賀蘭道歉吧,她好像被你嚇著了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