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12章 胭脂死了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12章 胭脂死了

    當慕容景將冷擎天的震撼消息帶到時,林語嫣和冷爵梟更為震撼的是冷擎天居然來了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后,我一定要狠狠懲罰他!”冷爵梟面色鐵青。

    對于兒子偷跑來找他們的事情,他是氣的肝疼。

    慕容景安慰道:“你們也別太擔心了,他救了樂悠悠和穆天!已經證明他不是來添亂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和權銀龍他們第一時間發現了巨蟒,給我們帶來這么重要的消息,可見他是個小福星啊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后,林語嫣率先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即使很擔心冷擎天的安慰,但好在他跟權銀龍和天翼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也有個照應。

    冷爵梟沉著臉一言不發,既然這已經是事實,他改變不了就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不要讓韓冰和藤田這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慕容景點頭:“你放心,我會挨個告訴孔麒麟他們。”

    他轉身去找東方擎了。

    在不遠處坐著休息的韓冰眸色陰郁,他會時不時看一眼雇傭兵,他讓雇傭兵們在找機關。

    但韓冰一直會觀察冷爵梟他們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慕容景跟林語嫣夫妻說了些悄悄話后,韓冰冷笑道:“冷爵梟,我們現在是一個隊伍的,你們要是發現了什么,可不要知情不報啊!”

    “韓冰,你也不要對我們隱瞞。”冷爵梟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呵,我有什么好隱瞞的?我能跟你們合作,已經展現出我最大的誠意。”

    此時,獨自在找機關的藤田掃了眼藤野和裘胭脂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你們兩個也來找機關!別坐在那里一動不動!”

    藤野從地上站起身,不情愿的開始尋找機關。

    他們這幫人已經找了好一會兒了,可是這里一直沒有發現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里會不會根本就沒有將軍墓?傳聞都是騙人的!”藤野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他雇傭兵聽到后,情緒也難免受了點影響。

    私下里也開始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韓冰沖著藤野怒聲道:“喂!你別亂說話!影響我們整只隊伍的軍心!”

    “我說的可是事實!這處地宮里又是幾副石棺,連具尸骨都沒有,什么將軍墓!估計我們都被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媽的再敢說出這種話!信不信老子一槍斃了你!”韓冰已經拔出了槍。

    他一拔槍,雇傭兵們全部舉槍對準了藤野他們。

    而冷爵梟他們站在原地,沒有插手這件事。

    他們的無動于衷,讓藤田立刻有了警惕心。

    他走到藤野面前輕聲道:“閉嘴吧你!你沒看出冷爵梟他們有異樣了嗎?”

    藤野掃了冷爵梟他們一眼。

    裘胭脂早已經是副心急如焚的表情,就差給藤野一個大嘴巴子!

    蠢蛋藤野難道是忘了自己被‘毒啞’了嗎?

    他剛才居然開口說話了!!

    這時候,整間地宮忽然安靜了……

    空氣中透著緊張和危險氣息,所有人都盯著藤野,幾名雇傭兵一臉驚奇。

    藤田也終于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糟了……

    “呦,終于不裝啞巴了?能開口說話了?藤野,你臉上的那張假面皮,倒挺像那么回事!”

    韓冰一臉嘲諷,槍口對準了藤野的心臟處。

    此時的藤田已經把槍對準了韓冰。

    弟弟嘴巴不嚴說砸了。

    藤野回神后,他立刻從袖口中拿出隱藏的尖銳匕首,對準了裘胭脂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望著林語嫣說道:“我和我哥要是死了,樂悠悠也得死!”

    裘胭脂自認為她還沒有演砸,她嘶啞著嗓音嗚嗚嗚的哭了。

    假裝不知道身邊的人竟是藤野,她演的倒是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可惜林語嫣他們不愿再陪著演下去。

    “裘胭脂,你們已經玩砸了。”冷爵梟直接說出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林語嫣他們舉著麻醉槍對準了藤田他們。

    這時候,裘胭脂用手移開藤野的匕首,轉身就給了他一個耳光:“蠢貨!都讓你給害了!”

    她打的那一耳光也正是藤田想這么做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藤野,他們也不會就這么快失去勝算。

    “冷爵梟!樂悠悠和穆天在我們手里!我的人隨時可以殺了他們!”藤田試圖再次欺騙他們。

    眼下也沒有別的籌碼了。

    慕容景嘲諷道:“還真是走到末路了!你以為我們還會信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人真在你們手上,你們用得著來假扮他們嗎?”

    裘胭脂恨恨道:“他們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望著她一臉得意暢快的表情,林語嫣當場打破她的快意:“他們已經回去了,安然無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裘胭脂臉上的笑意頓時全無。

    藤田黑著臉猜測道:“看來偷襲的那幫人是冷爵梟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!就是我們的人。”慕容景直接承認了。

    這讓韓冰眸色一沉道:“你們居然還帶了人?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們不準帶更多的人?”花海彬的麻醉槍一直對準著韓冰。

    冷爵梟澄清了一句:“韓冰,你不用緊張,我們既然選擇與你合作就不會食言。”

    韓冰此刻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繼續相信冷爵梟他們。

    他說道: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藤田!把你的玉佩交出來!我就放過你們兩兄弟!”韓冰陰沉道。

    裘胭脂心里一寒,在韓冰的嘴里沒有聽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看來韓冰對于她的生死真是一點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她和韓冰之間的恩怨,紅了眼眶質問道:“韓冰!你為什么要派人來殺我?你好狠的心!”

    再次面對這個女人,韓冰說的面無表情:“你當時被冷爵梟他們抓了!免不了要受牢獄之苦,我提前結束你的痛苦,難道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憑什么決定我的生死?我即便是摔斷了腿!也沒有把你的事情供出來,你卻這么對我?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!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呯一聲!

    韓冰用槍正中裘胭脂的心臟。

    她瞠目結舌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早就該死了!裘胭脂,你對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。”韓冰冷血無情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眸色微瞇,看著裘胭脂倒地口中吐出鮮血,但對她沒有絲毫同情。

    誰讓這個女人信錯了男人。

    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藤田快速掃了眼地上的裘胭脂,沒有去扶她。

    他的槍只是依然指著韓冰。

    在這危險時刻,他早已顧不上兒女私情。

    更何況還是這個背叛過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藤田……”裘胭脂抬頭望著他,心中也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直到快死的那一刻,她才明白。

    曾經都說要娶她為妻的男人,原來都不曾愛過她。

    不管是問藤田還是韓冰那個愛沒愛過的問題,都已經毫無意義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你們全都不得好死!你們都走不出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藤野陰沉著臉,蹲下身對她直接再刺了一刀。

    裘胭脂當場咽了氣。

    她瞪著眼睛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媽的!你敢詛咒我們?就先讓你去見閻王!”

    韓冰見裘胭脂已經死了,不再理會她。

    他繼續威脅道:“藤田,把玉佩交出來!我就放過你們兩兄弟!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