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28章 配得上你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28章 配得上你

    可能是被冷爵梟的話擊中了心臟最柔軟的地方,穆天反而變得更為堅強。

    “冷總,我不是不敢!只是不想讓樂小姐為難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道:“你心中有諸多顧慮,可見你對樂悠悠的喜歡也就那樣,既然是這種可有可無的喜歡,不要也罷。”

    穆天有些激動了:“她并不是可有可無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冷總,這里只有我和你,我可以坦白告訴你,我只是覺得我配不上樂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次聽到自己的下屬這樣說話,冷爵梟頗為不滿:“你哪里配不上她?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外表還是家世背景,我都覺得配不上樂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讓冷爵梟不禁笑出聲來:“那你覺得誰配的上樂悠悠?”

    此時的穆天又不想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穆天,可見你心中的人選其實是你自己。但你卻被一些世俗的觀念所束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說家世背景是愛情匹配的條件,你覺得林語嫣配得上我嗎?”

    穆天立刻道:“這當然不能作比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覺得不能比,還是不敢比?”冷爵梟問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是不能比!”

    冷爵梟說道:“那好!你既然覺得是不能作比較,那你自己為什么要和樂悠悠比家世背景?”

    “如果用財富等級來區分社會階級,樂悠悠的家世背景既不能算得上是豪門世家,也算不上名門望族。”

    “以她們家的財富指數在國內頂多排的上是小康之家,離富豪的稱號都還有差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家里開了公司,名下有幾套房產就能擠進所謂的上流社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妨說的直白點,以她們家的社會地位根本擠不進三流的富豪圈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到樂悠悠個人身上,她除了開過幾家美容院,創辦過一家雜志社,她還做過其他什么了不起的事業嗎?”

    “以她的資歷在現代眾多優秀女性中,頂多算是獨立的小資女人,連女企業家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更別提她創業時的資金全部來自她父母的支持,她不過就是比那些只懂得吃喝玩樂的富二代們更上進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論她的外表,高級夜總會的頭牌都比她漂亮比她身材好,我就不明白了,她到底哪里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他毫不留情的一番直白言論,讓穆天的心情挺復雜。

    一邊在為冷爵梟的變相鼓勵而感動,一邊又因為他對樂悠悠的點評而有些不滿。

    畢竟是他喜歡的女人,被別的男人這樣品頭論足,心里總歸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哪怕這個人是他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你現在心里是不是覺得不太爽?而且對我的這些言論有意見?”

    面對冷爵梟的問話,穆天回答道:“說實話,心里確實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舒服那就對了!不管你喜歡的女人有沒有跟你在一起,當別人對她有意見的時候,你會立刻感覺到冒犯了你,那證明你心里真的有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對方是什么身份,也不管對方跟你什么關系,你能夠區分開這種感受,將來等你們真的在一起時,你才會無條件的保護她和尊重她。”

    “當其他人別有用心的說點什么,或者用計陷害她的時候,你才不會輕易的去質疑她和不信任她,如果你連最起碼的尊重和信任都無法給她,那你就失去了愛她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穆天,你首先要站到跟她平視的位置,你才能更理智的面對你自己的情感,而不是因為一些外界的世俗條件而限定了你對這份感情的判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對自己的選擇不夠堅定,你對自己的感情也不夠肯定,那你在感情的路上會走的很艱辛。”

    “我剛才對于評價樂悠悠家世背景的那番話,在本質上沒有惡意,只是從我的角度出發實話實話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對她的職業生涯和個人能力,我沒有任何意見,哪怕她不過就是一個餐館里的洗碗工,或者大街上清掃馬路的環衛工人,你要是真心喜歡她,我都會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去獲得自由和幸福,而幸福從來就不是靠金錢堆砌的。當然,有錢的愛情會減少很多生活中不必要的爭吵和無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喜歡樂悠悠,你就拼盡全力的去追她一次,而不是總是因為一些世俗的因素而一退再退,這樣的你也不配得到愛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全身心投入的愛情,不走到最后誰也無法肯定,幸福的終點站會沒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你不被樂悠悠的父母喜歡從而沒有優勢,你可別忘了,樂悠悠的父母也不喜歡獨孤九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讓他們知道獨孤九以前還做過女人,你覺得他們會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情敵身上的任何劣勢都可以轉變成你的優勢,至于你用不用這種手段在于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光只是一味的守護和等待,那你就是影視劇里的千年男二,論你再好再強大,你也永遠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“話已至此,之后你怎么想怎么做都靠你自己,畢竟女人是要自己追到手的,等著別人主動送上門,那樣的女人你也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冷爵梟難得會對穆天說這么多話,穆天的內心感覺到很震撼。

    他激動的幾度開口,但都不知道說什么。

    冷爵梟看出他的無措來,輕笑道:“不用感謝我,我的這些愛情哲學也是從語嫣那里學來的。至于守護和等待那一套,別聽太太瞎說,她是女人,她不懂我們男人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天性就是狩獵者,不主動出擊,卻等著獵物上門自己撞到槍口上,那狩獵人早就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穆天,你還這么年輕就學七十年代人的那一套保守愛情方式,你會單身一輩子的。”

    穆天覺得好笑:“冷總,我要是真的想結婚,我那些從前的學妹們可是排著隊要嫁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你怎么不結婚?別說你還沒準備好!”

    聽到冷爵梟的反問,穆天目視前方沒有說話,但笑容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你還不是因為樂悠悠,才會一直看不上別人。你既然做不到委曲求全,但又無法徹底放手,何不放手一搏?即便等你老了依舊孑然一身,也好過到時候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冷總!謝謝你對我說的這些話!我現在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,我就當跟你閑聊。決定權在于你。”冷爵梟說完后開始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操心別人的愛情,這可不是他的風格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被自家老婆有點帶歪,難免在看到身邊人陷入苦惱時不會多說幾句。

    但行動還是看個人。

    他能說的也都說了。

    在冷爵梟的眼中,樂悠悠配穆天是綽綽有余,他甚至還會覺得樂悠悠配不上像穆天這樣的好男人。

    穆天從不花天酒地,工作認真,做事仔細,辦事效率高,也從不亂花錢,背地里還偷偷在貧困山區捐了兩所小學。

    剩下的錢等著將來娶媳婦養老婆用,這樣的男人已經很少了。

    樂悠悠要是嫁給穆天,在冷爵梟看來是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十分鐘后,穆天將車開進了別墅。

    在冷爵梟還沒下車前,他接到了樓清寒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清寒,你怎么不好好臥床休息還給我打電話?我不用你來感謝那些藥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冷爵梟說完,樓清寒語氣凝重道:“爵梟,我要說的不是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樓清寒沉聲道:“醫院有人通知我,唐文軒在一小時前,因為咳血導致昏迷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……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