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1029章 文軒病倒_為你一世癡迷 - 小說涯

章節目錄 第1029章 文軒病倒

    接完樓清寒的電話后,冷爵梟甚至都沒有下車,直接讓穆天將車開走去醫院了。

    今晚親手在廚房做飯的林語嫣,在五分鐘后從忠叔口中得知,冷爵梟的車又開出別墅了。

    林語嫣有些詫異,居然連進門都不進來?

    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剛拿出手機要打電話問他,一個陌生手機號在屏幕上顯示了。

    還以為是什么賣保險的推銷員,不想竟然是歐陽的妹妹江艷華。

    “冷太太,我知道我這樣冒然給你打電話有點唐突……但我實在是沒辦法了!”

    “沒事,你請說,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嗎?”

    江艷華立刻道:“是的!我想請冷太太勸勸唐總,讓他不要再帶病導戲了!”

    “唐文軒帶病導戲?”

    “冷太太,唐總現在就在醫院的急救室!他之前咳血昏迷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么嚴重啊!他還在急救室?”林語嫣的整顆心瞬間被揪起。

    “冷太太,你一定要勸勸唐總!要不然等他在急救室出來后,肯定過不了多久他又要回片場了!”

    林語嫣沉聲道:“好!我會來醫院一趟,你先別急,守在急救室門口,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!我現在就出門!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冷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這些了,等我到醫院后再說吧。我先掛了。”

    收起手機,林語嫣叫了忠叔,告訴他讓廚師們繼續做飯,她現在要去醫院,她和冷爵梟都不會回來吃飯了。

    讓冷擎天和龍花龍月都在家里按時吃飯。

    穿上外套和拿上包后,林語嫣就獨自開車去醫院了,她也沒帶保鏢。

    冷擎天在十分鐘后得知林語嫣出門了,忠叔站在門口說道:“小少爺,廚師長說,晚飯會在半小時后準備好。”

    “忠爺爺,我媽媽這么著急出門,是有什么急事嗎?”

    “太太沒說,好像是有朋友進醫院了。大少爺估計也是因為這事,才會到了家門口又開車出門了。”

    冷擎天若有所思:“嗯,我知道了,我打電話問問看。”

    忠叔點頭離開后,冷擎天就給冷爵梟打了電話,得知是唐叔叔進醫院后,冷擎天就在電話里說也要去醫院看望他。

    但被冷爵梟回絕了,說探病的事情讓冷擎天改天再去。

    夫妻倆去就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冷爵梟在車里掛了電話后,就給林語嫣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也在去醫院的路上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歐陽的妹妹江艷華之前給我打電話,讓我去醫院勸勸唐文軒,讓他不要再帶病導戲了!”

    “看樣子唐文軒一直在瞞著我們,有病不治還堅持拍戲,真是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面色發沉的冷爵梟說道:“那我們待會在醫院見吧,我也會勸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們待會醫院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小時后,冷爵梟和林語嫣在病房里見到了唐文軒。

    他已經醒了,半小時前從手術室剛出來。

    醫生說了,唐文軒有很嚴重的胃潰瘍,進了急救室后已經做了止血手術。

    醫生還說了,如果再不接受治療,任由病情惡化下去,很可能會導致胃癌。

    望著面色蒼白的唐文軒,冷爵梟的臉色很不好,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還不等林語嫣開口說話,唐文軒便說道:“語嫣,你能不能讓我和爵梟單獨談談?”

    林語嫣有些詫異,居然要避開她談事?

    看樣子他們有什么男人間的話題。

    她從沙發上站起身:“好吧,你們談!文軒,你剛完手術不久,別太勞累,有什么話以后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謝謝關心。”

    等林語嫣走出了病房,唐文軒望著關上的病房門轉眸看向了冷爵梟。

    “爵梟,你坐吧,別站在那里,我看著感覺有壓力。”唐文軒說的有些無力。

    冷爵梟拿過一條座椅坐在了病床邊,語氣緩和了些:“有什么想說的你就說吧。”

    唐文軒抬手去按鈕,想要從床上坐起來。

    冷爵梟幫他將病床自動調節到適合的高度,望著他問道:“傷口疼嗎?”

    “沒事,這個高度正好,傷口不疼,麻藥還沒散。”

    等唐文軒坐好后,他再次道:“我就長話短說了,你也知道,我爺爺在上個月已經過世了,所以我這次進醫院也不怕他老人家擔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這叫什么話!你爺爺雖然去世了,你還有一位出家當和尚的父親,就算他已經是四大皆空了,可你畢竟是他的兒子!”

    “你就算不為我們這些關心你的朋友著想,也要為你的父親考慮!你想讓他待在寺廟里都不能安心嗎?”

    看著冷爵梟眼底的怒意,唐文軒卻笑了:“你難得因為我的事而生氣……我還以為曾經我們發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后,你已經不把我當朋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讓人不省心的混蛋!都他媽躺醫院了,還說這種混賬話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把你當朋友,會連家門都不進直接來醫院看你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把你當朋友,我會讓自己的老婆去拍你的戲?”

    幾句后問的唐文軒啞口無言,但他眼底透著絲笑意:“謝謝你信任我,讓語嫣來拍我的戲。只可惜,她還是退出了劇組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現在就我這個樣子,估計暫時導不了戲了……”

    冷爵梟寒聲道:“廢話!你剛才沒聽見醫生說的話嗎?胃癌能開玩笑嗎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有一個好朋友樓清寒躺在醫院里!難道你也要步他的后塵嗎?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朋友太多了,給我自動去掉幾個?”

    他黑眸中的那種痛讓唐文軒很訝異:“爵梟,我以為除了樓清寒和慕白,我唐文軒在你眼中早已經不是過去的朋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以為!不管過去發生了什么,你既然還能做我的朋友,證明我們之間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隔閡!”

    “在我手機通訊錄里超過認識二十年的朋友沒幾個!你是其中一個!”

    唐文軒望著激動的冷爵梟,滿心感慨道:“真不敢相信,我們都已經認識二十幾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,我們四個人都還是單身!就連慕白當時也才剛和他女朋友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冷酷無情不懂愛為何物的冷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四處浪蕩尋歡作樂的公子哥。”

    “樓清寒是一心要救死扶傷的好醫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現如今,我們的變化真的好大啊……慕白依然單身,他去環游世界準備他的攝影展了。”

    “樓清寒躺在醫院里,而我也是。除了你家庭幸福,女兒雙全,我們四個人里面就你最幸福了!”

    冷爵梟眼神復雜,心中也是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身邊的朋友們接著病倒躺進了醫院,他忽然有種老了的感覺。

    良久,冷爵梟說出一句話:“幸福是福,活著更是福。唐文軒,你要好好的活著,我還想看到你老了玩不動女人的時候。”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