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22章 一見鐘情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22章 一見鐘情

    只見年輕男子穿著一身白色的漢服,上面繡著精致的仙鶴圖案,腳上那雙黑色布靴極其講究。

    他高高豎起的發髻,將發絲梳的一絲不茍,一頭黑色長發垂順在身后。

    手腕處綁著一根鋼絲,他朝著他們飛身過來,帥氣瀟灑的落在了秦勝的身后。

    花海彬眉峰緊蹙,對身邊的慕容景說了句:“真是什么怪人都有!這是要在這里拍武俠片嗎?”

    秦畫聽到后輕笑道:“各位別見怪啊!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,他叫秦白衣,是我們的大哥!”

    “大家也不用懷疑!我們三可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。”

    秦白衣那張仙姿卓約的英俊臉上揚著絲淡淡的傲氣。

    在林語嫣他們先見識了小帥哥秦勝和小美女秦畫后,對于秦白衣的高顏值也不再驚訝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好。”秦白衣掃了眼眾人。

    當看到冷爵梟那張完美面孔時,他忽然猛地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秦勝及時扶住了他,輕聲問道: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白衣低垂著眸子,心臟跳動的太快,一時間不敢抬頭再去看冷爵梟。

    他低語道:“阿勝,扶我到旁邊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秦勝平時最崇拜的就是這位大他十五歲的大哥了。

    “好!我扶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秦畫因為擔心秦白衣的身體狀況,她也跟著過去了。

    這奇怪的一幕,讓一個男人完全黑了臉。

    林語嫣看向獨孤九那雙陰森的眼眸時,她問道:“獨孤九,你干嘛這么惡毒的看著他們?”

    獨孤九只是很莫名的說了一句話:“出現了情敵。”

    “情敵?什么情敵?你和悠悠不是在一起了嗎?她沒有別的男人啊!”

    在林語嫣還完全聽不懂他話中的含義時,花海彬面色復雜的對她道:“林語嫣,我感覺對方氣勢有點強,你以后要看牢你的男人,免得被一些突然冒出來的小妖精給搶走了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拉著她的手往旁邊走了幾步,回眸罵了花海彬一句:“管好你那張破嘴。”

    冷擎天站在原地,望著走向前方的三兄妹,他轉眸問權銀龍:“權叔叔,剛才那一幕,是我錯過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權銀龍雖什么話也沒有說,但看向秦白衣的眼神有點怪異。

    這么有氣質的英俊男人,果然是個基佬。

    還好剛才沒有看上他!

    “天翼,把你包里的果脯拿出來跟大家分享,補充點體力。”

    天翼道:“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在大家四處查看這處地宮的地形時,冷擎天心中帶著疑問走向了那三兄妹。

    秦勝看到后,他輕聲道:“大哥,那個孩子過來了!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秦白衣抬眸望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替你怕啊!那小孩好像是冷酷哥哥的兒子!”

    秦勝一說完,秦白衣的拳頭頓時握緊了。

    妹妹秦畫嘆息道:“大哥,五年前的那個瞎老頭還真是算對了時間!他說你會在生日的當天對一個男人一見鐘情!說那是你的情劫!”

    “我們還以為讓你帶我們來這地宮,肯定遇不上什么男人了!哪里會想到還真的出現了這一幕……”

    秦白衣眼眸深沉,他望著遠處的冷爵梟和林語嫣手拉手,問的揪心:“剛才我很失態嗎?”

    秦畫道:“還好吧,不過就是快暈倒了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秦白衣的拳頭又咯吱作響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淡定點!或許那瞎老頭的話不能信……”秦畫雖然在安慰他,但心底很虛。

    長那么大她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大哥,在見到一個陌生男人后會當場虛脫。

    太反常了!

    太不可思議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家民主到令人稱奇,就連父母也不會反對兒女們的性取向。

    可大哥一見鐘情的男人已經結婚了,那不是跟她兩年前喜歡了已婚大叔一樣嗎?

    到現在她還戴著頂綠帽子自我嘲諷呢!

    轉眼就到了她大哥遇上這種糟心事……

    “你們好啊!”

    冷擎天已經走到了他們的面前,主動伸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當他看到秦勝的右耳骨上戴著一顆鑲黑鉆的獠牙時,黑眸微微瞇起,直接問道:“秦勝,你在黑天網的網名是不是叫‘我媽很牛逼’?還有,你最近三天用的頭像是不是只鱷魚眼?”

    秦勝驚得站起身,滿眼狐疑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‘逃課買烤串’!”

    “是你啊!”秦勝頓時就笑了。

    兩人來了場擁抱握手,看起來十分熱絡。

    “總算見到你真人了!”冷擎天道。

    秦畫和秦白衣盯著他們倆。

    秦勝做出了解釋:“他就是我經常跟你們提起的黑客好友!我們倆認識半年了,相互間會交流黑客技術。上個月我還賣給了他一盒不怕藥水。”

    秦白衣冷笑了一聲:“又偷賣我的藥水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哥,你研究所里那么多好玩的東西,你平時又不用,我拿出去賣還能換點錢!”

    “再說了,我賺了錢每次都會送你喜歡的漢服!光你身上這套就花了我五萬人民幣!”

    他一說完,秦白衣有些嫌棄的看了眼身上的漢服,慶幸道:“好在這種質量的衣服我只穿一次。”

    冷擎天感慨道:“你們真有錢!我平時還穿五百塊錢一套的校服呢。”

    秦勝剛要嘲笑他,忽然眼神望向秦白衣,聲線緊張道:“大哥,冷酷哥哥和美女姐姐走過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白衣一抬頭就看到冷爵梟和林語嫣手拉手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雙握在一起的男女手令他心里有點涼。

    但他裝作一臉平靜道:“你怕什么,他們又不是壞人。”

    秦勝一臉無辜:“是我怕嗎?”

    我是在替你緊張啊大哥!

    秦白衣低垂著眸子,假意在研究自己手腕上的手環。

    秦畫道:“秦勝,我們三去旁邊聊吧,讓大哥和他們談。”

    她的提議讓冷擎天也同意了,他道:“反正大家在暫時休息,我們去聊聊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待他們三走到不遠處后,冷爵梟和林語嫣已經走到秦白衣面前。

    冷爵梟說道:“秦先生,你身體沒事吧?”

    他的主動關心讓秦白衣心跳猛地加速了,但他不敢看冷爵梟,低垂著眼眸道:“沒事,謝謝關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秦先生方不方便說說那手環的事情?”冷爵梟問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。”

    當冷爵梟拉著林語嫣在他身邊坐下時,秦白衣下意識緊張的往旁邊一移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我們坐下聊吧?”

    “隨意。”秦白衣道。

    林語嫣在看到他手上的手環后,問道:“秦先生,你戴著的手環是不是也拿不下來?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